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旧账新算(一)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曲修x温如嵩

就是要看温仔哭x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清雨 @因为 @婖(tiān)沐 @什么登西 @克己慎行。 @韩咸鱼 @土豆 @阡 @南音 @王嵩嵩 @🌻 @遇见 @草莓酱护手霜 @茶欢酒悦 @兔子不可爱 @刺猬_ @水饺没有睡 @喵呜~ @郭南枝 @白桃桃 @做一只锦鲤 @我想吃锅包肉 @揽玥 @秦鹤昀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急匆匆跑去公司找温仔,齐逾明和员工的反应

————————————————————

  过完春节假期的第一个工作日,虽然有些忙,但温如嵩还是照常抽出时间打理办公室的花,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空气中都是暖洋洋的温度。 

 

  比起之前的小公司,来夜行确实比之前忙了许多,但心情却也轻松安逸起来。 

 

  门外传来两声轻扣,温如嵩默许着没有阻止人进入,仰起头冲门口的叶凌宇笑了笑。 

 

  “过年这些天忙着我家里那些应酬,也没抽时间去看看你和曲修。”叶凌宇走到办公桌前,把手中的礼盒放在花瓶旁边,“一盒点心,本来昨晚想去给你送过去,结果齐逾明临时有事没去成。” 

 

  点心是叶凌宇的母亲从南方带过来的,听说自己儿子谈了个打算过一辈子的男朋友,他母亲乐开了花专程回来了一趟,齐逾明当时刚因为喝酒开车的事情挨了重罚,又没经历过这么尴尬的事情,最后还是叶凌宇给他的坐立难安解了围。 

 

  母亲带过来了两盒点心,齐逾明最不爱吃这种甜腻的东西,拆了一盒咬了两口,嚷嚷着让叶凌宇赶紧送到温如嵩家里去,别烂在他们家里。 

 

  温如嵩垂眸瞥着桌上的点心,正想道谢,手中花枝上的刺不小心戳破了指腹。 

 

  见到温如嵩手指上渗出的血,叶凌宇明显愣了一下,他眼神里晦暗了几分,伸手把桌边的纸抽递过去,语气竟也少了温和,“以后少买这种有刺的花,就那种什么雏菊百合之类的放办公室不也挺好吗?” 

 

  指尖的血在纸巾上晕染出点点殷红,温如嵩把揉成团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低头把花瓶挪到窗边的花架上,叶凌宇被他心虚的样子惹笑,泄去刚才乍现的冰冷,被抬手扶稳的眼镜后面依然是和善的双眸。 

 

  “刚才的话没别的意思,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怕我骂你?”叶凌宇揣摩着合适的语气,他和温如嵩说话仿佛总要带着一种来自长辈的关切,“晚上有时间吗?请你和曲修一起吃个饭,这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回国过春节,怎么说咱们也该聚聚吧。” 

 

  温如嵩点了点头,仰头和叶凌宇浅浅对视了一眼,低下头望着袖口开始愣神,叶凌宇看出他的心不在焉,自然也明白他想起了什么,只说了下午的开会时间便离开了。 

 

  对着电脑上的工作温如嵩依然打不起精神,他歪过头看着窗外明媚的日光,把手伸到眼前,透过指尖的缝隙窥探着这风景。 

 

  他为自己孩子气的行为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发消息告诉曲修晚上吃饭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上班摸鱼,曲修秒回了他的消息,“又叶凌宇请客?这次咱们请吧,别总让他破费了。” 

 

  温如嵩一边回消息一边无声点了点头,他和曲修的想法不谋而合,他拍了一张落地窗旁边的花架发给曲修,顺便给他看叶凌宇刚送过来的点心。 

 

  实际上班第一天忙得焦头烂额的曲修看着温如嵩发过来的照片眯了眯眼,他放大图片看着点心礼盒,和过年前老板应酬上看到的一模一样,价格是让他咋舌的地步。 

 

