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三)

叶凌宇x齐逾明

抽手心🌟有点委屈预警


感谢@橘子与一白.✨ 送的奶茶和@高頻犯睏 @怿晨 @a呦 @殃染 @傾聽者=_= @韩咸鱼 @板凳儿不der @lll @茶欢酒悦 @Y U @白马君030 @嗝 @^ω^ @X. @p图晨 @泪落无声 @西游不归 @枪决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在公司开会炫耀婚戒

——————————————————

  周末没有工作的情况下齐逾明一般都要睡到中午,前些年仗着年轻一个人走南闯北,对身体的消耗属实不小,如今越来越嗜睡。


  但这次实在疼得难忍,蔓延在身后每一寸肌肤里的酸痛让人辗转反侧,睁开眼的时候才早上八点多。


  齐逾明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穿好宽松的睡衣下楼找点面包吃,走到厨房的时候正看到做好早餐的叶凌宇。


  两个盘子里各放着一个三明治,齐逾明面前的那个没有他最讨厌的西红柿,齐逾明打了个哈欠,无声看着叶凌宇从冰箱拿出一瓶酸奶递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早起吃早饭的?”往常齐逾明从来没有周末起来吃早饭的习惯,因此对于叶凌宇的未卜先知格外诧异。


  而叶凌宇只是拿刀帮他把三明治切开,淡淡解释道:“每个周末我都做两个人的,你睡到中午不起床,我就把你那份凉的也吃了。”


  这个回答显然比面前的三明治和酸奶更让齐逾明惊讶,身后的伤让他不想坐下,站着咬了一口三明治,半晌过后才幽幽回应着,“怪不得你最近都胖了。”


  两人吃完早饭也只是九点,齐逾明瞅着叶凌宇并没有让他做些什么的意思,干脆回到自己房间又睡了个回笼觉,好几次翻身压到身后都会疼醒,但疲惫感还是让他再次入睡。


  睁开眼透光窗户进来的是暖色调的阳光,齐逾明一阵恍惚,拿过手机一看居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条件反射般从床上翻下来,压到身后肿硬的tun肉让他吸了一口冷气,踉踉跄跄往楼下走去。


  叶凌宇正靠在客厅的沙发里,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里的视频,看到齐逾明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过来,伸手帮他把发梢揉平。


  “我还以为你要为了逃罚睡上一天。”


  这话让齐逾明后知后觉想起自己还在惩罚期,他把头转过去,收敛起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一点缓冲地坐在了叶凌宇身边。


  “那现在打?打完还得吃晚饭呢。”


  叶凌宇微微一愣,捏住齐逾明的下巴让他转过头,却在这张脸上找不出丝毫破绽。


  客厅里传来一声脆响,还在散热的手机在齐逾明的掌心拍了一下,不到很疼,相比于身后的伤简直蜻蜓点水,齐逾明眨了眨眼,想起之前在客厅挨罚的时候把戒尺放下了茶几抽屉里,弯腰翻找出来塞给叶凌宇。


  “不是吧,你最近怎么跟过家家似的喜欢抽手心。”齐逾明嘟囔着,他盘腿坐在沙发上,转过身冲叶凌宇摊平掌心,身后的疼让他手心蒙上薄薄的一层细汗。


  叶凌宇并没有站起身,两人对坐在沙发上,他用戒尺托着齐逾明的双手放到合适的高度,两只手各落了十下抽打。


  然后看着面前掌心摊开的艳红,不紧不慢训斥道:“你这双手,什么时候能不做这些离谱的事情?”


