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二)

年下小虐文


感谢@小小独见鱼 的打赏!

感谢@青墨 @猫夏的你 @🌚 @小福泥的胡萝卜 @软あ甜 @biubiubiu @清之 @清雨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以后的小甜饼,很久以后谢云安想起翻分手的旧账

——————————————————

  “谢云安,你一天天跑哪去?找你有正事都约不出来。”秦念横在路中间,伸手抓住谢云安压低的帽檐往上翻,“走路低着头,你就不怕看不清路?” 

 

  谢云安微微蹙眉,拿过帽子重新戴好,飘忽的思绪倒是因为秦念这般嬉笑放松了许多,“你都大四了,怎么还整天想着叫人出去玩?” 

 

  “什么出去玩啊,那开学都快一个月了,我关心关心我亲爱的弟弟不行吗?你看你这头发剃的,凶巴巴的,抗把刀说你刚捅了仨人我都信。” 

 

  两人边说边往男生宿舍楼走去,路上秦念还和之前一样大大咧咧的把手臂搭在谢云安身上,谢云安抬起眼轻轻瞥过去,不动声色的躲开了秦念的靠近。 

 

  谢云安想起一年前,秦念也是在这条路拦住他,哭着喊着让他去参加演出,藏在帽檐遮挡下的脸浮现出一丝笑意,秦念口中的话还是天南海北的八卦趣事,这些年好像什么都没变,但又分明能听出秦念在刻意回避什么。 

 

  “马上就国庆了,你要不要出去旅个游玩一玩啊?正好我和于如珩要去临市玩。”秦念试探的说出今天来的目的,她实在看不下去谢云安这幅死气沉沉的样子,踮起脚尖再次抓起他的帽子。 

 

  从和季湘迦那次见面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身边的人也早就知道了他俩莫名其妙分了手而且再也不相来往,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沉默寡言,谢云安一天天往图书馆跑,不再和身边的人有什么接触,又回到了最初独来独往的样子,熟识的人几次三番来找他也都是徒劳,可秦念就偏偏不信这个邪。 

 

  谢云安忍不住笑着看向面前明明比他大一届,却格外孩子气的秦念,伸手去抢自己的帽子,“你有毛病吧?在男生宿舍这边闹腾,你就不怕你对象误会了来揍我?然后我俩互殴?” 

 

  “这有啥的,反正他也知道你有……”秦念像是突然踩中了违规区域,后半句话卡在喉咙不知道该怎么表述。 

 

  打闹的两人不约而同收敛了笑意,秦念赶忙转移话题继续聊着国庆去旅游的事情,谢云安插着兜继续往宿舍走去,沉思着国庆假期的事情。 

 

  好不容易把谢云安逗笑了却说错话的秦念倒是也没有泄气,先一步跨过去挡在谢云安面前,“诶呀不就分个手吗?男人啊不要被爱情蒙蔽双眼!你看看你这抑郁的样子……” 

 

  谢云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嫌弃的推开挡在面前的秦念,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说多少遍了,我没有抑郁。” 

 

  可推开秦念,谢云安看到的是站在宿舍楼前的季湘迦,和旁边那个叫薄览的学弟。 

 

  过去的一年季湘迦曾经无数次站在宿舍楼前那个地方等着他,他们去上课、去吃饭、去所以之前没有人陪谢云安去过的地方,现在谢云安还是在走这条路,季湘迦也还站在那里等人,可彼此清楚隔在他们中间的不是这几步路的距离。 

 

  “我先回宿舍了,国庆我有事,你俩好好玩。”谢云安草草拒绝了秦念的邀请,扶了扶书包的肩带,转头看见秦念眨着大眼睛关切的看着他。 

 

  谢云安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满是说不出的复杂滋味,但还是拽着肩带用书包甩了秦念一下,和之前一样骂骂咧咧抱怨着,“我他妈什么事情都没有啊!那我就是想好好去图书馆学习几天,你们一个个都感觉我要死了似的,那怎么我分个手非得寻死腻活你们才放心啊?”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谢云安有感觉季湘迦本能的望了他一眼,但马上又挪开了,他抿了抿嘴,抑制住苦涩拉扯的嘴角。 

 

  “这样就对了,诶我就说我亲爱的弟弟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秦念高兴的想跳起来扑到谢云安身上,被人嫌弃的躲开之后又乐颠颠的跑走了,谢云安被她逗的低头笑了笑,插着兜继续往前走。 

 

  谢云安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校园里看到和季湘迦打闹的薄览,这是堵在宿舍楼下,他低下头,假装看不见两人,想赶快溜进宿舍楼。 

 

  一直用余光撇着谢云安的薄览恰到好处的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学长好久不见啊。” 

 

  谢云安抬头,刚要揶揄几句,就听到旁边低沉而冰冷的声音让薄览离开。 

 

  谢云安扬起脸,平静而礼貌的的笑了笑,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 

 

  过去的一年时间打包收好,埋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找不出一丝温存的痕迹。 

 

  季湘迦面沉似水,转身进了宿舍楼,两人一前一后爬上楼,谢云安低着头,时光重叠,他仿佛回到了季湘迦每天和他一起回宿舍的过去。 

 

  “你……”季湘迦突然顿住脚步,意识到唐突后又往前走了几个台阶,“你这些天复习教资吗?” 

 

  谢云安点了点头,意思到季湘迦并没有回头看他的时候忍不住自嘲的轻笑了一声,又“嗯”了一声。 

 

  “挺好的。”季湘迦的声音有几分无法差觉的颤抖,他用力的点着头,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肯定着什么,“当个老师挺好的。” 

 

  季湘迦走在前面的脚步很慢,谢云安也没有着急,就这样跟在他身后,他知道几层楼的台阶早晚会走完,他们还是会在楼梯口分道扬镳。 

 

  就像他们短暂交集的人生。 

 

  “好好复习,考试前记得打印准考证,看好了考点别去错地方。”季湘迦的声音没有了刚才在楼下那般的冰冷,依然和之前太多次两人稀疏平常的说笑声一样,像跌进泉水的水滴,带着清冽却温润。 

 

  “知道了。”谢云安拖着长音带着惯有的不耐烦,他们好像一切回到原点,不再计较过去发生的所有,只是成为说着最简单问候的陌生人。 

 

  两人在四楼楼梯口分别,谢云安一步一步往前走,他不敢回头,重重的关门声却无情的打破了他最后一丝幻想。 

 

  季湘迦再也不会站在门口目送他回到宿舍了。 

 

  谢云安用尽最后一丝推开门,白澍正从阳台收衣服回来。 

 

  “白澍,你能先出去几分钟吗?几分钟就行。” 

 

  谢云安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白澍这段时间自然明白他的状态便没有追问,放下手里的衣架关门离开了宿舍,他本想着去季湘迦宿舍问问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没走远就听到宿舍里面嘶哑克制的哭声。 

 

  他从来没见谢云安哭过,而且是隔着厚厚的门都能听到的,隐忍却绝望的痛哭。 

 

——————————————————

回礼彩蛋是以后的小甜饼,很久以后谢云安想起翻分手的旧账


评论(153)
热度(133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