  坦白来讲,曲修一直好奇着温如嵩和叶凌宇为何会关系这么好,因为之前的事情他了解温如嵩和叶凌宇之间并没有朋友以外的关系,可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叶凌宇为什么对温如嵩如此关切和照顾。 

 

  “这礼盒不便宜啊,叶凌宇总拿这么贵的东西过来,咱们不好还他人情啊。”曲修一边摆手示意来汇报工作的员工先出去一下,一边靠在椅背敲打着键盘。 

 

  屏幕上的文字总是被过滤的更加冰冷,曲修不想让自己的话看上去像是在质问,有意让用词轻松一些,“温仔,你当时咋和叶凌宇认识的?这么多年了关系还这么好的,我身边怎么就遇不上这种富豪朋友。” 

 

  两人隔着半个小时的车程坐在千篇一律的办公楼里,抱着同样忐忑而复杂的心情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温如嵩撇过头望着落地窗外,扬起刚刚被刺破的手指伸进阳光里,好似要把暖色的微尘握在手里。 

 

  温如嵩知道曲修是想问什么,这些陈年旧事他早就不再回想,说出口轻飘飘的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可敲出的消息还是删了又删,改了又改。 

 

  “我之前说过我俩是大学偶然认识的。” 

 

  “那时候我刚和吴冠言分手,家里生了弟弟不让我回去,我尝试了很多方法去缓解我的压抑,在一个圈子里的论坛写过几篇小说,每天夜里熄了灯悄悄的写,有一天凌晨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窗外的月亮,我很想死。” 

 

  发过去的消息并没有得到回应,温如嵩摸了摸指腹上的伤口,继续解释着,“那时候我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白天浑浑噩噩的,好几次想用水果刀割万,我把这些话都写在了论坛里面。” 

 

  “叶凌宇是我的一个读者,其实也算不上读者,相比于我写的东西他更关心我的安全,他每天都会在论坛给我留言,后来他找人黑了我的账号,查出来了我的地址,才发现我们居然是校友。” 

 

  “我们见面聊了很多,那是我那几个月时间里第一次和人说那么多话,被叶凌宇的气场吓得一直结巴。” 

 

  回想起第一次和叶凌宇见面的场景,温如嵩依然感觉丢人,他缩在咖啡店的角落里,对一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倾诉着那些年的所有委屈和痛苦,孤注一掷的无力感让他眩晕,他甚至不知道说完这些他还要如何继续走下去,而叶凌宇始终环着手臂抬眼淡淡望着他。 

 

  “你是不是想着说完这些,就了无牵挂的死了?”二十岁出头的叶凌宇尚且没有现在的沉稳,开口说出的话格外冰冷,咖啡店门上的风铃响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别一天天想着寻死,真做出点什么,臭小子别怪我骂人不留情。”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聊天框里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回过神的温如嵩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讲述,曲修的毫不回应更是让他有些慌乱。 

 

  温如嵩又等了几分钟,正想试探性的问曲修是不是在忙,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只好先把手机放下。 

 

  敲门声还在继续,温如嵩不解地走过去开门,“下次敲完门直接进来……” 

 

  门外的曲修身上还带着赶路过来的风尘,他冲着满脸诧异的温如嵩笑了起来,走进办公室关好门,带着寒气的手先在自己脖颈上暖了暖,才贴在惊讶到失语的爱人脸上。 

 

  “你还没说完的这个事情,我应该陪在你身边听你说。”曲修的眼神里是溢满的爱意,他背靠着落地窗,却没有挡住任何温暖,而是把怀抱向温如嵩毫无保留的敞开,“温仔,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希望当初陪在你身边的人能是我。” 

 

————————————————————

回礼彩蛋是曲修急匆匆跑去公司找温仔,齐逾明和其他员工的反应

叶凌宇:只有我受伤的世界到来了x


让叶总和小齐先在地上叠几天罗汉吧x

等温仔哭嘤嘤完再去收拾小齐



评论(151)
热度(2127)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