  尽管叶凌宇坐着不好用力,但足有一厘米厚的紫檀戒尺抽在手心,这样的姿势齐逾明又不可避免压在昨天的肿胀上,抽手心的威力同样不容小觑。


  但这个感觉很是奇妙,两人靠得很近,又是不带着任何规矩的责罚,这场教训无疑贴上了亲密的痕迹,只是叶凌宇下手依旧狠绝,不过四五轮轮双手就已经肉眼可见的红肿发僵。


  戒尺扬起的间隙齐逾明弯了弯僵硬的手指,叶凌宇以为他要疼得蜷缩,害怕伤到指节,落下的戒尺硬生生转个弯,抽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压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过耳的破风声早已经让齐逾明揪着心,他看出来叶凌宇这一下打偏的用意,歪着头瞥了一眼叶凌宇平静的脸色,舒展开发麻的双腿,跪在沙发上摊开刺痛的掌心,恭恭敬敬呈送到叶凌宇面前。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齐逾明垂眸望着色彩斑驳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喉咙里的压抑着疼痛的喘息,又抬起头与叶凌宇对视。


  他听到叶凌宇轻笑了一声,然后用戒尺轻轻抵在他的下巴,靠近过来亲吻他的脸颊。


  “别在这了,去书房等我。”叶凌宇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他把戒尺放在齐逾明掌心,“还是昨天的规矩,别忘了。”


  昨天的规矩自然是挨打前先跪半个小时,齐逾明想起这些就感觉膝盖隐隐作痛,但既然是叶凌宇要求的,他也就选择听顺。


  齐逾明把发烫的掌心贴在叶凌宇手背上,冰凉的温度缓解着难忍的疼痛,通往书房的路不算长,齐逾明感觉肚子有些饿,但和昨天相比却少了那种奇怪的感觉。


  就是说他和叶凌宇都不是矫情的人,愿打愿挨的规矩,怎么可能真的因为听到了曲修对温如嵩说得腻歪话而感到憋屈?齐逾明身上还在疼,但一个人跪在书房的前边却忍不住笑了笑。


  齐逾明听到一声隐隐的关门声,他闭上眼试图再去寻找书房外的声音,得到的只是一片寂静。


  叶凌宇在接到父亲电话之后就跑出了门,原本昨天他父亲打电话要突然回国就是因为叶家老爷子病入膏肓想着落叶归根,叶家人拗不过偏执了一辈子的老爷子,包机回了国,可长途的颠簸还是让老爷子在飞机降落时陷入了昏迷,不得不通知所有人赶过来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赶过来的路程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叶凌宇焦急的跑过病房的走廊,一瞬间的迟疑让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出门前忘记了要告诉齐逾明。


  叶凌宇的脚步依旧紧急,他拿出手机给齐逾明发了一条消息,解释他来医院处理一些事情,让他先吃晚饭。


  往前走到下一个拐角的时候,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叶凌宇放心不下又问了一句,“你还跪着吗?”


  这次齐逾明回复的很快,“狗才跪着呢。”


  医院的消息等到了很久,好在最后结果是有惊无险,爷爷拉着叶凌宇囫囵说了很多关切的话,最后还是医院过来让老爷子早点休息,众人才得以散去。


  叶凌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开门后迎接他的是一片空空荡荡的昏暗,他顺着楼梯走到楼梯口的卧室,推开门看到了一盏台灯亮着暗黄的光。


  “我家里的事情,今天走得太着急了。”叶凌宇坐在床边,他知道闭着眼的齐逾明肯定还没有睡着,但还是俯身帮他握紧被角,“你晚上吃的什么?咱们出去吃点宵夜?或者我下楼给你煮碗面。”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声,齐逾明淡淡睁开眼,他从床上坐起来,浑身上下都叫嚣着疼痛,他挡住身后的台灯,逆着光亮和叶凌宇对视。


  他看到叶凌宇脸上满是赶路的疲惫,他没有那种无理取闹的幼稚,他只是用肿出硬块的手握起叶凌宇的手腕,轻轻抬起,让冰凉的指尖触摸到他隐隐颤抖的喉结。


  “我想要个戒指。”齐逾明的喉结颤抖,叶凌宇的手在用最真实的触感抚摸着声音的温度,“戒指没有的话,项圈也行。”

————————————————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在公司开会炫耀婚戒

就是说,两人在公司真的很甜



评论(196)
热度(2220)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