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旧账新算(二)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3k+爆更x


感谢@啵脆 @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我每天都在困困困 @语清潇 @攻里攻气的北北猛1 (贴贴!)@明月清风 @白桃桃 @能否 @一勺西瓜 @🧸 @夏明朗的陆臻 @耶yeee @茶欢酒悦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喝牛奶的小福栗 @秦鹤昀 @匿名. @木知 @鸼啁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大学时候温仔和叶齐两人一起去看公调

——————————————————

  坐在办公室的叶凌宇打了个喷嚏,他抬眼淡淡瞥向墙边的齐逾明,“你心里骂我呢?” 

 

  被罚墙边站着审批文件的齐逾明心里腹诽着叶凌宇越来越小心眼,冷冷开口,“打两个喷嚏才是有人骂你。” 

 

  然后叶凌宇又打了第二个喷嚏。 

 

  刚才的话纯属是想逗逗有些暴躁的齐逾明,叶凌宇靠在椅背思索着可能是有些着凉,修长的手指叩在桌面上,“曲修来接温仔,他今天想请个假,你是老板,不想给他批假都可以,但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迁怒到其他人懂不懂?我可以不和你计较,那要是其他员工呢?” 

 

  齐逾明原本感觉叶凌宇小题大做,只是因为刚才温如嵩请假离开公司的时候,他给叶凌宇打电话骂了两句,就被叫过来唠叨,但听叶凌宇的口吻并不是真的生气,多半也只是怕他说话的毛病得罪了员工。 

 

  “过来吧。”叶凌宇嘴上说的是过来,但还是站起身走到齐逾明身边,嗓音有些干哑但藏不住温柔,“刚才曲修来公司是不是吓到你了?他长得跟个一米八几的傻狗一样,傻不拉叽的怕他干什么。中午想吃什么,下午我也带你旷班。” 

 

  “你一边歇着去吧。”齐逾明把手中的一摞文件拍在叶凌宇身上,惯常翻了个白眼,“我可是老板,才不是你们这些摸鱼的员工。” 

 

  办公室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继续说笑,离中午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曲修开车带着温如嵩去了附近一家尚是冷清的餐厅,点好菜找了个偏僻的位置,继续聊着刚才没说完的故事。 

 

  从开门看到曲修,到被牵着手一路来到餐厅,温如嵩垂着眼眉,支吾得不知和曲修说些什么,虽然他感觉双颊烫得厉害,但脸上其实并没有太多表情,躁动的心藏在一副清冷的皮囊之下,密不透风,却又被爱意紧紧包裹。 

 

  已经学会去看穿爱人伪装的曲修望着他这幅样子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温如嵩的眼睫飞快的眨动,搭在桌子上的手下意识想缩回自己身边,被曲修紧紧握住。 

 

  “这是怎么搞的?”曲修轻轻抚摸过温如嵩指腹上的伤口,似问似答,“花刺扎的?” 

 

  点了点头的温如嵩低头看着两人握紧的手,上午恍如隔世的刺破感让他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这段只有他和叶凌宇知道的往事,他不愿意承认的伤疤,他庆幸如今的自己学会简单的对爱人倾诉。 

 

  曲修小心翼翼的握着温如嵩的手臂,放松下的手臂又白又软,他斟酌着心里的几个疑惑,问了一个他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所以你当时,是只有那种想法,还是真的……做了什么?” 

 

  被握住的手臂明显绷紧了肌肉线条,曲修帮他揉了揉让他放松下来。 

 

  “一开始也没把叶凌宇的话放在心上,之后他就开始有什么事情都带着我,包括给我介绍齐逾明还有其他一些朋友。后来有一次……” 

 

  温如嵩的眼神向下瞥去,转瞬后抬起深望向曲修,“有一次吴冠言回学校,他领着女朋友来看我,还去我宿舍说我……,说我想舔他上床那种话,那天我真的很难受,晚上找了个空教室,用碎玻璃在手腕上扎了两下。” 

 

  曲修的手正摸在他手腕上的疤痕,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比较明显,曲修问过一次,他找了个打球划伤的借口搪塞了过去。 

 

  “然后呢?”曲修自然也想起了这句谎话,面色沉下去几分,有意避开手腕上的疤痕。 

 

  “然后,真的太疼了还留了很多血,其实我那时候和叶凌宇关系也没很熟,但我真的不知道能找谁帮忙,就给他打电话,他把我送到医院,手上胳膊上扎了很多碎玻璃,清理到半夜。”温如嵩说完垂下头,他早已经过了那个幼稚年龄,亲口说出以前干的荒唐事难免让他不愿面对。 

 

