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一)

年下小虐文


感谢@夙愿 送的蛋糕和@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青墨 @Overdose @小福泥的胡萝卜 @*星星没了_ @美夕 @最爱吃丞子 @软あ甜 @放遗憾在回忆里 @白月 @清雨 @郭南枝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季湘迦把谢云安撕碎的纸片拼起来

——————————————————

  “谢云安怕不是有点病吧?你不管管吗?”楚阔大马金刀的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不耐烦的抱怨着,“他季湘迦什么都不问清楚就动手,把人打成这样子什么话都不说就跑了,他就是回来跪着道歉都不能让谢云安原谅他,结果现在谢云安还去等他回来。” 

 

  谢云舒被吵的头疼,落地窗外是明媚的阳光,他揉了揉眉心,无奈的摊开手,“我怎么管?暑假两个月我和叶梧什么道理没给他讲,什么话没给他说?是他一定要让季湘迦亲口对他说点什么才肯死心。” 

 

  一把把文件夹拍在桌子上的楚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摆手离开了办公室,“真懒得管你家的事,马上要开学了,俩人不想见也得见。” 

 

  同样为这事头疼的谢云舒给叶梧发过去消息,问他是不是又陪谢云安去找季湘迦。 

 

  叶梧收到消息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蹲在台阶上的谢云安,“咱们回去吧,你还得收拾收拾呢。” 

 

  “你说,明天就该开学了,他还是不回来吗?”谢云安仰起头望着叶梧,眼神里尽数全是黯淡,他站起身跟在叶梧身后,一直到开车回家也没再说一句话。 

 

  之前还挂着伤的时候,谢家当然是回不去的,谢云舒也并不放心这时候让谢云安一个人回去,叶梧说让谢云安过来住,最后便这样安排了。 

 

  整个暑假谢云安再也没见过季湘迦,他们没有删除任何联系方式,却没有事情可以让主动联系,谢云安以为季湘迦会回来的,可他看着家里的桌子慢慢落满的灰,找不出任何过去的痕迹。 

 

  谢云安也不知道自己在执念什么,就像他已经说不清过去十八年他那个在医院走廊的梦,可他还是想见一面季湘迦。 

 

  是就此走散还是其他什么结果,他都想听季湘迦真真切切的说出来,让他此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风景的未来走完最后一程。 

 

  有时候谢云安会坐在季湘迦房间的书桌前,翻出自己留下的笔记本,一页一页的写着,他想起之前和季湘迦说过他这么多年就留下了写日记的习惯,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日记里多是一些琐碎小事,有他这个暑假做了些什么,也有他想明白的道理,一件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本子,后来谢云安坐在客厅的沙发,一页页撕下来,撕碎成条再撕成块,小山似的纸屑堆在茶几上,谢云安和之前太多次一样,平静的离开这里。 

 

  谢云安把头发剪短,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叶梧靠在一旁看着他,见他愣神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开学早点去,有些事别放在心上。” 

 

  两个月的时间叶梧几乎每天都陪着谢云安,谢云安对他也早就没有了最初的敌意,甚至很多想法会和叶梧委婉的暗示,想听到叶梧的意见。 

 

  “我是感觉,这件事情就是季湘迦的错,他当时太冲动现在又选择逃避,但你隐瞒的这件事情对他确实是个太大的刺激,他也只是十八九岁的孩子,之前再怎样约束自己终归有个冲动的时候,所以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还是要你们自己来慎重考虑。” 

 

  叶梧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严肃,但声音始终温声细语,“身上的疤很快就能磨平,但心里的就不一定了。” 

 

  开学第一天谢云安早上有课,他很早就去了学校,他行李箱放在宿舍,白澍打招呼问他怎么没和季湘迦一起来,谢云安没说话,拿着课本就下了楼。 

 

  学校里还有些冷清,谢云安等在教学楼一楼前的台阶,他想了太多和季湘迦见面时的场景,是争吵或是倾诉,他不确定自己再见到季湘迦时是否还有感情,可当他真的见到季湘迦时,才发现这些问题都已经不重要了。 

