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一)

叶凌宇x齐逾明

之前那个关于惩罚期的梗


感谢@一个毛毛 的打赏!

感谢@p图晨 @挽歌🌴 @171912 @完蛋次方求活路 @高鹤 @噎噎 @一勺西瓜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 @白日衬衫. @朝闻道夕 @xinqingriji @超极葵葵 @怿晨 @茶欢酒悦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和温仔回去之后酿酿酱酱的惩罚

——————————————————

  “进来。” 

 

  温如嵩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余光瞥到墙边的齐逾明从地上迅速地站起来。 

 

  刚才他在自己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就被叶凌宇一个电话叫了过来,进门感受到明显的低压气氛,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叶凌宇靠在椅背,架腿而坐,看到温如嵩关门站稳,啪的一声合起手中的文件夹,竖着往他面前砸过去。 

 

  他淡淡瞪了一眼墙边正要开口的齐逾明,无声制止了齐逾明的辩解,又看向蹲在地上捡文件的温如嵩,“温如嵩,这次的合作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选省内的那家合作商?” 

 

  温如嵩的手正握住一周前签订的文件,他顿时明白了叶凌宇这么生气的原因,多半是这次他和齐逾明瞒着叶凌宇选择的高价合作商,投产之后出了什么差错,下边直接报到了叶凌宇这里。 

 

  有些心虚的温如嵩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他不知道能把目光投向谁。 

 

  “听不见问你话吗?”叶凌宇轻叹了一口气,随手拿起一根笔漫不经心地敲在桌面上,在看到温如嵩小心翼翼地点头之后,冷声继续质问,“所以我当时把利害关系一条条都给你说清楚了,去谈合作的时候你还是选了省内那家?温如嵩,你可是厉害了。” 

 

  温如嵩快速浏览着手中的文件,看到后面员工上报的对现在合作商违规行为的控诉,眯了眯眼难以相信。 

 

  他想转头看向墙边的齐逾明,当时的谈判是齐逾明私下来找他商量,打算瞒着叶凌宇选一次投资风险更大,但以后也会有更高回报的合作,他确实没有想太多,只是感觉叶凌宇可能过于保守了些,就同意了齐逾明的方案。 

 

  “叶凌宇,这事跟他没关系……”齐逾明刚才跪的时间太久,两条腿灌了铅似的发沉,往前迈了半步差点摔在地上。 

 

  然后叶凌宇手中的笔就不差分毫地摔在了他面前,挡住了他走上前的路。 

 

  “没有让你说话。” 

 

  叶凌宇捏了两下鼻梁,扶了扶眼镜,他看向被吓得不轻的温如嵩,之前他从来没有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训斥过温如嵩,倒真是把温如嵩惯出来跟着齐逾明胡闹。 

 

  安静的办公室里传来一阵手机铃声,温如嵩慌忙掏出手机想挂断,却在看到曲修的名字后愣了几秒,眨巴着双眼小心望向气场全开的叶凌宇。 

 

  “曲修的电话?”叶凌宇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肯定是曲修来接温如嵩下班,“让他上来等,正好让他听听你干的这些事。” 

 

  忍无可忍的齐逾明顾不上后果,压低声音呵斥道:“叶凌宇!” 

 

  可伴随着温如嵩低声和曲修的交谈,叶凌宇只冷冷抛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先管好自己。 

 

  齐逾明也不再恭敬地站在墙边,拖着酸疼的双腿走到沙发边,散了架似的懒散靠在沙发上,并不理会叶凌宇抛过来的目光。 

 

  以至于曲修敲门进来的一瞬间,看到自家爱人委屈巴巴举着文件站在中间,以为叶凌宇和齐逾明联手在公司里欺负他,差一点冲过去掀了桌子。 

 

  这次的事情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虽然没有很多,但后续一些纠纷都有很多的隐患,闯祸的人又是齐逾明和温如嵩,叶凌宇又气又恼,思量再三还是打算给温如嵩一些敲打。 

 

  但不管怎样,骂的太狠总是会伤人自尊,他又不能向对齐逾明那样直接动手,交给曲修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叶凌宇公事公办地继续列出公司这次的损失,眼瞅着曲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便也不再继续。 

