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四)

叶凌宇x齐逾明

还是有点委屈预警🌟

叶凌宇真的在哄了,只是没哄到点上


感谢@心地善良的叶不羞\(o_O)/ @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柒月月aaa @是阿妤呐 @淡定 @轩轩最可爱💘@嗝  @稚久 @白鹿与茶 @枪决 @林早起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出门炫耀项圈x

——————————————————

  两人一同躺在不算宽敞的床上,齐逾明侧着身背对着叶凌宇,避免压到身后的伤。


  “你晚上吃的什么?”其实叶凌宇晚上也没用吃饭,中午的时候看齐逾明一直没有醒,他便没有叫做饭的阿姨过来,自己去厨房煮了碗挂面,想着晚上带齐逾明出门吃些好的。


  屋子里沉默了许久,齐逾明先是笑了一声,平静回答着,“厨房有一桶泡面。”


  叶凌宇伸手贴在齐逾明的后脖颈上,别墅里的暖气很足,他的手已经没有了医院的冰凉,像是抚摸着一只蜷缩的小动物,他们熄了灯靠在一起。


  “摸狗呢?”齐逾明的声音淹没在漆黑的房间里,叶凌宇的手微微一顿,他想笑一声回应齐逾明的嘴硬,但最后只是无声的继续抚摸着每一次肌肤。


  “今天是我爷爷的事情,他在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让我赶过去,着急了些。”叶凌宇知道齐逾明从小没感受过什么亲情,所以他不去要求齐逾明能理解来自家人长辈的一些事情,他只是为今晚的事情道歉,“对不起,出门的时候忘了跟你说是我不对。”


  他听到房间里传来齐逾明深深的呼吸声,“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他们就这样躺在床上,这张床不算大,叶凌宇只是轻轻翻过身,就可以在昏暗中抱住齐逾明。


  齐逾明入睡很快,可能是因为一身的疼,也可能是因为刚才那句索要戒指的话,他不明白要怎么去面对自己心里那份说不清楚的酸涩,可遁入梦境,他看到的还是叶凌宇在他说出那句话时流露出的诧异眼神。


  而当他睁开眼时,看到叶凌宇正在他床边摆好三明治和牛奶。


  “你醒了?”叶凌宇的声音如此清晰,齐逾明缩在被子里舒展开僵硬酸疼的肌肉,他看到的那双眼被一圈重重的黑眼圈笼罩着。


  身后的伤休息了一天已经不是很疼,齐逾明从床上坐起来,昨天跪的时间太久,虽然没什么外伤,但膝盖打弯时依旧疼得厉害,让他突然想破罐破摔,就这样在床上躺一天。


  但他不会这样做,他只会淡淡的瞪一眼叶凌宇,然后起身下楼,洗漱过后坐在餐桌前,看着叶凌宇把早餐端下来,重新摆在他面前。


  他们的餐桌很长,齐逾明一般都是坐在最外边的位置,而叶凌宇坐在里面靠近厨房,他们无声的咀嚼着粗糙干瘪的三明治,没有人看向对方,却不约而同地在想这张长长的餐桌如此没有人情味。


  好像把他们隔的很远。


  就是这样,他们没有争吵,没有冲突,甚至说不上来矛盾是什么,他们明明那么契合,磨合着两枚独一无二的齿轮,如今仿佛是行过太多路程,锋利的齿轮被磨平了光泽。


  这是一张没有标准答案的试卷,出题人自己都把卷子撕碎,叶凌宇在厨房刷着齐逾明的餐盘,尝试着打磨回答给自己爱人的话。


  他的爱人没有看上去那么岿然,可这点事情连爱人自己都不愿承认。


  一上午的时间就在沉默中溜走,中午的时候叶凌宇联系阿姨过来做了一桌菜,有齐逾明爱吃的番茄牛腩,两人坐在餐桌前,齐逾明只是望着面前的汤菜,拿筷子夹了一口无味的米饭。


  叶凌宇站起身去厨房又拿了一个碗,坐到齐逾明身边给他盛了一碗番茄牛腩汤,“要浇在米饭上吗?”


  “汤汤水水的怎么吃?”齐逾明嘟囔着抱怨了一句,拿着筷子加肉的手指还有些胀疼,他知道叶凌宇正在望着他,扬起声调把一连串话语抛过去,“看我能当饭吃吗?不都说了昨天的事不算事,我也啥都不需要,你别从早上就开始这么看着我。”


  两人的午饭和上午一样沉默,吃完饭齐逾明便上楼去睡觉了,叶凌宇出门又去了一套医院,开车回去的路上他摇下车窗等着红灯,几年的吸烟经历让他很难戒掉搓捻手指的动作,他望着伸到窗外仿佛夹住香烟的手指,在下一个路口掉头开回了市区。


  齐逾明是从梦境中倏然睁开眼睛的,他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那盏他在没有光亮的夜晚里凝望过的灯,他记不清自己一下午的梦里都发生过什么,只留有转瞬即逝的空白。


  他往楼下走去,手搭在楼梯扶手上,木质的冰凉感让手心隐隐肿痛,昨天跪了一个多小时的膝盖也还是针扎似的疼,他知道空荡荡的别墅里没有人,走到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突然不想继续往前走,跌坐在台阶上,拿出手机看着公司群里的消息。


  楼梯的方向可以看到外面的大门,齐逾明看到门开了,也看到叶凌宇向他走过来,蹲在他身前,给他一个姗姗迟来的吻。


  叶凌宇手里拎着很多东西,都放在地上,齐逾明在接吻的余光中看到地上有缓解疼痛的药,他感觉呼吸停滞了几秒,闭上眼不再去看任何事物。


  那双宽厚的手掌抚摸过他的脖颈,之后被一层温暖的绒毛覆盖,毛茸茸的感觉却格外疏离。


  叶凌宇的指尖停留在皮革项圈上刻写出的缩写字母,定制的婚戒需要两天时间,但项圈上刻出的痕迹同样不会消除。


  叶凌宇好像明白了这些天在齐逾明脸上出现过的失落,他不想让齐逾明自己咽下所有的低落和消沉,他交出了回答,可当他想把齐逾明从台阶上抱起来时,他依旧在齐逾明脸上看到着更深的落寞。


  “不打了,上楼去上药。”叶凌宇弯腰俯下身,再次试图把齐逾明抱起来。


  齐逾明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在脖颈间的黑色项圈凸显之下有些痞气,他伸手扯住叶凌宇的领口,用力拽至自己面前,四目对视。


  “今天才第三天,该打的必须得打完。”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叶凌宇眯了眯眼,锐气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寒意,他当然能听出这是齐逾明在挑衅,但他刚亲手给人带上项圈,在这个状态下说出这种话,他很难分清齐逾明究竟在赌气什么。


  齐逾明似乎一眼就看穿了镜片后的阴鸷眼神,他的手指攥紧叶凌宇的衣领,忽略掉叶凌宇逐渐沉入深海的面色,仿佛他才是主导的那一个。


  “你给的是项圈,那就按项圈的方式去处理。”


————————————————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带项圈出门炫耀x

温仔在这方面一直很有天赋哈哈哈哈哈


戒指不是没有!!!

戒指要定制!!明天会送戒指的!!

小齐伤心是因为他以为叶凌宇真的就只送他项圈,他知道他俩一直把圈子和生活分得清楚,所以他讨打也是想让自己的这些失落和伤心只停留在圈子里的关系,算是给自己一个借口,不让自己怀疑叶凌宇对他的爱


最近几天开学,可能更文会慢一些,尽量快点更(´;︵;`)


评论(175)
热度(202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