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五)

叶凌宇x齐逾明

就……还是很委屈的预警🌟)


感谢@雨墨 @cr070205 @淡定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Crystal Boy @🧸 @秦鹤昀 @洛姬 @郭南枝 @泪落无声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温仔和小齐在团建上关于如何解决吵架的真心话

————————————————————

  周一上班的第一天,全公司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齐逾明心情不好,往常开会的时候有叶凌宇坐镇,齐逾明也不会太过外露情绪,但今天一上午叶凌宇都没来公司,例会的时候除了温如嵩,其他人挨个被骂了一遍。


  温如嵩一贯是沉默内敛,看出来齐逾明心情不好,便安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着自己的工作,不去掺合其他事情。


  开完会齐逾明甩上会议室的门离开,温如嵩回自己办公室工作了一会儿,电脑上弹出的页面提醒着他今天的重要节日,顺手点开购物网站浏览着。


  齐逾明进来的时候就像刮起一阵风,猛得推开门就快步走到桌前把文件递给温如嵩,他瞥见温如嵩的电脑页面,又看到温如嵩心虚的关上电脑,冷哼了一声。


  “刚才开会那些话没有指名道姓说给你,就不用听了是吗?”


  温如嵩低着头眨了眨眼,假装打量着桌上的文件,没有接过齐逾明的话。


  可齐逾明却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环着手臂在他办公室里踱步,温如嵩歪头瞥见他有些煞白的脸色,犹豫着开口问道:“要不要给你出门买点药?脚上的伤走来走去会更严重的。”


  齐逾明撇着嘴角瞪了他一眼,懒得去计较为什么每次都能被温如嵩看出来,他大大咧咧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想找根烟抽才想起来温如嵩这里没有烟。


  “屁事没有,用不着瞎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齐逾明枕着手臂斜靠在沙发上,一身的疲惫有些放松下来。


  可实实在在的疼痛让他几乎快要发疯。


  对于昨晚上挨的这顿打他不喊冤,本来就是他求来的,又在叶凌宇迟疑之际接二连三的挑衅,自然怪不得叶凌宇真的动了怒,更怪不得一根藤条从身后两丘一直抽到了脚心。


  他愣是一声哭喊也没有,小腿被松开的时候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力气,从床上滑下去,站起来的时候脚心仿佛踩在指压板上。


  “打完了?”齐逾明其实又累又困,但他还是挑衅似地佯装出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打完我回去睡觉了。”


  叶凌宇没有说话,也没有走过去扶住他,齐逾明看出他脸上写满了焦躁,他知道叶凌宇是被他这些天莫名其妙的情绪惹烦,但他不知道如何解释。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难受什么,他想叶凌宇应该也不知道。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项圈也可以,但叶凌宇真的没给他戒指,齐逾明望着床头被叶凌宇修好的台灯,扬手摔在了地上。


  齐逾明为自己的矫情和幼稚感到可笑,可屋子里黑了灯,他一个人缩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


  其实温如嵩心里始终是有芥蒂的,他很少主动和齐逾明说话,有时候甚至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但看到齐逾明这个样子,他难免有些同情。


  “今天是情人节。”温如嵩轻声嘟囔着,好像在自言自语。


  倚在沙发上的齐逾明望着天花板,咧开嘴角的表情异常难看,他在庆幸身后的办公桌前的温如嵩看不到他这幅狼狈的样子。


  “什么狗屁节日,也就你和曲修还在乎这种腻腻歪歪的东西。”


  齐逾明知道自己说话难听,他也没指望温如嵩还能安慰他几句,他转头望着低下头不再吭声的温如嵩,没由头的,他想起了上周五在楼梯间听到的温如嵩和曲修的对话。


  那意料之外的偷听似乎是一切情绪的开始,齐逾明清楚的知道他并不希望叶凌宇像曲修那样腻歪,可他自己又说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这种事情说再多的牢骚也没有用,齐逾明说不出来一身的疼和这些天的憋屈哪个更让他心烦意乱,离开温如嵩的办公室自己去休息室抽了两根烟。


  整整一天叶凌宇都没有在公司出现,齐逾明凌晨半梦半醒时听到叶凌宇急匆匆离开的脚步声,他坐起身,昏暗中只有被他摔碎的台灯。


  齐逾明一整天都带在公司,下午的时候抓到几个企图早退的员工,齐逾明挑了挑眉刚要开始训人,一个平时说话爱开玩笑的员工抢了他的话,“齐总,这大情人节的,您没对象也不能拿我们撒气吧。”


  虽然最后这几个员工还是乖乖回去工作,但这句话就像一块嚼不烂的牛皮糖,粘在齐逾明的喉咙里,卡住那些本就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话,让他失声。


  下班的时候齐逾明自己开车回家,熬了一天身上的伤却依然没有得到缓解,他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情侣,和他在公司停车场取车时看到的曲修带过来的玫瑰花一样,都与他无关。


  回去的路有些堵车,走走停停浪费了很多时间,齐逾明坐在不算软的汽车车垫上不亚于一场酷刑,齐逾明的忍耐似乎随着夜幕的到来消失殆尽,他踩下刹车把车停稳,拽下车钥匙快步走进亮着灯的别墅。


  叶凌宇一直守在窗户前,看到齐逾明开车回来便去厨房把阿姨做好的饭菜摆出来,于是当齐逾明气冲冲向他走过来的时候,叶凌宇正打量着所剩无几的糖罐,心想着齐逾明的粥里没办法放糖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问出这句话的下一秒齐逾明就后悔了,这个问题太过于矫情,像是个索要着糖果的孩子,可他开门的一瞬间明明还带着一丝侥幸,他想叶凌宇一定会给他惊喜给他安慰,可他却只看到餐桌上摆着的两碗一模一样的粥。


  齐逾明把头偏到一旁,不愿意再从叶凌宇脸上看到任何诧异的表情,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他想了一路的话,“叶凌宇,今天是第四天你要是还想打就继续打,但我和你就只有圈子里这一层关系,其他的关系,这样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齐逾明知道自己真的很幼稚,他说完这些话就应该很潇洒的离开,而不是站在原地,等着叶凌宇走过来,扶正他的脸庞,望着他眼眶里来不及擦掉的泪水。


  叶凌宇也没想到自己还什么都没说,齐逾明就落下泪来,在他印象里从来没见过齐逾明哭,还是这样明明满是委屈,却还要佯装出凶狠的,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推开他。


  “滚开。”齐逾明一把推开叶凌宇伸过来的手,夺眶而出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完,在叶凌宇的注视下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可笑的笑话。


  和上一次叶凌宇喝多了酒酒后失言不一样,那一次是情有可原的误会,是两个人的互诉衷肠,是独一无二的契合,但如今他们,似乎都不明白对方想要的是什么。


  这些天经历的一切,他在书房跪着的那一个小时,被抽肿的脚心和双手,满身的疲惫,这不是他期待的感情。


  齐逾明哭得很凶,他想自己一定是太疼了,疼到他甚至想承认,他就是有一点点羡慕那天在楼道里被宠着哄着的温如嵩。


  叶凌宇慌了神,他的口袋里还放着刚刚定制好的戒指,可过去简单直接的亲吻、拥抱似乎已经无法安慰逐渐停下抽噎的齐逾明。


  他想也许自己真的该在这方面好好请教曲修了。


——————————————————

回礼彩蛋是温仔和小齐在团建上关于如何解决吵架的真心话

小齐:拜托,吵架说分手明明很帅的

叶总:可是你是哭着说的诶


戒指都在口袋里了!不可能不哄的!

评论(209)
热度(2200)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