 

  起初齐逾明感觉叶凌宇这种行为有些搞笑,曲修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俩都很清楚,温如嵩就算在工作上出了再大的问题,曲修也不一定会为这种事跟他生气,但看到曲修阴沉的脸色,齐逾明忍不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那我俩先回去了。”曲修说完转头瞪了一眼齐逾明,“你们继续聊。” 

 

  等两人出了办公室,齐逾明从沙发上跳下来,抱着手臂骂骂咧咧道,“不是,这多大点事……” 

 

  抱怨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叶凌宇警报般的眼神卡住了喉咙,齐逾明抿了抿嘴,屈膝跪在了沙发旁边。 

 

  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因他而起,他认打认骂,就连叶凌宇罕见的在办公室罚他,他也无可抱怨,但这件事确实不是温如嵩的主要责任,齐逾明不想因为自己牵连到其他的人。 

 

  齐逾明依旧端正地跪在地上,他抬起头,收敛了刚才的嬉笑怒骂,“叶凌宇。” 

 

  明白对方是有正事要说的叶凌宇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往齐逾明身边走过来,把语气放到平缓,“怎么了?” 

 

  “出去跟曲修说明白,这事和温如嵩没有太大关系,温如嵩那个嘴也不会哭不会解释,曲修那屁都不会地下手没个轻重,真出点什么事情你担得起吗?”齐逾明一边说着一边撑起身,他拨开叶凌宇伸过来扶他的手,斜晲了一眼,“是我给你气糊涂了吗?这点事还非得跟温如嵩上纲上线?” 

 

  叶凌宇自然明白了齐逾明的心思,不想把自己的错波及到其他人身上,他想起刚才曲修阴冷的脸色,确实也有隐隐担心,点了点头无声认同了齐逾明的想法。 

 

  “那他妈还不出去追。” 

 

  齐逾明拽住叶凌宇往外走,遇到正经的事情两人都可以迅速调整回状态应对,叶凌宇跟在他身后,垂眸看着齐逾明西裤上的褶皱,弯腰帮他捋平。 

 

  门外只剩下一两个没走的员工,齐逾明随便找人问了温如嵩往楼梯间的方向走了,快步跟了过去。 

 

  其实叶凌宇是不相信曲修真的会干出任何出格的事情的,但毕竟齐逾明担心,他也就跟过来和曲修再交代几句。 

 

  “叶凌宇凶你的话别放在心上,我家温仔最好了,快跟老公回家咱们周末滚两天床单好不好?” 

 

  平时没有人的楼梯间里空空荡荡,曲修的声音尽管压的很低但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楼梯口的齐逾明眯了眯眼,一脸撞了鬼的表情瞅向身后的叶凌宇。 

 

  “那你是不是也生我气了?觉得我工作都做不好,你刚才表情那么难看。”这么幼稚的话只有温如嵩问得出口,齐逾明忍不住腹诽。 

 

  “我怎么会生你气啊,工作上的事情算个屁,老公抱抱你咱们快回家吧,等老公有钱了给你开个大公司。” 

 

  两人在楼道里卿卿我我,齐逾明听得牙根都发酸,一拳想擂在楼梯扶手上,被叶凌宇拽了回去。 

 

  楼里已经没有其他员工在了,齐逾明气得咬牙切齿,却又说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气什么,毕竟他跑来解释的结果就是不希望温如嵩和曲修发生什么误会。 

 

  叶凌宇适时地提醒他应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境遇了,“回去了?” 

 

  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压迫感,齐逾明知道叶凌宇不算是在命令他,更多的还是征求他的意见。 

 

  “是是是,就按你下午说的,回去五天惩罚期什么都听你的。” 

 

  叶凌宇被他这幅样子逗笑,回办公室去拿车钥匙,回来时齐逾明依然一个人若有所思的靠在办公区的墙上。 

 

  他看到齐逾明脸上闪过一丝低落,转瞬即逝,以至于叶凌宇以为自己看错了。 

 

——————————————————

 回礼彩蛋是修哥和温仔回去之后酿酿酱酱的惩罚

一点点控制高朝


明天中午十二点前点赞过千继续日更


  

评论(186)
热度(2409)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