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酒后失言(二)

儒雅实际暴戾攻x嘴欠死活不改受

叶凌宇x齐逾明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寒寒 @秦鹤昀 @怜棠 (继续贴贴!)@做一只锦鲤 @糖豆 @望仔手里的旺仔 @🐈 @嗝 @楼. @曦晓馨子 @青墨@装作.  @人间值得≡^ˇ^≡@涟漪桃子 @就是喜欢帅哥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关于叶总和小齐的调囘教室

——————————————————

  齐逾明住的老房子起初是他租的,年久失修的上世纪产物,好在离着市区不算太远,七拐八拐过因不见日光爬满苔藓的小巷,孤零零的楼里已经没什么人居住。 

 

  现在齐逾明花了很少的钱把它买了下来,这里有他太多的回忆,潮湿的破房旧巷藏着他整整七年的孤独日夜。 

 

  昨晚他一夜没有合眼,到了家简单抖了抖床单上的灰尘,把手机静音躺下就睡着了。 

 

  齐逾明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黑,可迷迷糊糊睁开天还是大亮,他翻身时瞥见枕边的手机亮起了屏幕,有新消息的提示,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坐起身去拿手机。 

 

  他没有解锁去看是谁的消息,只是坐在床边出声的笑着,在他模糊了年月的睡意里,过去的七年他曾无数次奢望亮起的手机里能看到叶凌宇发过来的消息。 

 

  齐逾明最终还是没有打开手机,他感觉口渴去客厅找水,看到餐桌上摆着两瓶快要过期的啤酒,拉开拉环以酒代水。 

 

  这些年在外面走南闯北,没少参加的应酬让他练出了酒量,齐逾明抛出手中的易拉罐,划出的弧线不偏不倚的扔进垃圾桶,他像是为一点点小事而欢欣鼓舞的少年,靠在沙发上笑着。 

 

  叶凌宇什么都没有说错,叶凌宇的回国给了他天翻覆地的变化,可现在究竟是在结束他七年的赎罪,还是两个人的相爱,齐逾明陷入了迷茫。 

 

  肚子有些饿的齐逾明下楼去吃饭,刚才的话纯粹是信口胡言,自己好不容易挣了钱,难不成还一辈子挤在出租屋里吃泡面。 

 

  已经过了饭点,巷子的面馆很是冷清,以前齐逾明偶尔宽裕的时候会过来吃一碗炒面,掏手机结账的时候他看到了叶凌宇发给他的十几条未读消息,轻轻划走之后交钱走人。 

 

  酒足饭饱之后齐逾明在旧巷里乱转,他实在不想回到闭塞的出租屋,干脆开着车去了市区外的沿海公路。 

 

  冬天的海风太冷,也不是旅行旺季,沿海公路上的车很少,齐逾明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望着窗外难得冷清的风景。 

 

  大学的时候他和叶凌宇来过一次,两人带着墨镜迎着海风互相调侃,他说毕业之后他们也要在一起。 

 

  齐逾明自己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凌宇的,好像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那种感觉早就超过了简单的爱情范畴,在他从温如嵩嘴里得知叶凌宇要出国的时候,他疯了似的不想让叶凌宇离开。 

 

  他离不开叶凌宇。 

 

  他缺失的感情,迷茫的人生,憧憬的未来,全部都离不开叶凌宇,也是叶凌宇教会了他这一切。 

 

  所以他认为爱无需多言,在他们的对视里,足够诉说出所有复杂微妙的感情。 

 

  可昨晚叶凌宇说出的那句话,让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 

 

  “真他妈矫情。”齐逾明发狠的捶打着方向盘,车向护栏撞去,好在旁边没有其他车,又及时转向,才有惊无险的继续往前开着。 

 

  齐逾明想起了三年前的那次,他开着车被追债的人一路追到城郊围打,捂着被捅了一刀的手臂往回开,渗出的血流在皮革坐垫上,他骂着弄脏了车又要花那么多钱清洗。 

 