 

  谢云安从台阶上跳下来,他伸手拦住低着头匆匆路过的季湘迦,见人没有反应,扯过季湘迦的领口让他面对自己。 

 

  “季湘迦。”谢云安以为两个月的时间让他足够平静,可这个名字说出口就已经溃不成兵,“咱们聊一聊。” 

 

  “对不起。”季湘迦想推开他,手抬起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伸过去,慌乱的缩回了手,他低沉的嗓音丝毫没有过去的气场,只是格外颓靡的重复了一句,“对不起。” 

 

  谢云安松开手,过去两个月他想了很多要说的话,他想自己应该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装作毫不在乎他们之前的感情,洒脱的告诉季湘迦不会原谅、就此别过,可当他真的看到这样低迷颓废的季湘迦,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季湘迦,我还是感觉咱们得聊一聊,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你的问题,我其实应该早些跟你说的,我现在自己都想明白了,我们,不管怎样,还是要聊一聊。”谢云安的声音越说越小,他看到季湘迦抬起头,眼神里没有再见面的欣喜,只有一种他无法形容的痛苦。 

 

  季湘迦往后退了一步,他自嘲的笑了笑,又往后退了半步,他看着谢云安那双如之前一样澄澈明亮的眼睛,脑海里想起他每个夜晚噩梦里那双惊恐望向他的眼眸。 

 

  “谢云安,算我求你了,你不要这个样子。”季湘迦的声音颤抖,他把头偏到旁边,不想看到谢云安依然像之前他们相爱时那样真诚而信赖的望着他,那种眼神让他撕心裂肺的绝望,“你不要原谅我,你应该永远恨我,永远远离我,我这种人不配让你爱我,以前不配,以后更不配。” 

 

  谢云安迷茫的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季湘迦这两个月是如何看待这件问题的,可显然,季湘迦比他更恨自己那天的冲动。 

 

  “你可以打回来,也可以骂回来,你可以告诉其他人我伤害过你,告诉他们我其实压根不像看起来这么和善,但求你不要原谅我,不要给我机会。”季湘迦颤抖的声音近乎祈求,每一个“不要”都咬得格外重,他垂着头不敢看谢云安,再次往后退去,“我这种人,不应该被原谅的。” 

 

  在谢云安眼里季湘迦始终内敛克制,坚不可摧,他见过两次季湘迦情绪失控,两个月前是第一次,冲动而震怒,现在是第二次,截然不同的脆弱。 

 

  谢云安慌了,两个月的时间他没哭过也没闹过,只有冷静和淡然,他像是重新走过曾经的二十年,在每个日夜思量着走过的路,他在来时的路眺望,季湘迦是唯一指给他前路的人。 

 

  两人站在教学楼前,中间相隔短短的几步,谢云安好像突然明白,却又像是什么都不懂,这几步究竟多难跨越。 

 

  谢云安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话,他想起了叶梧的话,他身上的伤有时间可以磨平,而他们心里的疤豁出一道血口,无法愈合。 

 

  谢云安记起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那个中秋节的夜晚,他们在季湘迦家里的第一次实践,季湘迦给过他一个安全词。 

 

  那个安全词谢云安再也没喊过,他交付给季湘迦无条件的信任和依靠,他抱着一丝侥幸和自嘲天真的幻想,也许喊出那个词可以让季湘迦冷静下来,也许他们都需要重新开始。 

 

  “归迦。”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谢云安的眼眸一点点撑大,他看到身后有人向季湘迦走过来,平静的喊出这个他孤注一掷般的词语。 

 

  那个背着书包的少年向谢云安走过来,他绕过颓废而绝望的季湘迦,隔在两人中间,带着毫不收敛的炫耀冲谢云安笑了起来,“你好,我叫薄览,大一新生,季湘迦以前高中还叫归迦的时候,我就和他是同学了。” 

 

————————————————————

回礼彩蛋是季湘迦把谢云安撕碎的纸片拼起来

以及薄览🍵bushi     1k+放心食用

 

 

评论(141)
热度(122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