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七)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卡个拍🌟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秦鹤昀 @青墨 @耶yeee @未央 @做一只锦鲤 @草莓酱护手霜 @挽歌🌴 @嗝 @? @千红佰媚 @郭南枝 @就是喜欢帅哥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同样吃了烤红薯但回去要掌嘴的齐逾明

——————————————————

  空气中开始蔓延着烤红薯的香味,温如嵩去厨房拿烤好的红薯,把烤盘端到客厅,两人不约而同盯着冒热气的烤红薯飘散思绪。 

 

  “明天要不请一天假吧,今天折腾这么晚,一会儿估计也睡不好。”曲修一边给烤红薯剥皮,一边问着温如嵩的打算,他已经做好了今晚无功而返的准备,也不打算强求温如嵩现在就给他一个回答。 

 

  温如嵩摇了摇头,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曲修,又垂下头望着自己不断攥紧的手,“我大四毕业之前,俱乐部最后一次活动,齐逾明因为叶凌宇要出国的事情生气,拿鞭子抽了我,然后还有其他……,就差不多,骂我那种话,当狗也不会伺候人什么的,像你听到的那些。” 

 

  爱人的话逐渐语无伦次,曲修并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他吃了两口手中的烤红薯,愤怒和心疼一并吞咽,他又拿起旁边一个剥完皮,递给温如嵩,用最平静的语气开口,“为什么叶凌宇出国他要跟你生气?你们不是朋友吗?” 

 

  被曲修的态度安抚住的温如嵩抬起头,挪过身子离曲修更近了些,缓缓解释道:“我们三个人一直约好了毕业创业,夜行和俱乐部都是我们一起构想的,但叶凌宇家里执意要他出国,他不知道怎么告诉齐逾明,后来我说漏了嘴,齐逾明,他一直以为我和叶凌宇有点什么,他之前嘴上不说,但其实…对我有些敌意。” 

 

  “那你和叶凌宇……?”曲修的话犹豫着没有问完,“叶凌宇好像确实对你很好。” 

 

  “没有!”温如嵩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叶凌宇,我俩也是巧合认识的,他一直待我就跟家长一样,那时候他和齐逾明都是d.o.m,我也没仔细想过他俩的关系,齐逾明一直那样误会着。” 

 

  所以归根结底温如嵩什么都没有做错过,十八岁的少年满腔热忱,却被爱人和家人用世俗捆绑,以为找到了爱好相同的朋友,却同样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曲修突然想起了什么,下午听到外人那样形容温如嵩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他拉过爱人的手亲昵的捏了捏,“对不起,之前床上那次不应该和你叫狗狗,你后来问我我也没放在心上,以后不会了。” 

 

  曲修有太多的后悔,他后悔那次在电话里当着齐逾明的面打了一下温如嵩,更后悔好几次和温如嵩叫松狮狗狗。 

 

  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爱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肯外露半分,始终一副冷淡的样子,不仅仅是来自吴冠言一遍又一遍灌输给他恶心的观念,同样来自于圈子里的齐逾明给他的侮辱。 

 

  “其实本来俱乐部就有这种活动,齐逾明并没有下手太狠,他说话就一直那么难听,在场的也都是圈里人,可能换做其他人不是什么大事吧。”温如嵩抽回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其实过去很多事,可能我现在看来都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但我想起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总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 

 

  两人在沙发上沉默着,盘里的烤红薯逐渐降下温度,曲修又剥了一个红薯,递给温如嵩的时候他摆摆手拒绝,他们继续沉默着,电光火石间曲修转过头吻上了温如嵩。 

 

  这个吻极具侵略性,凶狠而蛮横,像是穿透过时间,吻着无助的年轻爱人。 

 

  “你不用因为挣钱的事情委屈自己去夜行的,我之前说过的,找一份让你满意的工作最重要。”曲修揉着温如嵩泛红的眼眶,轻轻叹了一口气。 

 

  哪怕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爱人可以少受些委屈,曲修知道温如嵩之前的那份工作并不好,温如嵩的性格从基层做起也不讨喜,很难得到什么发展,这些年两人多次聊起过工作的事情,拖到现在,想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也确实不容易。 

 

  温如嵩意识到曲修其实最怕的还是他在外面受委屈,微微一愣给出了回答,“其实没什么了,这七年我们都没联系过,现在叶凌宇也回来了,齐逾明和他在一起之后,也能感觉出来和之前不一样了,我确实还是别扭,和他私下没有来往,但是过去工作还是挺舒心的,至于其他的就以后慢慢再说吧。” 

 

  “好。”曲修轻声说着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你肯定能处理好的,有什么问题记得回来和我商量。” 

 

  两人在沙发上对坐,好像刚才掀开的伤疤和热烈的拥吻都相隔甚远,他们还是如过去的几千个夜晚一样,平淡而永远幸福。 

 

  “我不讨厌你那么叫我,或者你做过的那些,我都不讨厌。”温如嵩深深望着曲修,声音仿佛穿行过暖流,融化了凛冽,“我也想过为什么,每次都想不出答案,但你不管做什么,我都不会不舒服。” 

 

  难得正经了一晚上的曲修伸手在温如嵩腰上掐了一下,想缓和今晚过于严肃的氛围,他只是想让爱人放下顾虑对他敞开心扉,其余的他并不干涉和要求温如嵩一定要辞职或者去揍一顿齐逾明,就像温如嵩相信他,他同样信任温如嵩会处理好以后的事情。 

 

  “这么晚了,你刚才又淋了雨,就先去睡觉吧,厨房我来收拾。”曲修站起身,端着烤盘和吃剩的红薯回到厨房,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向他靠近着,洗烤盘的动作慢了几分。 

 

  温如嵩已经没了刚才的紧张和慌乱,像个渴望而小心翼翼索要着拥抱的小孩,张开手臂从身后环住曲修,靠在曲修极具安全感的肩膀上。 

 

  “咱们今晚要不要一起睡?”厨房的暖黄灯光照在温如嵩脸上,又刚结束了争吵和回忆,这些都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温如嵩还是很想讨要来自爱人的安抚,宽厚的手掌顺着他的腰身抚摸,轻微的颤栗感足够让他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 

 

  “咱们不是每天都一起睡吗?”曲修温声笑了起来,擦干手转身抱住温如嵩。 

 

  “嗯。”温如嵩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一整晚紧绷的情绪开始擦除,慢慢累积成开口的勇气,虽然声音还是很小,“我的意思是,要不要上床?” 

 

  “只上床?”曲修本意不光是想逗一逗爱人,除了床以外还有沙发厨房其他很多地方可以尝试,更重要的是卧室的床刚才承载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他怕温如嵩一会儿回忆起来造成负担。 

 

  但温如嵩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说话声几乎被心脏的跳动掩盖,“还要把我的屁股打肿,我刚才出门没有穿袜子。” 

 

——————————————————

回礼彩蛋是同样吃了烤红薯但回去要掌嘴的齐逾明

之前那个彩蛋的后续

所以小齐一路上到底说了多少话x



  

评论(290)
热度(2180)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