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新春番外)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是谁除夕夜还在更文!是我!


感谢一直以来看文的小可爱!大家除夕快乐!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齐的除夕夜想干点“啥”

————————————————————

  “曲修,过去那么多年,你真的不讨厌我那个样子吗?”温如嵩枕着头望着陌生的天花板,窗外隐隐有零星不守社区规矩的鞭炮声,他翻身靠在曲修的身后,鼻尖轻轻碰在人肩膀。 

 

  今天是大年三十,往常过年温如嵩也会过来看望曲修的父母,今年曲修提出两人除夕夜在他父母家住,温如嵩并未说什么,点点头便同意了。 

 

  温如嵩在想,也许过去的七年里,曲修都曾经想提起这件事情,但碍于他总是一副梳理的冷清模样,便不想让他为难。 

 

  两人一大早就去了曲修父母家,曲修的父母一直对两人的事情属于包容的态度,但终归是很难做到毫无芥蒂的,这些道理温如嵩都懂,在客厅聊了没一会儿就主动去厨房准备午饭。 

 

  曲修轻手轻脚的跑到厨房,心有灵犀的从后面递给温如嵩正在找的削皮刀,温如嵩问了他父母有什么忌口,盘算着中午要做的菜。 

 

  客厅传来敲门声,每年这时候都会有关系近的亲戚来串门,曲修从厨房出去招待人,温如嵩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留在厨房削着手里的土豆。 

 

  可总有些刺耳的声音会传进温如嵩的耳朵里,“诶你家曲修都快三十了吧?真的还没结婚呢?呦老大不小了可别开玩笑了。” 

 

  “不结了,我跟我现在的爱人过得很好。”曲修在餐桌沏茶,端到客厅放在茶几上,“以后要是政策允许了,我们再结。” 

 

  沙发上的亲戚们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每年都会聊起关于曲修杏取向和婚姻的问题,但多少还是惊讶于曲修习以平常的态度。 

 

  外人多半是以看笑话的心态说起这些,私下里议论这种丢人的事情,总想找出他心虚和犹豫的破绽拿出来大肆宣扬,曲修明白这些,搪塞的话早就炉火纯青。 

 

  有些波折和平淡是他和温如嵩共同要面对和解决的,但在卯足了劲儿等着看他们笑话的外人面前,他只是平静的展示着他们的幸福。 

 

  温如嵩听着客厅里的闲聊,手里的削皮刀一不留神划在手指上,锋利的刀片割出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站起身去客厅拿创可贴。 

 

  “那你也不要孩子吗?你爸妈辛苦大半辈子里,老了老了还得给你操心这种事。” 

 

  温如嵩在电视下面的柜子里翻找着创可贴,曲修没理会亲戚不善的问题,起身凑过去小声问他怎么了。 

 

  伸过去的手伴随着曲修父亲的回答,“诶你们可别这么说,他要是给我拎回来几个孙子让我给他带,那我可是要辛苦一辈子了。年轻人嘛自己想怎样就怎样,我和他妈早就不操心他了。” 

 

  温如嵩望着低头给他贴创可贴的曲修,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述自己的心情。曲修懒得再应付这些亲戚,和爱人一起去厨房切菜,“你还要切什么,洗什么就告诉我,你手破口了别沾水。” 

 

  “谢谢。”温如嵩的声音很小,来不及他收回这句表述不够准确又倍显生疏的话,就被推到厨房门后,屁股被狠狠拧了一把。 

 

  “胡说八道什么呢?又想被揍屁股了?”曲修靠近他耳边极小声的威胁着暧昧的话,“再胡思乱想等回去了好好收拾你。” 

 

  温如嵩的眼睛飞快的眨了两下,曲修轻笑着想捏住他隐隐泛红的鼻尖,却被温如嵩推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去做饭。 

 

  这是把自己不善表达的爱人搞羞赧了。曲修心底了然,靠过去等着温如嵩手指到什么,便默契的递过去什么。 

 

  白天很快的热热闹闹的过去了,晚上一家人在沙发上看春晚,曲修看出来温如嵩不可避免的有些拘谨,便早早找了个理由带着他回屋睡觉了。 

 

  曲修的父母年纪大了也不爱熬夜,没等到过了十二点便也去睡觉了,两人在床上玩着手机,收着各种各样的祝福,温如嵩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身后被松狮狗狗突然抱住,曲修放下手机,亲昵的捏了捏他的手腕,“白天可说过了,再胡思乱想回去打你屁股。” 

 

  但显然这样安抚不住自己的爱人,温如嵩的声音明显有些正严肃,“我之前那些年,太多事情都不愿意和你交流了,我以为只要我好好爱你,很多事情不说也无妨,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 

 

  “温仔。”曲修的声音很轻,他握住爱人的手,摩挲着白天受伤的指节,“其实真的没什么啊,你也不用为以前的事情自责,咱们一直过的都很幸福。” 

 

  “我当时知道你的取向之后就很高兴,我想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后来咱们在一起了,其实我也担心过很多事情,比如怎么协调工作和生活,家务活谁来做,但你那时候什么都不说,就默默的把这些事情都做好了,还每天给我做那么好吃的饭。你本身就是不爱表达的性格,我不想让你多受什么委屈。” 

 

  曲修还想说这些年温如嵩对他们的感情同样付出了很多,早几年曲修工作上升期的时候,经常加班到很晚才能回来,温如嵩从来没有任何抱怨或是厌烦,等他回来做一顿宵夜。 

 

  还有太多的事情,曲修笑了笑,轻轻拍着爱人的手背感觉自己刚到而立之年就开始回忆过去,未免过早了些。 

 

  “但是……” 

 

  曲修稍稍用力捏了捏他的手背,打断了爱人的欲言又止,“有些事情,就像床上的那些,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找你直白的说过,不管是买工具还是去俱乐部了解都只是想尝试增加一些情趣,我知道这种杏事确实对身体有影响,哪怕影响很小那也是有,你不喜欢的话我不能强求,我要对你负责任。” 

 

  腰间的手抱得更紧了些,温如嵩没有再说什么,他无声的靠在曲修身后,窗外有一束盛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隐隐透进光亮。 

 

  “十二点了。”楼下有放烟花的孩子在大声喊着,温如嵩轻声重复着,“新的一年了。” 

 

  “新的一年要怎么样?”曲修翻过身钻进温如嵩的被子里,伸过手不老实的在人身上又揉又搓,“新的一年你还是我老婆。” 

 

  温如嵩不喜欢曲修这么叫他,刚在一起的时候纠正过曲修几次,曲修之后确实改口再也没这么叫过,但心里还是习惯这么称呼自己的爱人。 

 

  温如嵩不想这种时候扫兴,只是深深望着曲修并未多说什么,可曲修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笑着改口道:“说错了说错了,新的一年我还是你老婆,行不行老公?” 

 

  被逗得羞赧的温如嵩躲开曲修炙热的目光,说完自己刚才想说的话,“新的一年我还是爱你。” 

 

  “没点其他的表示吗?”曲修故作失落。 

 

  最后还是让温如嵩的脸一路红到了耳根,才嘟囔着说出曲修想听的答案,“新的一年还要被你打屁股。” 

 

——————————————————

回礼彩蛋是叶齐的除夕夜想干点“啥”


随缘写的一个番外,只要还是想补充一下之前这些年修哥和温仔的感情

其实两个人的感情一直都是互相包容和体谅的

温仔的性格虽然造成过两人的误会,但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让两个人的感情平淡却幸福的度过了这么多年




评论(196)
热度(182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