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酒后失言(完)

叶凌宇x齐逾明

狠拍

不能再让小齐和叶总在地上趴着了x


感谢@巳日时君 @茶欢酒悦 @秦鹤昀 @泪落无声 送的蛋糕🍬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两人回卧室doi

——————————————————

  叶凌宇向来说话算话,在这方面齐逾明深以为然。 

 

  就像他之前嘴欠骂了一个合作方,叶凌宇硬是按之前说过的规矩,让他在家里戴了三晚(审核未通过)。 

 

  齐逾明从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真的害怕,不过是叶凌宇冷淡到仿佛随意摆弄的动作和眼神这么简单。 

 

  所以尽管刚才这顿打够让他疼的,但没达到叶凌宇的预期,说再多的话,也还是要继续打完的。 

 

  两人在地上撑了太久,齐逾明站起身的时候手臂都在发麻,双腿更是疼得止不住的打颤,几乎又要摔倒的时候,叶凌宇伸手抱住了他。 

 

  他们很少有这种过于亲密以至于肉麻的肢体接触,齐逾明呼吸一滞,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两个人都说了太多矫情的话,他竟然感觉这个拥抱如此顺理成章。 

 

  但叶凌宇并没有让他来得及胡思乱想,便拎着他的脖领把他重新摁回了桌面上。 

 

  (审核未通过)

 

  但叶凌宇并没有留给他太多时间,抓住他领口再次轻松地把他拎了起来,齐逾明摸不清状况,以为叶凌宇还要打,本能的梗着脖子试图躲开。 

 

  “别乱动。”叶凌宇把人搂进怀里,齐逾明身上满是冷汗,略有些洁癖的叶凌宇长舒了一口气,把人托起来抱在怀里,出门往楼上走去。 

 

  楼梯口是一个单人的小卧室,每次齐逾明挨了罚就一个人在这里睡,被抱上楼的齐逾明渐渐意识回笼,他意识到自己的狼狈,松开了环在叶凌宇脖颈的手臂,先一步推开了卧室的门,只想快点从叶凌宇身上下来。 

 

  叶凌宇明显愣了一下,走进卧室把人放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本就狭小的房间显得更加闭塞,齐逾明一个人在床上勉强动了动,扯过被子盖在身上,再回过头,叶凌宇已经关门离开了房间。 

 

  齐逾明一个人趴在床上,喘息着压在胸口的沉重呼吸声,他一遍遍想着刚才叶凌宇对他说得那些话,好像这样能让这次的教训变得没那么狠绝。 

 

  但他还是好疼,齐逾明把头蒙在被子里,难忍的喘息几乎带出眼眶里的眼泪,绷紧时间太久的小腿不受控制的痉挛,牵扯着全身每一根神经。 

 

  齐逾明听到有开门声,屏住的呼吸和呜咽声一起堵在喉咙里,变成了止不住的剧烈咳嗽声。 

 

  一手端着水杯的叶凌宇着急得想打开灯,却发现房间的线路似乎坏了,顶灯和台灯全都失灵,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光亮。 

 

  叶凌宇借着窗外的一丝亮光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把人拽出来,笨拙得拍着后背帮齐逾明顺气,却被齐逾明嫌弃的瞪了一眼。 

 

  “你想给我拍吐血是吗?” 

 

  借着微弱的光线,叶凌宇看见齐逾明脸上的泪痕,窗外有皎皎月光照进来,叶凌宇身上卸去了所有的寒气。 

 

  “喝口水顺顺气,我把你抱回卧室睡,这屋子怎么灯都坏了。” 

 

  齐逾明跪坐起来喝水,叶凌宇坐在他身边,伸手轻轻箍住他的腰,感受到齐逾明身上不自然的颤抖。 

 

  “这屋子灯一直是坏的,我以为你故意的。”半杯水润湿了干哑的喉咙,齐逾明借着擦拭嘴角的动作抹去脸上的泪痕,看似平淡又轻松地回答着。 

 

  他没有委屈也没有在诉苦,每次挨完打都被叶凌宇扔在这个屋里睡觉,既然叶凌宇说了这也是惩罚,那他自然以为是故意不让他开灯的。 

 

  这个回答出乎叶凌宇的意料,就像刚才上楼时他并没有打算今晚让齐逾明在这里睡,可齐逾明却自己伸手推开了门,他之前总感觉齐逾明是难以驯服的猛兽,是只在这场游戏中对他臣服的伴侣,是独一无二的叛逆和嚣张,好像忽略了太多,齐逾明始终在用乖巧来彻彻底底爱他的细节。 

 

  叶凌宇把掌心贴在齐逾明身后,肿起一指宽的肌肤烫得吓人,叶凌宇始终认为教训人就是要让他疼,所以家里从来不备着什么药,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后悔。 

 

  两人在昏暗中对视,叶凌宇的手指轻轻握住齐逾明的喉结,微微前倾,干涩的嘴唇吻在齐逾明的脸颊上。 

 

  “我爱你。齐逾明,我爱你。”叶凌宇的声音低沉而迷人,简单的情话在黑暗中散发着醉人的魅力,两人在缠绵中接吻,“每次看你疼,我心里真的难受,但就像今天你喝酒开车,我更害怕再也见不到你。” 

 

  “我第一次决定和一个人过一辈子,我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下手太狠又不会哄人,可我爱你。” 

 

  齐逾明被粗暴的吻咬住唇瓣,他睁开眼望向叶凌宇眼底的深邃,毫不客气的同样轻咬了回去。 

 

  他们的吻绵长而悱恻,颤抖的身体逐渐靠近,叶凌宇的手顺着对方腰身向上,惹出微微的颤栗。 

 

  叶凌宇猛地站起身,张开手臂把齐逾明从床上抱起来,齐逾明也不再拘束,甚至刚才还让他缩在被子里抽噎的疼痛也烟消云散,他把下巴枕在叶凌宇的肩膀,在他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口。 

 

  “回卧室再把你吃抹干净。”这话自然是齐逾明口中说出来的。 

 

————————————————

回礼彩蛋是两人回卧室


第二天中午12点前热度过千继续日更


评论(173)
热度(1926)
  1. 共2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