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四十)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完结撒花🎉


感谢@寒寒 @青墨 @望仔手里的旺仔 @不渝. @秦鹤昀 @Ysting. @楼.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茶欢酒悦 @橘子与一白.✨ @非青 @克己慎行。 @生如夏花 @小白🐰 @昃淮 @嗝 @卿彧 @阡 @呵呵 @🐈 @L. @biubiubiu @源樱 @做一只锦鲤 @匿名. @萧弋 @1%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听说齐逾明先走是因为被掌嘴之后的反应

——————————————————

  “别光坐着聊天啊,曲修你不点菜吗?这么多人等着呢。”贺晨毫不见外的拉着齐逾明东扯西扯,并不理会旁边曲修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温如嵩冲曲修眨了眨眼,曲修冲他摊手,表示贺晨真的不是他叫来的。 

 

  曲修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抱怨的话,“贺晨这么大岁数了单身狗一个,没地方去就我可怜可怜他。” 

 

  没成想贺晨伸手一挥,指着无名指上的婚戒炫耀的望着曲修,“自己瞅瞅,昨天刚买的。” 

 

  曲修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想让温如嵩的朋友们,尤其是叶凌宇,感觉自己认识的人脑子不是很正常,忍无可忍的站起身推搡着贺晨让他滚蛋,“你神经病是吗?找不到对象还给自己买个婚戒。” 

 

  莫名其妙挨了骂的贺晨手扒在门框上不肯走,梗着脖子和曲修叫嚣着,“你才神经病呢?老子结婚了,一大早就领证了,我老婆马上就到,你今天必须得请我俩吃个饭。” 

 

  走廊里传来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曲修松开贺晨,转头看到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正摘下墨镜,扬起嘴角笑意含情的望着贺晨。 

 

  注定吃不上一顿安心饭的曲修让开包间的门,贺晨和女人在外面介绍了两句,也一起进了包间。 

 

  “这是贺晨对象。”曲修正要继续介绍,却看到温如嵩直勾勾的盯着身边的女人,意识到不礼貌赶忙站起身打招呼。 

 

  齐逾明也认出了面前的女人,轻轻碰了一下叶凌宇,小声提醒他这是之前他们碰到过的和温如嵩相亲的女人。 

 

  “这真是巧了。”季茹冲温如嵩笑了笑,坐到贺晨身边,“怪不得你家里当时催你出来相亲。” 

 

  “不好意思,其实当时就应该跟你直说的。”温如嵩绕过来给人倒茶水,不忘小声给曲修解释着,“这是我那次……被我家叫回去相亲认识的。” 

 

  多了两个人明显热闹了起来,贺晨又是停不住嘴的性格,拉着季茹喋喋不休的讲着两个人从咖啡馆偶遇,一见钟情然后闪婚的故事,服务员开始上菜,叶凌宇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解释说公司还有事情,要和齐逾明回去一趟。 

 

  曲修愣了一下,没心情再去听贺晨的故事,以为是他照顾不周惹了叶凌宇不满,追出去叫住叶凌宇。 

 

  “我朋友这人就这样,今天真不是我把他叫过来的,碰巧遇到了就想着问问他关于温仔弟弟的事情,就没让他走。”曲修赔礼似的笑着,拦在叶凌宇身前,“大家一起吃吧,来都来了。” 

 

  叶凌宇望向旁边始终没摘下口罩的齐逾明,儒雅的笑着扶了扶眼镜,“我俩真的有点事,具体什么事你一会儿可以问温仔,好了你也快去吃饭吧,我们先走了。” 

 

  回到包间时,温如嵩已经和贺晨开始聊关于弟弟的事情,贺晨递过去手机给他看照片,温如嵩一张张滑着,眼神中带着微光。 

 

  “正好我还要和曲修说这个事情呢,我这也结婚了,最近打算少带几个学生,和季茹出去好好玩玩,你弟弟的这个事,得换个人教他了。” 

 

  曲修正想吐槽贺晨干什么事情都是随心所欲,就看到温如嵩投向他的眸光,两人对视了一眼,曲修明白了他的意思,轻声问道:“你想去见你弟弟?” 

 

  “要是周末补课,其实我去也可以。” 

 

  温如嵩的声音很小,似乎没什么底气,曲修沉思了一会,在桌子上轻轻握住了温如嵩的手,“要不一会儿吃完饭,买点东西去你爸妈那边,看看?” 

 

  有些语塞的温如嵩低头看着桌子上的菜,倒是旁边的贺晨先接过了话,“就算你爸妈那边不好说话,去看看你弟弟也没啥问题吧,小孩好哄着呢,你带他去吃点好的,他就一口一个哥的叫你。” 

 

  “没什么担心的,下午我陪你去。”曲修握住爱人的手,笑着打趣道,“怎么?你还怕你爸妈打我一顿?” 

 

  温如嵩抬起头望向曲修,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七年前曲修和他表白时的样子,一样的温柔遣倦,带着无所畏惧的少年意气。 

 

  岁月蹉跎了这么多年,误打误撞推开一道有一道掩盖的心门,可他们的手始终握在一起。 

 

  四人说笑着吃完饭,下午下班的时候曲修来接温如嵩,温如嵩看到车后座放着的礼盒点心和两瓶好酒,知道这是曲修特意买来的。 

 

  “贺晨说,你妈妈最近眼睛不是很好,工作也是经常请假,正在计划着办个提前退休。”曲修一边开车一边絮叨着,“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我爸妈那边别看成天活得乐呵,最近身体也是大不如前了。” 

 

  温如嵩扭头看着后座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鼻尖发酸,“周末去你爸妈那边吃饭吧。” 

 

  两人把车停在楼下,曲修下车去拎东西,温如嵩走下车,年底的天气很冷,看天气预报说今晚还有小雪。 

 

  “一会儿进了门你就先说是你叫贺晨来给你弟弟辅导的,再说贺晨以后有事不能来了,又介绍了一个新的。”曲修的嘴总是正经不过三四句话,他咧嘴笑着,“然后你就可以把你老公介绍给你爸妈了。” 

 

  天上开始飘雪,温如嵩想天气预告真的不准,就像过去那些年他听过的太多嘲讽一样,现在的他过着过去的温如嵩不敢奢望的生活。 

 

  “曲修。”温如嵩轻声叫着,这两个字承载着太多的爱意,说出口却是那么那么轻。 

 

  曲修知道下一句会是什么,他提前准备好怀抱,两人在路边拥抱,温如嵩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我爱你。” 

 

  “好了好了,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不就是见个家长吗?”曲修嘴上说笑着,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我都跟你过这么多年了,一会儿你爸妈就是不喜欢我,你也不许赖账了。” 

 

  两人往单元楼走去,那条小路温如嵩曾经无数次走过,也曾经是他一切不幸的开端。 

 

  温如嵩站在台阶上,想起了被家里人赶走的那个冬日,和今天一样,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 

 

  温如嵩转过头,正好看到了曲修伸向他的手。 

 

  那双手牵起了那个十八岁蹲在家门口哭泣的少年。 

 

【完】 

————————————————————

 回礼彩蛋是曲修听说齐逾明先走是因为掌嘴之后的反应

修哥每天都在不断学习和宠老婆的路上x


完结撒花🎉🎉🎉

在老福特写完的第二个长篇🎉

后面还会有番外,全文也会整理好之后放在爱发电

最后感谢一下一直看文的小可爱们!

本菜狗真的诚惶诚恐



评论(265)
热度(2096)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