  曲修感觉心里莫名烧起一把火,之前的几次事情都只是温如嵩被动的不幸遭遇,但这次的事情,却是温如嵩自己做出的选择。 

 

  如果他那时候就能认识温如嵩,一定会好好给他个教训,可曲修马上转念想到,如果那时候他能认识温如嵩,一定不会让他遇到这么多压在身上无处倾诉的苦难。 

 

  “然后呢?叶凌宇怎么……说的?”曲修顺水推舟委婉的问出口,他望着温如嵩的眼睛,那双从刚才的躲闪突然变得坚定的眼眸。 

 

  “叶凌宇之前说,如果我俩是单纯的朋友或者兄弟之间,很多事情他就直接教训我,但我俩也都是圈子里的,不管因为什么跟我动手肯定不合适。” 

 

  温如嵩听出了曲修在问什么,这个问题他们之前就聊过,他并不介意再问心无愧且详细的复述给自己的爱人,“叶凌宇在医院扇了我耳光,但也不是真扇,因为我之前和他说过我很讨厌耳光,就是这样……。” 

 

  伸过来的左手手背贴在曲修脸颊上,曲修还没反应过来,温如嵩抬起右手拍在了自己的掌心上,击掌的声音在曲修耳边炸开,很是吓人却没有一丝痛感。 

 

  “那天叶凌宇和我聊了很多,他说他以前有个邻居家的朋友,被他当做弟弟,那个孩子看到过他妈妈自杀,又不被家里人好好对待,很小的时候就有那种想法,但叶凌宇那时候也无能为力,之后他们就搬走了,这件事情一直藏在叶凌宇心里,他经常在网上劝说有这种想法的年轻人。” 

 

  那天叶凌宇生气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时隔多年回想起来还是让温如嵩有些胆怯,但盛怒之下的叶凌宇从不会失去分寸,“那是我认识叶凌宇之后他最生气的一次,他说但凡他不是把我当成弟弟,他肯定……打我一顿,但除了没扇到的耳光,叶凌宇就是骂了我几句,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这件事情除了他俩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温如嵩在医院直接被叶凌宇给吓懵了,开车送他回去的路上小声的求叶凌宇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 

 

  虽然叶凌宇只是狠戾得瞪了他一眼,但此后这么多年,这件事情连齐逾明都不曾知道。 

 

  曲修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握住爱人的手,在他窥见的过往泥沼中,叶凌宇似乎是唯一让温如嵩的过去不那么难堪的人。 

 

  “然后就没有了吗?”曲修只恨自己的声音还不够轻缓,轻抚过澄澈湖面还是会嫌弃一层涟漪。 

 

  “后来伤好之后,叶凌宇带齐逾明和我去外省看了一次公调的活动,他帮齐逾明建俱乐部找灵感,然后特意给我找了个很靠前的位置,说我犯的这种事就该被这么罚,让我仔细看,看完了回去写检讨。” 

 

  曲修忍不住微微后仰,一本正经的表情之下想着叶凌宇罚人的手腕倒真是有一套,以后可以交流交流。 

 

  “叶凌宇这人挺好的。”曲修的话脱口而出又感觉有些奇怪,补充了一句,“对你真的很照顾。” 

 

  曲修不敢想象,如果二十岁的温如嵩没有遇到视为兄长的叶凌宇,给过他两年的照顾和温暖,那么他是否还有机会遇到包裹住一身过往伤痕的爱人。 

 

  但现在有他陪在身边,他再也不会让温如嵩受到如过往那边的苦难和折磨。 

 

  旁边逐渐来了几桌吃饭的人,餐厅开始热闹起来,他们点的菜也一一上齐,两人结束了一场陈年旧事的讲述,不约而同拿起筷子准备给对方夹菜。 

 

  “我请了一整天,一会吃完饭把你送回去。”曲修长舒了一口气,什么样的遐想都抵不过抬起头看见的,真真切切的坐在他对面,和他相爱的温如嵩,“我要是那时候认识了你,或者你和我在一起之后还有这种行为,我肯定要让你屁股疼得下不了床。” 

 

  这些假设原本就是不成立的,温如嵩同样清楚,他低头看向指腹上被曲修送的玫瑰扎破的伤口,那种从一开始就弥漫的感觉,他好像明白了究竟是什么。 

 

  是清晰且炙热的爱意,照在严丝合缝的昏暗中。 

 

  “我下午能请假。”温如嵩声音轻缓,怕旁边有人听到更是压得很低,还带着一丝羞赧,“现在也可以让我……下不了床。” 


——————————————————

回礼彩蛋是大学时候温仔和叶齐两人一起去看公调


小联动:叶凌宇的那个儿时看到母亲自杀的朋友是隔壁新坑的晏澄泓  新坑在这里 



评论(131)
热度(1864)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