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六)

叶凌宇x齐逾明

耳光预警(齐逾明扇的叶凌宇预警)


感谢@颜庭安 @无殇 @cr070205 @Crystal Boy @lll @淡定 @一个毛毛 @嗝 @淮淮🧸 @草莓酱护手霜 @秦鹤昀 @🐈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另一边曲修和温如嵩在床上操心叶凌宇不会谈恋爱

——————————————————

  叶凌宇一直以为是齐逾明自己不懂,深埋的脆弱往往是当局者迷,可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他似乎也不是真的明白如何去安抚扯开一道伤疤的齐逾明。


  抽噎声戛然而止,齐逾明的脸上恢复出不可一世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刚才哭泣的影子,他局促且尴尬的往后退了半步,然后不等叶凌宇开口,自己找出尚算体面的退路。


  “先吃饭。”齐逾明的眼神望向桌上的饭菜,他不去看发愣的叶凌宇,又重复了一遍,“先吃饭吧。”


  齐逾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感觉今天的粥没有了平时的香甜,黏黏的含在嘴里,和眼眶里的泪水混在一起咽下。


  他是一个人在餐厅吃饭的,叶凌宇去了厨房后便没有出来,齐逾明压根无心吃饭,胡乱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自己回了楼上的卧室。


  那里还和他早上离开时一样,未拉开的窗帘,碎了一地的玻璃台灯,和空荡荡的冷清,齐逾明的拖鞋踩过一地碎渣,他坐在床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清醒还是混沌。


  他摊开手撑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自嘲且无力地笑了笑。


  叶凌宇推开虚掩的门,他还是和之前一样,不忍心更不舍得让齐逾明产生如此失落的情绪。


  “咱们聊聊?”叶凌宇的声音很轻,他坐到齐逾明的身边,伸手去摸人的脸,却被齐逾明扭过头躲闪开。


  房间里刹那的寂静放大着齐逾明身上的疼,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踩过地上的碎玻璃,从床头柜里翻出一把戒尺,厚重的紫檀木扔在床上,发出一声闷响。


  “前天打得差不多好了,今天就打手吧。”


  这是齐逾明闹情绪时候的表现,人总要在心里给自己找寻一个平衡,在他望不见尽头的近乎绝望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主导者。


  叶凌宇扶了扶眼镜,晲了一眼齐逾明脚边锋利而危险的玻璃渣,他没有管床上的戒尺,甚至懒得多看一眼,他只想走到齐逾明面前,然后把人托起来抱在怀里,往他们平时的卧室走回去。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被抱在怀里的人短暂的迟疑了几秒,然后开始剧烈的挣扎,齐逾明的拖鞋掉在地上,叶凌宇这才猛然想起昨天被齐逾明挑衅后在气头上的那顿打,下意识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


  坦白来讲齐逾明的挣脱并不是出于失落的情绪或是故意,只是因为他身后和腿上的伤还钻心的疼,又被叶凌宇粗暴的扛在肩上,直叫他眼前发黑。


  齐逾明被放下来的时候脑袋晕晕沉沉,闭上眼的下坠感让他几乎本能的踹了叶凌宇一脚,可这一下不仅让他脚心的胀痛变本加厉,也让被猝不及防踹到肚子的叶凌宇松了手。


  齐逾明是直愣愣被扔在床上的,他和叶凌宇都不爱睡软床,被硬邦邦的床板压住变形的两团肿肉勾出五脏六腑的痛感,他倒吸了两口冷气,还是止不住的冷颤。


  完全没料想会弄巧成拙的叶凌宇有些慌了神,他俯下身撑在齐逾明身上,伸手去接他还未来得及换下的西裤腰带,他当然知道这些天齐逾明都没有上过药,害怕这一摔摔出什么事情,完全不需要齐逾明的哭闹或者亲口说出,他的心脏会因为齐逾明而被揪紧,攥出一把酸涩的滚烫血液。


  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的齐逾明睁开眼,他冷冷扫过叶凌宇脸上的表情,抬起手握住叶凌宇抽出他皮带的手。


