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九)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明天完结🌟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青墨 @秦鹤昀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嗝 @不渝. @寒寒 @Ysting. @戏音 @煎蛋丹💓 @一下 @biubiubiu @望仔手里的旺仔 @楼. @非青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吃饭前叶凌宇去哄齐逾明

——————————————————

  “以后不能这么晚睡了。”温如嵩小声嘟囔着,睁开眼看见已经晚了,从床上起来还是头昏脑胀的,踉踉跄跄去卫生间洗漱。 

 

  曲修躺在床上感慨着真的是不如年轻的时候,来不及打开手机买些补品,就被刷着牙的温如嵩掀开了被子,催他上班要迟到了。 

 

  “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当老板啊?”曲修揉着眼到卫生间拿毛巾擦脸,“到时候就不用每天朝九晚五的,还能给咱换大别墅。” 

 

  “现在这样就很好。”温如嵩说完准备去客厅简单吃两口面包,曲修看着他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笑。 

 

  他们都只是人世间最普通的存在,但平凡的梦想和日复一日的生活,都因为他们彼此相爱而熠熠生辉。 

 

  早上曲修请了假,开车送温如嵩去上班,两人到了夜行的写字楼下,曲修隐隐有些不放心,“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温如嵩转过头望着曲修,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不用,你中午也不用绕过来接我了,在饭店等着就行,我和叶凌宇他俩一起过去。” 

 

  “那中午我先去饭店点菜。”曲修看着温如嵩进了办公楼才放下心,正回忆着和爱人昨晚的情浓意合,不紧不慢的开车起步,瞥见迟到的时间忍不住骂了一句,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温如嵩穿过办公区,他大概瞥了一眼和他打招呼的员工,就算不看监控也能猜出来昨天和曲修说闲话的是哪个人,但出于叶凌宇的建议,还是要去调一下监控。 

 

  他在办公室等了一会儿,先处理好了手头的工作,门外传来不和善的敲门声,戴着口罩的齐逾明推门进来把一打文件放在他办公桌上,躲开他的眼神,“叶凌宇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儿等他回来你俩再去调监控看昨天是谁说闲话,我刚才通知完了十点半加个会,就按你的想法来就行。” 

 

  温如嵩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齐逾明,被齐逾明不满的瞪了一眼才缩回目光,假装摆弄着手边的文件,“那什么,这不快过年了,中午曲修要请客,叫着叶凌宇一块去。” 

 

  翻了个白眼的齐逾明刚想说看这意思曲修是不打算邀请他了,话到嘴边又想起昨天曲修在公司听到的事情,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留在这更是尴尬,转身准备离开。 

 

  “你要是脸没事,就一起去吧。”温如嵩手撑在办公桌上,淡淡说了一句足够把齐逾明气笑的话。 

 

  齐逾明转过头,不知道为何就是停不住的笑,连怼回去的语气都轻了几分,“你有病是吗?” 

 

  低着头看文件的温如嵩用手指抿着白纸,齐逾明站在门前沉思了好一会儿,两人心照不宣的什么都没有再说,打开办公室的门,齐逾明走了出去。 

 

  会议上三人和往常一样入座,叶凌宇依旧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时不时把眸光从手机屏幕投向齐逾明,齐逾明冲他挑了挑眉,示意他不用担心。 

 

  总结完最近的工作情况,温如嵩把昨晚想好的话尽数抛到了台面上,针对公司风气的整改方案和员工裁撤的通知,被点到名的老员工不屑的把手里的笔甩走,偏头看向齐逾明。 

 

  “一切听温总安排。”齐逾明咳嗽了一声,掩盖住口罩下止不住的笑,眉头微锁的顺着温如嵩的决议。 

 

  温如嵩略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齐逾明马上坐直了身子严肃起来,“有些人别总以为自己和我认识的年头长,在公司就可以什么事都不干,成天说些有的没的来。温如嵩来了这儿就是夜行的副总,工作上的事情该听谁的就听谁的,别让我再听说谁的嘴里出来什么废话。” 

 

  之前的会议大多在齐逾明的领导下轻松随意,今天这般严肃起来确实有些不适应,齐逾明又瞅了一眼被开除的员工,心不在焉的走着流程,一心想着中午吃饭要不要去,“开除的事情……” 

 

  “齐逾明。”温如嵩在旁边厉声呵斥了一句,明显是制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齐逾明摊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看了眼时间,直接宣布了散会。 

 

  齐逾明先回办公室处理后续的一些工作,温如嵩留在会议室,飞快的看了对面的叶凌宇一眼,又把头垂下去看着手机。 

 

  “还真是有点领导的样子。”叶凌宇笑着打趣,走过来拍了拍温如嵩的肩膀。 

 

  温如嵩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会心的扬起嘴角,“齐逾明那边……” 

 

  “放心吧,我去哄他。”叶凌宇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打算先去找齐逾明,“再说了,你真以为你开会的时候瞪他两眼,他会觉得没面子?” 

 

  离中午还有些时间,温如嵩回办公室待了一会儿,等到叶凌宇来叫他,才跟着他们俩去了曲修定好的饭店。 

 

  走到走廊的时候三人就听到了包间里的吵闹声,曲修的声音格外有辨识度,“你能不能快点滚出去,我请我老婆和我大舅哥吃饭,你凑过来要不要脸。” 

 

  另一个声音温如嵩也瞬间听出来了是贺晨,“诶你就是娶了老婆忘了爹,我还得帮你带温如嵩的弟弟,最后连顿饭都不让我吃。” 

 

  叶凌宇推开门进到包间,正忙着和曲修斗嘴的贺晨看到有不认识的人也收敛起来,站起身尴尬的笑了笑准备走,却被门口的齐逾明伸出手臂拦了下来。 

 

  “贺晨?”齐逾明疑惑的望着眼前的人,突然想起之前和曲修吃饭的时候确实聊起过,贺晨是曲修的高中同学,“真是撞了鬼了,没成想这辈子还真又见着面了。” 

 

  齐逾明脸还肿的厉害,没办法摘下来口罩让贺晨看看自己是谁,他只能一边坐下一边揶揄着,“认不出来了?你高中天天去我们学校门口打我的时候可是一瞅一个准。” 

 

  “齐明?卧槽,你他妈那时候天天追着我满条街的打。”贺晨顺势拉过椅子坐在齐逾明旁边,“诶那你就是温仔朋友?你知不知道曲修这傻狗当时去打架还砸了你旁边的人一板砖。” 

 

  “砸的就是我。”叶凌宇淡淡开口,修长的手指缓缓扣了扣桌面。 

 

  如坐针毡的曲修开始后悔,本以为大家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吃个饭,结果还没开始,就被贺晨搅成了修罗场。 

 

——————————————————

 回礼彩蛋是吃饭前叶凌宇去哄齐逾明

讲真其实叶总是很会哄人的,但小齐这种属实不能好好哄着


明天完结

真的没人给温仔点梗吗🥺

  

评论(223)
热度(1973)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