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三)

快要虐完了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滋滋 @真相是假 @南音 @青墨 @十碟🍉 @涟漪桃子 @kk是我呀 @殃染 @亦洛 @清雨 @Overdose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季湘迦视角的过生日

——————————————————

  国庆假期谢云安哪里都没去,白澍陪安南去了四川旅游,他一个人住在宿舍,空空荡荡的,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手里的笔转了半圈掉在地上,可他并不想弯腰捡起来。 

 

  他白天很少出门,说不清楚在躲避什么,只是秋天的阳光明媚而刺眼,他还是习惯于天黑之后再去学校里闲逛。 

 

  叶梧给他打电话问国庆要不要回来吃饭,谢云安想了很久还是拒绝了,晚上一个人靠在阳台的窗户上抽烟,是之前从季湘迦抽屉里翻出来的,他故意藏进口袋等季湘迦发现,后来便一直忘记还回去。 

 

  谢云安还是不喜欢香烟的味道,点燃了一根放在窗台,忽明忽暗的火光和掉落的烟灰像是落寞的夜晚,他打开窗户透气,在夜风里心不在焉的打着游戏。 

 

  屏幕上弹出新消息,是莫羽问他在不在学校,谢云安没有理会直接划走忽略了,可紧接着下一条就是莫羽问他明天要不要来参加季湘迦的生日。 

 

  去年季湘迦生日的时候两个人也在吵架,谢云安回想起那一晚蹲在宿舍楼梯间的等待,仰头无声的笑了笑。 

 

  那条手链季湘迦再也没带过了,从暑假后第一次看到他时谢云安就注意到了,想必是已经扔了,他知道这些和他再无关系却难免苦涩,简单干脆的回复了一句不去。 

 

  秋天的夜风吹拂在脸上,谢云安一个人坐在宿舍的阳台,他想着假期过后的考试和课程,想着这学期的安排,他试图去想着之前他一个人很少去考虑的人生规划,一桩桩一件件,事无巨细的填满他的思绪,想到后来他自己都忍不住发笑。 

 

  好像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久到他快要忘了和季湘迦在一起时候经历的那些事情,等着有朝一日被岁月冲刷掉全部痕迹。 

 

  “大好的假期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不给我朋友圈点赞啊?” 

 

  秦念的电话隔着迢迢山水打了过来,谢云安一边骂着输了游戏,一边打开朋友圈翻着秦念发的自拍调侃着,“你这什么玩意,p的脸都歪了。” 

 

  挂了电话的谢云安无聊地刷新着朋友圈,他瞥见到达零点的时间微微一怔,他曾经想过很多和季湘迦一起过生日的场景,他们要去买的蛋糕,要去吃饭的餐厅,他全都想过,可就像窗台那根香烟燃尽的最后一缕烟雾,无影无踪。 

 

  谢云安扣下手机,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清月亮,那整片黑灰色的幕布,他不知道自己思念的是什么。 

 

  季湘迦说他不该原谅不该怀念,甚至不应该为了失去而悲伤,可窗台上散落的烟灰被夜风吹乱,又怎么轻易能放得下。 

 

  胡思乱想的事情越来越多,谢云安自嘲的笑着,最近一段时间总是一个人想很多事情,谢云舒夸他长大懂事了,但他想要的从来不是这幅样子。 

 

  谢云安把手机关机,扔到桌子上回床睡觉,他把脸埋进被子里,想着如何熬过明天。 

 

  但其实季湘迦生日的这一天和每一个普通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差别,谢云安在床上睡到日上三竿,出门的时候下意识往季湘迦的宿舍看了一眼,便下楼去拿自己的外卖了。 

 

  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白澍从四川带回来两袋火锅底料,扔在桌子上说有机会一起在宿舍涮火锅,谢云安伸过去的手顿了顿,随口应付了一声。 

 

  转眼到了十月底,谢云安去考教资的那天赶上下雨,身边的人很少有报名的,他一个人撑着伞在校门口的公交车站等了很久,有几个路过的出租车问他要不要打车,他都摆摆手拒绝了。 

 

  坐上公交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变得很是矫情,像是拍电影的桥段,他在瓢泼大雨的公交车站等着不回来的人。 

 

  这种想法一直延续到他坐在考场里写作文的时候,写着矫揉造作的句子,忍不住自嘲着如今的自己。 

 

  考完教资秦念又叫他出去玩过两次,但谢云安还是提不起兴趣,找了理由搪塞,每次还有云淡风轻的斗几句嘴,好让秦念放心他真的没有大碍。 

 

  谢云安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学校里看到季湘迦了,他们像是在刻意回避着某些地方,以至于两人在宿舍楼下的雪地里遇到时,谢云安甚至有些迟疑。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雨雪连绵了很长时间,宿舍楼前的小路盖上了厚厚一层雪,踩下去吱吱作响,留下一串串痕迹,两人沉默的一前一后穿行过小路,在岔路口相背而行,简单挥手告别。 

 

  谢云安看出来季湘迦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可季湘迦只是摩挲着袖口,沉默地转身离开。 

 

  生活行云流水,从六月底两个人分开到现在,不知不觉就是整整六个月的时间,谢云安低下头看着脚下白茫茫的雪,思索着马上到来的元旦假期又该如何度过。 

 

  明明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可现在一切回到原点,却是无法是从的茫然。 

 

  好像他和季湘迦在一起这么久,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他伪装出的一副云淡风轻模样。 

 

  谢云安继续往前走去,他听到似乎有声音在叫他,陌生的感觉让他想不起来是谁,但他还是回过头张望。 

 

  雪地照射出的阳光格外刺眼,谢云安伸手挡在眼前,有人向他走过来,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人不会是季湘迦,但还是有那么一丝尚存的可笑侥幸。 

 

  “谢学长好久不见啊。” 

 

  谢云安转过头无声翻了个白眼,毫不吝啬的在脸上露出不耐烦的情绪,他扬起下巴晲着面前的薄览,“有什么事吗?” 

 

  “一直听说谢学长的事情,也没机会认识认识,要不先加个微信?”薄览的手机伸了过来,等谢云安加完后点开了他的头像,“诶这照片是沿海公路的日出吧?你去年和季湘迦一起去拍的?” 

 

  “不是,是上个月我自己去拍的。” 

 

  谢云安坦荡说出这句话,这张风景照去年他和季湘迦一起去拍过一张,上个月他自己又去了一次沿海公路,入冬的海风凛冽的吹在他的脸上,他又拍了一张,一模一样的红日,却又相隔着无数个瞬息万变的日夜。 

 

  薄览似乎没料到会收到这样的回答,微微一怔,但很快又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 

 

  “过几天就元旦放假了,谢学长有没有兴趣去酒吧喝两杯?” 

 

——————————————————

回礼彩蛋是季湘迦视角的过生日


真的快虐完了!快虐完了!快虐完了!


评论(153)
热度(126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