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七)

感觉行动上已经和好了(?)

还差点沟通


感谢@巳日时君 龟龟送的奶茶和@肥肥 @171912 @郭南枝 @花月正春风 @Overdose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两个人在雪地对视的时候各自想些什么——————————————————

  今年的寒假来得很早,元旦假期之后就只剩下一门考试,季湘迦时常一个人在宿舍发呆,指尖旋转的笔摔在地上,清脆的落地声像是打碎着恍如隔世的梦。 

 

  最后一门考试的那天,季湘迦随便选了一条路,过去的半年他总是一个人绕路去最远的小径,千方百计避免着和谢云安碰面。 

 

  可就像他现在插着兜从宿舍走到教室,他同样不会遇到谢云安。 

 

  有时候想遇到一个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那天在宿舍楼下分开之后他们没有再联系过,他们的对话就像天边的烟花消逝,季湘迦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去思量着每一句对话,咀嚼着只有他能品尝的苦涩。 

 

  有时候他会一个人翻来覆去的翻看谢云安的朋友圈,那张他熟悉的头像早已被另一张日出照替代,而跨年时的朋友圈文案也变成了谢云安自己去看的烟花。 

 

  好像什么都没变,他害怕谢云安会变得颓废和沮丧,担心谢云安因为他的伤害而陷入深渊,可谢云安一个人走了更远的路,看了那些他们曾经约定过的风景。 

 

  但又什么都变了,他们都曾以为到达目的地的会是两个人。 

 

  考完试就算正式进入了寒假,季湘迦知道谢云安最后一门考试是在昨天,有安南天天在宿舍念叨,他倒是也不用小心翼翼去打听谢云安的事情。 

 

  学校还有一段时间才清人,季湘迦回绝了安南一起回成都的邀请,独自一个人在宿舍又住了几天。 

 

  其实是无所谓的,他大可以直接回到他自己的家里,提前去迎接冷清而毫无烟火气的新年,但他宁愿留在这里,只要他不去敲开谢云安宿舍的门,他就永远可以心存着侥幸。 

 

  但这一点侥幸很快就被摔得细碎,薄览回湖南的前一晚来宿舍见了他,两人在阳台抽着烟,薄览没有再像之前说出什么煽情或幼稚的话,他只是狠狠捻灭烟头,“别他妈等了,我上楼的时候看宿管科登记表了,这楼里就剩你一个人没走了。” 

 

  第二天季湘迦很晚才起床,宿舍里的温度让他止不住的打了几个喷嚏,抬起头望向窗外,是白茫茫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 

 

  他简单收拾了行李,下楼的时候有雪花顺着窗户溜进他的领口,脖颈间化出一阵冰凉,他在楼下填好离校信息,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走出空空荡荡的学校。 

 

  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季湘迦把车停在小区楼下,外面的雪下得很大,他坐在车里摁下车窗,呼啸的风雪伴随着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上叶梧的名字让季湘迦皱了皱眉,更多的还是心脏被攥住的紧张感,他接通了电话,来不及犹豫该说些什么,就被对方的急躁追问堵得哑口无言。 

 

  “季湘迦,你知道谢云安去哪了吗?”这个声音是谢云舒的,季湘迦微微一怔,支吾着叫了一声谢哥。 

 

  电话那头的谢云舒显然因为这句话变得更加气愤,“问你话呢!谢云安这两天有没有找过你!给我说人话。” 

 

  “没有……”季湘迦如实回答,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有没有资格问出口。 

 

  手机里谢云舒的声音消失,季湘迦听到是叶梧在旁边轻声劝他,谢云舒的声音依旧焦急但缓和了许多,“那你知道他失踪两天,有可能是去什么地方吗?” 

 

  季湘迦想说他不知道,抬起头看见外面的茫茫雪地,突然有了一个近乎荒唐的想法。 

 

  “不太确定,但我想试试。” 

 

  在对方的无言诧异中,季湘迦挂断了电话,窗外的雪似乎越下越大了,他关上车窗,一脚油门开着车离开了小区。 

 

  车轮在雪地上撵出一道道痕迹,每一道过去的痕迹在季湘迦脑海里涌现,就像谢云安独自去海边拍下的日出,跨年夜零点的烟花,一幕幕他和谢云安的约定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却困在沟壑之间不敢跨出半步,到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 

 

  接近天黑的时候车外的雪停了,季湘迦把车开进服务区,整整一下午的驾驶让他有些疲惫,他在餐厅泡了一碗面,打开手机搜索着路线的导航,看到接下来还有几千公里的路要走,草草吃了两口面,抓起放在椅子上的围巾又继续上路。 

 

  季湘迦开车走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在一个服务区停了很久,靠在车前一根一根抽着烟,他看着没有尽头的漫长前路,任何人都会在那一瞬间陷入接近崩溃的迷茫。 

 

  只是记得谢云安去年跨年的时候说了一句想去北方堆雪人,照片里的地方是北方边境线的漠河,他便开着车去赴这场不知道结果的约。 

 

  偶尔高速上车辆会多一些,但更多的时候只有季湘迦一个人,穿行过皑皑白雪,看过寒风凛冽,听着车载音响里叫不出名字的哀愁歌曲,一个人走过了这段几千公里的长路。 

 

  这些天没有人联系过他,和这半年里无数个平淡的日子一样,季湘迦苦笑着,他和谢云安其实并无差别,他们都只是一个人穿行过忘不记尽头黎明的黑暗。 

 

  因为有些地方雪下得很大,季湘迦不得不放缓车速,一直到第四天下午,手机上的导航语音才提醒他已经进入了北极村。 

 

  这里也在下雪,就和他那天离开学校时的雪一样,季湘迦走下车,辽阔而模糊的天地间吹起纷纷扬扬的雪花,让他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就像一次醉生梦死,呼啸的雪风吹过他的眼睛,靠近冰点的眼泪被眼眶包裹着,他撑起最后一丝力气一个人往前走去。 

 

  季湘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甚至说不明白他是不是在寻找谢云安,天际暮色昏沉,他淌着雪走过无人的街道。 

 

  他像是走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沿路的风景里有着过往的所有,从儿时到少年再到如今,细数从前,风雪侵蚀过的掌心被滚烫的胸口捂热,他如此清晰的感受着心脏鲜活的跳动。 

 

  季湘迦是在一个路口转弯之后看到的那个人,天色很暗,他只看到站在茫茫风雪中的一抹身影,那个人转过身,寒风溯雪,他们在静默中遥遥对视。 

 

  爱意在雪中翻飞,又纷纷坠落,天地间只剩下碎了一地的皑皑白雪,照着与黎明宛如一体的暮色。 

 

  季湘迦逆着寒风向前走去,他在谢云安面前停下脚步,结束这段曾让他无望的孤独旅程。 

 

  “你来得真慢。”这是谢云安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跨越了无数日夜,行过了迢迢山水,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

回礼彩蛋是两个人在雪地对视的时候各自想些什么


终于赶在情人节写到这里了(ノ_・。)

好了马上就能完结撒花了

之后的故事会放在番外里继续写


评论(175)
热度(1375)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