  他没有去医院,回家找了纱布了酒精自己粗暴的消毒包扎,鲜红的血怎么也止不住,他疼的在床上挣扎,不清醒的意识让他一遍遍幻想着自己死后的样子。 

 

  他会和这间破旧出租屋一样腐烂,被遗弃在这里,没有人在乎。 

 

  他用摔碎屏的手机给置顶里的叶凌宇发了一条消息,他说他被追债的人捅了一刀,可能要死了,其实后面还有一大段特别矫情的话,他没有发出去。 

 

  可第二天他还是睁开眼面对乱糟糟的生活,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叶凌宇那晚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还有无数条问他出了什么事的消息。 

 

  当然叶凌宇在知道了事情原委后还是把他骂的狗血喷头,他开着免提听叶凌宇喋喋不休的絮叨,一边洗着染血的床单一边吐槽叶凌宇几年没见越来越爹味了。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们还是朋友。 

 

  一件件回溯过往,叶凌宇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他找不出答案。 

 

  齐逾明甚至开始想,是不是因为最近工作天天碰见温如嵩,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发了狠的踩下油门,严重超速的车在丁字路口来不及刹车,一头撞上了护栏。 

 

  这辆陪了他很多年的车就在人迹罕至的海边公路走完了最后一程,齐逾明揉着被撞疼的胸口,下车检查惨烈的事故现场,坐回驾驶座打开手机,再次过滤掉叶凌宇发来的消息,直接拨通了电话。 

 

  “我在沿海公路撞车了,别一天没事干给我发小作文了,过来接我。”玩世不恭的声音让人丝毫听不透说话人在想些什么,没等叶凌宇说话,齐逾明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放平座椅枕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很早,叶凌宇赶到的时候车窗外已经擦黑,徐徐的海风顺着车门吹在齐逾明的脸上,等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了车门前抵挡住寒风,齐逾明才淡淡转过头。 

 

  “你喝酒了?”叶凌宇硬挺的眉宇皱成一团,空气中弥漫的隐隐酒气让他盛怒。 

 

  “出门前喝了两瓶啤酒。”齐逾明扬着嘴角笑得毫无顾忌,“怎么?接我回去,咱俩继续喝?” 

 

  叶凌宇脸上的冰霜比冬夜的海水还要冷上三分,他抓起齐逾明的领口,扬起的右手裹挟着风落下。 

 

  齐逾明以为自己会挨上一个耳光,却只是被鹰爪般的虎口狠狠钳住下巴,他睁开眼望过去,叶凌宇眼底的墨色寂寥而深邃,埋藏着闪烁的怒火。 

 

  结果自然是叶凌宇把他扔进了车里,叶凌宇向他伸过手,他假装系安全带顺势躲开了,两人就这样沿着来时的往回走。 

 

  “从这里一直到回家进门,你可以做任何事说任何话,你想怎样都可以,想问我什么想听我说什么都可以。”叶凌宇的指节轻轻扣在方向盘上,棱角分明的侧脸依旧儒雅而随和,云淡风轻之下是暴雨将至。 

 

  “进了门,酒后开车这一条,够你今晚说不出话了。” 

 

  叶凌宇规矩多,下手狠,但向来把调囘教和生活分得清清楚楚,他给足齐逾明尊重,在进门之前,两个人是正在争吵的恋人,他可以包容齐逾明所说所做的一切。 

 

  “没什么可说的,多大点事,早上是我矫情了。”齐逾明侧过身望着穿行的车辆,他像是毫不在乎的摇下车窗盯着路边闪烁的灯牌,匆匆路过的风刀子似的割在他的脸上,“晚上可得下手狠点,轻了我不记打。” 

 

——————————————————

回礼彩蛋是关于叶总和小齐的调囘教室


预感评论区会有很多人说叶总冷漠

叶总:我只是在尽量让自己不要在外面发火x



  

评论(270)
热度(2356)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