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老男人最会骗人了(一)

楚卓x商怀

胆大心细小狼崽x铁石心肠老男人


【“商先生不来试试,怎么知道我玩得没有你野?”】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隐藏结局是下一章的一小段拍

———————————————————

  “我这人玩得东西野,喜欢5m,喜欢被人拿鞭子、板子抽,有时候还搞搞N.p,你这样的小崽子,连个床都没上过吧?我可瞧不上。”


  商怀平静的说出这些话,他仰头大声笑着,空洞又薄凉,澈亮的办公室里,他突然感觉很冷。


  可当他再次望向站在自己面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和他表白的,叫楚卓的新员工,却看到那个孩子依然眨着干净的一双眼,露出有些捉摸不透的笑意。


  “商先生不来试试,怎么知道我玩得没有你野?”


  商怀被这句话激起无名的怒火,他懒得再去理会面前的楚卓,摆摆手让他离开办公室。


  二十八岁的商怀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这个年纪升到主管对于他来说已经很满意了,每天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提前步入无欲无求的老年生活。


  平静的生活过了这几年,直到他碰巧在一次会议上帮这个叫楚卓的新员工解围了来自其他老员工的为难。


  自此之后这个叫楚卓的孩子便隔三差五来找他,二十出头刚毕业的年纪,对谁都是热情和阳光,一张嫩得仿佛能掐出水的脸更是讨喜,一口一个哥哥姐姐叫着,很难不招公司里的人喜欢。


  但商怀不喜欢。


  当时的解围纯属是他心血来潮,他没心情也不再有兴趣去挖掘培训什么优秀新人,面对楚卓的殷勤他没放在心上,直到那次下雨天两人一同乘车回去,商怀才明白楚卓的真正用意。


  其实每天下班的时候商怀都会在门口看到楚卓一个人在等出租车,楚卓会灿烂的笑着向他挥手,商怀抱着沉熟稳重的心态只是点点头回应。


  那天是一个暴雨天,商怀开车路过楚卓每天站着的地方,看到楚卓一个人撑着伞站在雨里,摇下车窗叫他上车,“你家住哪啊?我送你回去吧。”


  落汤鸡一样的小崽子缩在副驾驶上打着喷嚏,商怀斜过去一眼,递上两张纸巾。


  “商先生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上司。”楚卓伸手去接,两人的手指不经意的触碰在一起,正常的反应都是赶快撤开,楚卓却眯眼笑了笑,变本加厉地握住了商怀冷冰冰的手。


  有那么一瞬间商怀似懂非懂,他炯炯的目光落在楚卓脸上,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下属,他的手却被握得更紧了。


  “商先生。”这个称呼在生疏和暧昧之间反复横跳,“有没有想过换种生活方式?比如,谈个恋爱之类的。”


  商怀不怪楚卓冒昧,毕竟他的取向问题在公司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联想起最近一段时间楚卓的种种举动,似乎一切都是有迹可循。


  但如此草率和大胆的行为,也只有这个年纪的小孩能做得出来。


  商怀露出不屑的笑容,他把被捂热的手抽出来,不算轻地拍了拍楚卓那张写满了天真的脸,“小崽子,我在问你该给你送到哪里去,再给我说其他废话就下去继续淋雨吧。”


  那天的倾盆大雨浇湿了两人之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商怀以为自己委婉的表述足够让楚卓知难而退,可他没想到这点小小的挫折根本打消不了年轻人的热情。


  于是乎又有了这次的表白,楚卓敲开办公室的门,商怀问他有什么事情。


  “我上次的表白好像说得太委婉了,这次我郑重一点。”


  然后商怀看着楚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情书,开始像个AI语音一般大声朗读着。


  如他所愿的,这次商怀也给出了更加明确的拒绝,甚至是一个楚卓无法辩驳的拒绝。


  他,商怀,不是那个楚卓眼里的散发着神秘气质的上司,他只是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下贱的老男人罢了。


  这样的拒绝果然有效,那天下班的时候,在那个熟悉的街角,商怀没有再看到等车的楚卓。


  那天晚上商怀一个人在家里喝了很多的酒,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靠着酒精入睡,在半梦半醒中,他终于不用再想起那些困扰了他许多年的噩梦。


  第二天,第三天,楚卓都没有再来找过他,商怀一个人在办公室泡茶,总感觉少了什么,他出门吃饭,才发现自己习惯于走了那条能看到楚卓工位的路。


  他们再一次对话,是在周五的下午,商怀一如往常开车经过那个拐角,他习惯性在这里减速,然后看到了已经三天没在这里出现过的楚卓。


  楚卓的脸上依旧是明媚的阳光,他敲了敲车窗,胳膊撑在车门上,手托着脸凑近车里的商怀。


  “商先生,周末要不要去我家玩玩?”


  这种词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商怀都有一万种想歪的理由,更有无数句可以怼回去的荤话,可对着楚卓这张娃娃脸,他只是蹙起眉,“楚卓,我警告你,别没事找事。”


  楚卓趁着他愣神,绕到副驾驶跳上了车,一副无邪的少年模样,“我不是在没事找事啊,不是商先生你自己说喜欢玩野的吗?我也可以玩得很野的,那你为啥还是拒绝我?”


  长叹了一口气的商怀恨不得猛砸方向盘,他又深吸了一口气,摊手再次厉声拒绝,“我明说好了吧,我就是不想谈恋爱,太不自由。”


  “那咱俩约个泡啊?或者约那种5m的调都行,我技术很好的。”


  商怀甚至一时间分不清这句话是楚卓在开着天真的玩笑,还是想赤裸裸的羞辱他,他转过身扬起手想扇过去一耳光,却在手掌落下去的瞬间想起自己当时亲口说过的话。


  是他自己承认那些事情的,不怪楚卓会这么想,会这么看待他。


  商怀歪着头沉思着,这是他像楚卓这个年纪时最爱做的动作,后来硬生生逼自己改掉了这个看上去很傻的小习惯。


  他冷哼了一声,带着比之前更多的嘲讽,无论如何他今天也要让楚卓死了这条心。


  “行啊,叔叔今天陪你玩玩,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去我那儿!”


  商怀看见楚卓的眼里闪过少年的欣喜,似曾相识,他冷冷的笑着,在心底考虑着一会儿如何羞辱楚卓可以让他死心。


  他会说太多不堪入耳的腌臜词语,他望着车窗外拥挤的街道,挑出几个足够让楚卓难堪,但又不会过于侮辱的词。


  他想得太过入神,完全没有注意到楚卓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

回礼隐藏结局是下一章一小段拍

商先生其实是脆皮x

老男人真的很会骗人


激情开坑🙏🙏最近有考试更文速度要慢一些

这个大概四五发就结束了🙏


评论(91)
热度(1412)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