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六)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青墨 @秦鹤昀 @松月 @吧唧一口. @【祉辰】 @flibbertigibbet @超爱左撇子 @嗝 @生如夏花 @曲奇__cookie @挽歌🌴 @L. @一下 @茶欢酒悦 @郭南枝 @?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给温仔口那啥的经历

——————————————————

  晚上开车回来的时候外面就在下雨,温如嵩站在单元门的台阶,看着逐渐密集的雨点,思考着要不要回去拿把雨伞。 

 

  可摸到外套的口袋,温如嵩才发现出门太急忘了带钥匙,再回过头,灭了灯的楼道似乎并不欢迎他回去。 

 

  十二月的天气很冷,又下了雨更是寒气逼人,温如嵩把手插进口袋,迈下台阶往小区外面走去。 

 

  曲修在沙发上坐立难安,他抬头望着阳台玻璃上的雨水,站起身走到床边看外面的雨有没有小一点。 

 

  毕竟温如嵩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出去找个宾馆住一晚,或是去找叶凌宇都可以,可想起叶凌宇和齐逾明更让曲修心里发闷,他在客厅里踱步,拿热水壶去厨房做了一壶开水。 

 

  电热水壶的声音聒噪,曲修心烦意乱的看着时间,放心不下这么晚了温如嵩会去哪里。 

 

  曲修打开门,望着空荡荡的楼道松了一口气,他很是后悔刚才说的那句话,怕温如嵩以为自己不想让他回来故意刁难。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呼啸的风声透过窗户浸染着寒气,曲修习惯性的倒了两杯热水,然后走到入口玄关检查温如嵩有没有带钥匙,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他再也忍不住,套上羽绒服带着雨伞就冲下了楼。 

 

  楼道的灯坏了很久也没有人来修,曲修摸着黑走出去,他正打算先去小区附近转一转,可刚出单元门,就看到了蹲在台阶上的温如嵩。 

 

  “你在这蹲着干什么?地上都是水。”曲修急的一把把温如嵩拉起来,温如嵩淋了个彻彻底底,昏暗中曲修看到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我没买到现成的烤红薯,我回去给你用烤箱烤。”温如嵩的脸色苍白,顺着头发不停往脸上滑落着雨水,雨声掩盖着他极力遮掩的颤抖嗓音,“你还生气吗?” 

 

  冬天的雨不容易打雷,可曲修还是听到震耳的雷声在脑海中劈下,惊起巨浪拍岸,和这个雨天一样淋湿了他的心脏。 

 

  “我不生气。”曲修握住温如嵩冰冷的手,沉甸甸的一袋红薯攥在手里,自己的爱人总是一副清冷的样子,可那颗敏感低伏的心在用太多的细枝末节爱着他,“快回家洗澡,一会儿该感冒了。” 

 

  两人在雨中对视,温如嵩的泪水和雨水掺杂在一起,他看着曲修担忧的眼神,缓缓问出一个已经与他们的阅历不符的问题,“曲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啊。” 

 

  温如嵩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适合被爱的人,他有着难以言说的过去和阴影,亲情友情爱情都曾给过他刻骨铭心伤害,这些让他绝望而痛苦,可曲修永远在他身边,笑着讲和他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情。 

 

  雨声滂沱,曲修沉默的望着双手抓紧他的温如嵩,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太多的话找不出前因后果。 

 

  他想说他最开始喜欢温如嵩在工作中的干练,想说他看到温如嵩一个人独来独往就会心疼,后来喜欢他诉说爱意的笨拙,喜欢他总是把生活照顾的井井有条,喜欢他每个说话的表情和动作,想说的话积攒了这么多年汇成江河湖海,爱意汹涌。 

 

  “温如嵩。”曲修把他的手捧到胸口,他又一次后悔从两人刚认识开始算起,他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倾诉浓烈的爱意,“我想一切得失都是守恒的,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那么多苦,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给你比苦更多的爱。” 

 

  温如嵩迎接着落下来的泪水,上前半步抱住曲修,缱绻而炙热的吻落在他的满是雨水的唇上。 

 

  雨中的吻忘记了时间,可曲修还是想着太冷怕温如嵩感冒,抱着他往回走。 

 

  回了家两个人都已经浑身湿透,曲修还算好一些,他蹲下身帮温如嵩脱下鞋,才发现温如嵩走得急没有穿袜子。 

 

  “有什么事不知道穿好袜子?不知道带伞?不知道带钥匙?”曲修又站起身一件件脱下温如嵩湿透的衣服,“真该给你脚心抽肿,看你还乱不乱跑。” 

 

  曲修把人塞进浴室,回到客厅的时候打了个喷嚏,他喝了几口热水,等温如嵩洗完有些着急便直接进了浴室。 

 

  等曲修冲完热水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在卧室没看到温如嵩,走到客厅才看到温如嵩跪在沙发前面。 

 

  “你干什么?”曲修把自己紧张瑟缩的爱人抱起来,扶他坐稳又把腿放在沙发上给他揉着膝盖,“不用你跪,不管是什么事情,一下都不许跪在地上。” 

 

  温如嵩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抱住了曲修,“我刚才没想着走,我就是想,想冷静一会儿,给你买个烤红薯回来,你就不会这么不高兴了。” 

 

  不知道该不该被逗笑的曲修心底酸涩,他想起之前开玩笑罚温如嵩吃他做的难吃的面,手上的动作更轻,仿佛捧着一件珍藏的稀世奇珍,“我刚才都是气话,我不应该在外面听到这些事情回来给你甩脸色,刚才你走的时候说的话更是犯浑。” 

 

  握住他手腕的温如嵩摇了摇头,他知道曲修没有做错什么,没办法要求他永远理智和克制,“谁听到这种事情……心里都会别扭的,对不起,但我真的、真的,没有和齐逾明上床。” 

 

  “温如嵩,我并不介意这个,你以前谈过几个前任或者怎样,我都尊重和理解,可我今天下午听到别人那么说你,他们口中说到的事情我想都不敢想,我需要知道为什么。” 

 

  客厅里再次沉默,曲修把盛满热水的水杯塞给温如嵩,站起身诚恳而坚决的说道,“下午的时候他们说那种事情很正常,反正都只是随便玩玩,哪怕他们知道了我是你爱人,那些人依旧不以为然。我知道很多人都感觉同性恋就是随便玩玩,有时候我自己都想虽然我们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可如果有一天我们过不下去了,连离婚的都不需要,说句分手就能结束过去的一切痕迹。” 

 

  “但是,温如嵩,我真的一直把你当做我的爱人,想和你永远这样生活下去。”曲修深深望着温如嵩又红起来的眼眶,伸出手轻轻揉着,他后悔刚才就这样让温如嵩红着眼圈走出了门,“我知道你也是这么爱我的,我不逼你了,但等你想说了要第一个告诉我。” 

 

——————————————————

回礼彩蛋是修哥给温仔口那啥的经历

请欣赏修·屁都不会·攻和温·永远在教·仔




评论(211)
热度(2100)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