  “叶凌宇,你他妈真的没完是吗?”那一瞬间齐逾明真的以为叶凌宇是铁石心肠,他眼前发晕,可他最难受的是,他第一次感觉看不见和叶凌宇的未来了。


  他可以做小伏低的让叶凌宇打,多疼多难受也顺着叶凌宇的规矩忍着,甚至积攒了这么多天的委屈哭诉最后还是自己找到台阶狼狈的走下来,而这一切,叶凌宇都无动于衷。


  叶凌宇没有应声,可能是这些年的习惯,让他抽出皮带后下意识在手里缠了一圈,然后才俯下身想把齐逾明抱起来翻过身上药。


  房间里传来一声脆响,比之前每一次巴掌扇下来的声音都要大,叶凌宇结结实实挨上了一个耳光。


  可他还来不及接受这件事情,就看到齐逾明那双往日里如他一样锋利而傲气的双眼里,流露出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哀恸。


  叶凌宇完全懵了,刚才他在楼下厨房时给温如嵩发消息问今天在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齐逾明回来之后说出这样的话,然后收到的是曲修发过来的语音。


  “诶你俩真有意思,别人家情人节都是滚滚床单,你怎么就只知道打人啊?你就直接把人抱到床上,扒了裤子上完药然后抱抱亲亲就可以开始滚床单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温仔又瞪我呢。”


  叶凌宇一贯沉稳内敛,却在很多事情上奉行着简单直接的方式,之前每次的激烈、拥抱都足以安抚齐逾明,以至于让他以为,这次也会如此。


  可他好像低估了这整整四天压抑在齐逾明心里排山倒海般,快要冲毁堤坝的低落情绪。


  齐逾明毫不胆怯地和叶凌宇对视着,他知道扇叶凌宇耳光意味着什么,按照圈子里两人的关系,叶凌宇这种心狠手黑的d.o.m,今天废他一条胳膊都是有可能的,他在等叶凌宇说出什么更加离谱的话让他死心,即便今天叶凌宇真的还要动手,那他也必然撑着一口气和叶凌宇互殴一场。


  “我昨天就去买戒指了,但是戒指要定做,所以昨天才给你项圈的。”叶凌宇冷静而精准的回答出齐逾明没有问出口的问题,这个回答似乎太晚了,但好在又及时止损,就像他从口袋里掏出的婚戒,放在的是刚刚扇了他一个耳光的手掌之上。


  齐逾明微微一怔,他握住刻着他们名字的婚戒,比昨天叶凌宇给他戴上的项圈要轻许多,填满了他干涸而空洞的心脏,可他又清楚的知道这还不够,“不是因为这个。”


  “昨天晚上我是去医院看我爷爷了,走得太匆忙怕你睡着了没有告诉你。”叶凌宇急切声音有些沙哑,没有了平日的沉着冷静,他迫切的想把自己的一切猜测和回答交付给因为他的忽略而快要崩溃的爱人。


  齐逾明摇了摇头,其实他很想再次告诉叶凌宇,他真的不会因为叶凌宇这些天对家里人的关心而感到失落或是不理解,但显然在这方面是叶凌宇在担心他的感受。


  “今天是情人节。”叶凌宇顿了顿,他的嘴唇有些干涩,他俯下身,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地亲吻在齐逾明的脸颊,“我很爱你。”


  齐逾明没有躲开,他好想笑话叶凌宇的试探和紧张,像是个第一次学会爱别人的青涩少年,可他张开嘴,眼眶的泪水却先落了下来。


  他好像也是第一次被爱,第一次学着如何被爱,第一次在相爱中暴露自己究竟如何在渴望被爱。


  他很想说够了,剩下的两个人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却听到叶凌宇在他耳边传来的声音,“那天在公司楼梯间,我也应该抱你的。”


  齐逾明感觉脑海里天雷勾地火,他好想笑骂两句告诉叶凌宇自己没那么矫情,可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没有人不想被爱,那天在楼梯间,他确实想过如果叶凌宇能抱抱他该有多好。


  他不需要听什么酸溜溜的情话,在风平浪静的扁舟之上,蜻蜓点水的拥抱足够让清风明月入怀。


  “看来挨打真的是管用。”齐逾明知道自己强忍着眼泪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可他还是伸手贴在叶凌宇被扇红的脸颊上,用力上扬的嘴角却牵扯出更多的泪水,“就打了你一下,你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

回礼彩蛋是另一边曲修和温如嵩在床上操心叶凌宇不会谈恋爱

修哥真的是超自信


我试图要开始疯狂更文了x

要赶紧把手里几个坑填完

看完点个红心心啊ヾ(❀╹◡╹)ノ~

评论(185)
热度(2356)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