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六)

还有两章就和好了!!


感谢@噎噎 @完蛋次方求活路 @殃染 @暮汐 @🌻 @郭南枝 @&. @泪落无声 的打赏和🍬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自己去两个人约定过的所有地方

——————————————————

  谢云安自诩不是个脾气好的人,遇到季湘迦之前他也不喜欢和身边的人接触,说出口的话肆无忌惮没少得罪过人或者说闯过祸。 

 

  但他从来可以像现在这般生气过。 

 

  他气愤季湘迦当时的冲动和鲁莽,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无可挽回的局面,更气愤季湘迦明明曾经游刃有余地处理好那么多事情,却偏偏不敢面对这次的事情。 

 

  “季湘迦,你就是想让我拒绝你,你想看着我怨恨你,离开你,去开始更好的生活。”谢云安的手发狠得捏住季湘迦的下巴,却又好似回过神般松开,“如你所愿,我拒绝你。” 

 

  “季湘迦,谢云舒的事情我有私心瞒着你是我不对,我不怨你那么生气,但我怨你控制不住情绪,怨你在气头上对我动手,这些有太多的方式或者语言可以去沟通和解决,哪怕分手也要咱们两个人清清楚楚的讲明白,而不是你一个人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试图永远活在愧疚里去自我惩罚。” 

 

  谢云安的声音格外急躁,如果不是被季湘迦呵斥过太多次不许说脏话,谢云安真想把他摁在车座上,恶狠狠地骂上他几句,让季湘迦看清楚他现在这幅样子到底有多么颓废。 

 

  “你以为你让自己活在愧疚里,折磨自己,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吗?季湘迦,这根本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两人身份的对调让季湘迦一阵恍惚,过去很多次他喜欢捏住谢云安的下巴教训他,那双望向他的眼眸里有胆怯也有信赖,后来他们在一起之后,他更多的是轻轻捏起谢云安脸颊上的肉,笑着把人搂在怀里讲道理。 

 

  他给谢云安讲过大大小小很多的道理,好像自己永远不会犯错永远不会跌倒,停留在原地沉思了太久,他已经放弃了等待有人能来教给他什么。 

 

  “对不起。”季湘迦知道这句话荒诞到苍白,可这已经是他鼓起勇气找出来说给谢云安唯一的话。 

 

  车里的空间狭小,两个人贴靠得很近,季湘迦第一次近距离仔细打量着谢云安的脸,谢云安知道他在之前的伤有没有留疤,用手指重重扣在季湘迦的胸膛,那里跳动着紧绷的心脏。 

 

  他少年时对谢云舒的执念,季湘迦现在的负罪感,久远的伤疤从来不在身上,是埋藏在他们心里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幸福的烟火气点燃引线的一枚炸弹,“季湘迦,你不是你父亲那种人,我也不会是你母亲那种人,就像谢云舒永远只是我过去的偏执,不会成为五岁那年真的带我回家的人,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想不明白?” 

 

  季湘迦的脸上闪过诧异,好像这句话不该从谢云安口中说出来,或者说他从未奢望过还能听到这样的话。 

 

  昙花一现的错愕之后,那张脸继续无法言说的颓废笼罩,谢云安松开手,浪潮退去无风无浪,两人平静的在昏暗中吞吐着呼吸声。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谢云安感觉昏昏沉沉,只想一头栽进柔软的床垫,睡到醉生梦死。 

 

  梦里不会再有五岁那年的医院走廊,不会有他遇到的所有人所有事,更不会有季湘迦的脸,从头到尾,一件件事攀咬在一起,互为因果,他不知道还能再怨恨什么。 

 

  “谢云安。” 

 

  推开车门的瞬间,扑面的冷风和身后熟悉的声音同时贯入耳中,谢云安没有回头,等着季湘迦继续开口。 

 

  是一句夹杂着隐隐哭腔的颤抖,“我始终在后悔,为什么我要是现在这个年纪,也许我再过些年,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这个念头在他心底扎根,让他在回首时一遍遍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更无法原谅自己。 

 

  车外的路灯晕染着夜色,照在谢云安的身上,他抬头无言了许久,低下头望向路边未融化的积雪。 

 

  “可现在这个年纪,不就该出了什么事情坦坦荡荡的去面对,去解决吗?”谢云安扯出一丝苦笑,他从车窗望着季湘迦,“季湘迦,你连自己想的是什么都认不清楚。” 

 

  谢云安双手插进口袋,头也不回地往学校宿舍的方向走去,很久之后他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很轻也很小心,像是怕惊扰了寂静的月色。 

 

  到宿舍楼下的时候,谢云安停下脚步,他回头看向跟在后面几米距离的季湘迦,和过去很多次一样,他们在宿舍楼下对视。 

 

  或争执或喜悦,在那双眼眸里融入了太多过去的故事,千言万事,最后挡在一道深渊之侧。 

 

  “谢云安。” 

 

  季湘迦又一次叫他的名字,比刚才多了几分平稳,走着这条来时的路他想了很多,抛去这半年日复一日的辗转,就这样站在谢云安面前,想说的话格外简单。 

 

  “我做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半年时间里这个问题他不敢问也不敢想,他怕谢云安轻而易举地原谅,让他在此后更加愧疚他带给谢云安的伤害,以及这段会让他无时无刻回想起儿时对母亲怨恨的感情。 

 

  可内心最深处的,他真的还想和谢云安在一起。 

 

  谢云安转过身,发笑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屑,但迈出的脚步向着季湘迦走过去,“无凭无据,老子为什么原谅你?” 

 

  “对不起。”道歉的话说了再多也是苍白无力,季湘迦哑口无言。 

 

  “你让我凭什么原谅你,凭你这幅样子,凭你半年不管不顾,还是凭你手腕上一圈疤?” 

 

  质问的话没有一丝温度,谢云安走到季湘迦身前,抬起头与他近距离的对视,交换着那些难以言说的思念。 

 

  季湘迦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既然所有的话今天都要说出来,那他不介意在谢云安面前袒露自己的一切,“这半年我很后悔,也很想你。” 

 

  “还是那句话。”谢云安顿了顿,片刻后再次坚定地说出口,“季湘迦,我拒绝你 ” 

 

  远处升腾起一束烟花,在空中开出明媚而张扬的火花,那是人们在庆祝即将到来的元旦,迎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季湘迦一个人站在烟花之下,那句简短的拒绝像是用刀子一笔一笔刻在他心里。 

 

  他该用什么去挽留谢云安。 

 ———————————————————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自己去两个人约定过的所有地方



评论(98)
热度(113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