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酒后失言(四)

儒雅实际暴戾攻x嘴欠死活不改受

叶凌宇x齐逾明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橘子与一白.✨ @语清潇 @未央 @郭南枝 @曦晓馨子 @滋滋 @йπÎキ毒苹果里的奥若拉✨ @夏明朗的陆臻 @陌然 @吧唧一口. @🧸 @韩咸鱼 @就是喜欢帅哥 @匿名. @.(中考暂退) 送的礼盒和🍬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总和小齐互读煽情小作文

——————————————————

  “齐逾明,我今天发给你那么多话,你一句都没看?”叶凌宇几乎要被气笑了,可结束了这场还没打完的教训,他包容齐逾明的一切坏脾气。


  他们认识了十四年,一起走过太多的路,齐逾明带着亲手采下的荆棘在人世间奔波,伤害别人的同时也变本加厉增添着自己的伤痕。


  叶凌宇自诩早早告别少年的青涩,在圈子和恋爱场游刃有余,可在异国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他会想起和齐逾明分别时的争吵。


  他们究竟在错过什么。


  不知道是靠近的氛围促进着荷尔蒙的分泌,还是单纯被压到快要窒息,叶凌宇的心跳从未有过的疯狂跳动着,他淡淡的扬起嘴角,伸手去触碰齐逾明的脸。


  那个他魂牵梦绕的人,在指尖轻抚过的瞬间,顺着眼角滑落透明的泪水。


  “叶凌宇。”齐逾明呢喃着这个陪伴过他十四年的名字,“谁他妈有闲工夫看你写的那些东西,我要你一个字一个字亲口说。”


  冰冷的文字无法触摸,可眼前的每一次呼吸都如此炙热而真实。


  深吸了一口气的叶凌宇合眼笑了笑,似乎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互相倾诉过对彼此的感情,一切顺水推舟走到现在,都快忘了该如何表达爱意。


  “我第一次发现我喜欢你,是毕业那年我家里安排我出国,我清楚的知道那是我该走的路,但我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他们都没有喝醉,可语调中弥漫着微醺的味道,沉醉在他们都不愿提起的往事里。


  叶凌宇的眼神里只剩下一池湖光映出的皎月,他望着齐逾明,说出那句迟到了七年的话,“我当时一直和我家里周旋,我告诉他们我要和朋友在国内创业,我会做出些名堂给他们看,齐逾明,我当时从来没想过要离开,所以才没有对你说。”


  “是因为你当时对温如嵩做的事情。”叶凌宇微微停顿,短促的呼吸声伴随着一声叹息,“我才决定出国的。”


  “有些事情已经无法计较先后顺序,我出国的那些年你过得很辛苦,可我出国是因为你做的事情让那时候的我无法原谅,而你做出那些事偏偏也是因为我要出国。”


  他看到了来自齐逾明眼神中的一丝诧异,他们在对视中倾诉着苦涩的笑意,叶凌宇的手依旧停留在齐逾明的脸颊,此去经年,他们再提起过去,没没必要计较是非,只是平铺直叙着那段不可回避的过往。


  “我出国的那七年,隔着几个小时的时差,我一次次想如果我要给你发消息,你那边是什么时间。”


  那一瞬间齐逾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在叶凌宇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疲倦,那是叶凌宇从未外露过的伤疤,“齐逾明,在国外我也想了很多年,我想你究竟怎么看待我,想到后来我自己都释怀了,你那次发给我的消息,我们的电话,我想我们这辈子就只是朋友了。”


  之后的三年叶凌宇留恋在圈子里,约调的少年死心塌地要跟着他,他便也收在了身边,混血少年有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却总是规规矩矩的低伏着不敢望向他。


  身边的人都说他们是天作之合,手黑心狠的d.o.m就该有一个乖巧服帖的s.u.b,可脱离了昏暗光线的调教室,当他们尝试接吻时,少年本能的瑟缩和顺从让叶凌宇退却和失望。


  那是他第二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齐逾明,在卧室露台躺椅的香烟里,他望着吹拂燥热夏夜的风,想象着和齐逾明恋爱的样子。 

 

  他爱齐逾明的轻狂,享受两个人拌嘴的平淡,更设想着能得到齐逾明的顺从,那些都是他眼里爱的轮廓。


  而那个向来乖顺的混血少年只做了一件忤逆的事情,就是在知道和叶凌宇没有结果之后,和俱乐部里另一个d.o.m上了床。


  叶凌宇知道自己可以继续保持着冷厉的姿态,反问齐逾明为什么要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可他现在还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摁在地上,怀里抱住的是错过了这么多年的爱人,他只想给出最简单的答案。


  “齐逾明,在国外的七年,我很想你。”


  齐逾明的手撑在叶凌宇的胸膛,他感受着空气中的一点点沸腾,他以强硬者的姿态直视着叶凌宇,可那双手还紧紧抱住着他。


  有很多时候他就是欠打,和叶凌宇在一起这段时间没少被叶凌宇抽到下不了床,大部分时候叶凌宇并不会给他太多安抚,他们靠在床头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这样的相处足够让齐逾明漂泊了十四年的心得到依靠。


  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被叶凌宇抱在怀里,再尖锐的疼痛也可以被擦除。


  “回国之后,确切的说是第一次打了你之后,你那些自轻自贱自己没资格说别人的话,我再次重新审视我对你的感情。”


  他们都已经到了成熟的年纪,一个眼神就可以天衣无缝的默契,他们在对视和迂回中袒露着淋漓爱意,却用曾经太多年学会的深沉道理去掩饰这一切。 

 

  “我昨晚说如果没有我回国,你还过得很累。”叶凌宇还是回到起点,笑着说出那些藏于唇齿间的后半句,“齐逾明,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和在国外时一样的后悔,后悔我们未表明的爱意,让我们错过了七年去弥补。” 

 

  “要不是我从国外回来了,我可能早晚有一天要靠着du品和烈酒才能入睡了。” 

 

  叶凌宇在国外的七年同样难熬,他的孤独和沉寂淹没在推杯换盏中,独自咀嚼着浪潮褪去后的落寞,他们的重逢才结束了彼此这场七年的浩荡离愁。 

 

  他们都是犯错的人,也都是承受代价的人。 

 

  静止的时间被齐逾明的轻笑声打碎,他的手臂有些发僵,可他还是不想从叶凌宇身上起来,“叶凌宇,你在国外这些年不仅说话越来越爹味了,还越来越会矫情了。” 

 

  叶凌宇微微一怔,过于迅速的情感变化让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扬起嘴角舒心的笑了起来,他们还是默契的,只需要一句话,就让他明白需要被安抚的爱人就得到了心仪的糖果。 

 

  “亲爱的,你好像还没穿裤子。”叶凌宇破天荒的打着趣,虽然齐逾明并不感觉好笑。 

 

  不得不面对自己狼狈样子的齐逾明试图从叶凌宇身上下来,却被叶凌宇隐隐用力攥住了手腕。 

 

  “刚才说的话有些多。”叶凌宇的声音微微下沉,带上了不容置疑的冷冽,“一会儿继续打的时候,就没有这些话了。” 

 

————————————————

回礼彩蛋是叶总和小齐互读煽情小作文 


好了这是春节前最后一更了

过完年后会恢复更新ヾ(❀╹◡╹)ノ~



评论(156)
热度(2010)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