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七)

叶凌宇x齐逾明


感谢@泪落无声 @颜庭安 送的奶茶和@秦鹤昀 @无殇 @王嵩嵩 @茶欢酒悦 @锦夕 @白白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两人一起睡觉半夜叶凌宇醒过来

——————————————————

  齐逾明以前还是d.o.m的时候,就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残暴,扇人耳光扇到耳鸣的情况数不胜数,上学的时候和人打架更是砸着不惜命的拳头,他从来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为了扇下去的一记耳光后悔万分。


  毕竟躺在床上不好用力,震耳的掌掴声之后叶凌宇脸上也只是薄薄红肿,但被扇耳光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齐逾明伸手贴在人脸上,他们都曾经站在峰顶肆意眺望着,而选择俯下身称臣的从来都不止他一个人。


  “刚才不该扇你脸。”


  齐逾明身上碍手的西裤被脱下,衬衣也被轻轻卷起,他任由叶凌宇把他翻过身,冰凉的药膏涂抹在身后,这种感觉陌生却让他如此放松。


  “刚才抽皮带不是要打你,是想给你上药,吓到你了,你打的对。”叶凌宇轻声解释着,说来奇怪,在齐逾明扇下那个耳光的一瞬间,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好像忽略了太多太多。


  而那些他所忽略的一切,都是齐逾明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的,却不肯承认的委屈。


  前些天的伤已经暗沉泛黄,和昨天的新伤混在一起面目全非,叶凌宇小心翼翼地抬着齐逾明的腿把他放在床上趴好,小腿上抽破皮的一排红痕同样触目惊心。


  当齐逾明的膝盖被压在床上时,他强忍着没有喊出声,但不自然的吸气声还是让叶凌宇微微一怔,两只手悬在他的腿前,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前天你一直在书房跪着了,是吗?”叶凌宇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所以即使齐逾明还是嘴硬地重复着“狗才跪着”,他还是再也忍不住,俯身到齐逾明耳边,顺着耳根亲吻过爱人的脸颊。


  齐逾明被他吻得燥热,趴着的姿势仿佛有种被叶凌宇压在身下的臣服感,明知道身后的药还没有抹完,他还是翻过身,让两人的胸膛贴在一起,看着叶凌宇亲吻过他每一寸脸颊。


  齐逾明吻在叶凌宇的脖颈,很幼稚的,轻轻咬出只属于他的齿痕印记,那是一只翱翔了太多年的飞隼,他的爱意略地侵城,是带刺的羽毛和翅膀下煽动的风,如今降落在他的胸膛,无声倾诉着交织着悔意的爱。


  但叶凌宇马上就清醒过来,他知道不能再想以前一样靠着粗暴的情事来宣泄两个人心中积压的情绪,他沉重的呼吸声拍打在齐逾明的脸颊上,他屏住了呼吸。


  他们都曾不约而同地以为感情就是要轰轰烈烈的干柴烈火,是心照不宣的眼神和臣服,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语言,他们在如今这样朴实而小心翼翼的爱意中相视而笑。


  他们同样需要这样最简单的爱。


  “刚抹的药都蹭到床单上了。“叶凌宇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指责,他只是把齐逾明抱到床的另一边,不厌其烦的拿过药继续抹在肿起的tun肉上。


  从两丘到小腿都被一层黏腻的药膏覆盖,特殊的气味掺杂着冰冰凉凉却微妙的暖意,齐逾明舒展开身体埋进被子,无声的接受着叶凌宇笨拙的照顾。


  可上完药之后又该做些什么呢,叶凌宇也有些迷茫,手上的动作慢了又慢,最后还是齐逾明漫不经心地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明天早上想吃包子。”齐逾明又一次感觉自己太过幼稚,幸好叶凌宇的回答并没有让他后悔说出这句话。


  “我去买。”叶凌宇温润的声音仿佛浸泡在水中,他坐在床沿把齐逾明的双脚放在自己腿上,用最轻的动作脱下袜子,粘着药膏的指腹自己的抚摸过脚底的肿痕。


  齐逾明哆嗦了一下,他假装抬起膝盖舒展身体,掩饰着刚才的颤抖,他把双脚往叶凌宇怀里靠近了些,沙哑的喉咙里依旧是带着隐隐慵懒的嗓音,“我明天不想上班了。”


  叶凌宇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的手指轻轻压在脚底一处破皮的肿痕上,“好,明天我去公司处理事情。”


  房间里传来噗嗤的笑声,齐逾明笑着撑起身,转头看着叶凌宇微蹙的眉宇,许多平日里会吐槽的话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我想让你抱我,就现在。”齐逾明从床上跪坐起来,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摊开手和叶凌宇对视着。


  当他被叶凌宇抱紧怀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这些话,即使用着最不在乎的口吻,脸上写着最不屑的表情,可每句话都是在向叶凌宇讨要着爱意。


  其实齐逾明是最害怕得不到爱的,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过去犯过的错,他知道恶有恶报知道有些事错了就了错了,有太多时候他都害怕自己一辈子都不配再得到任何感情了。


  但好在,现在的他还可以用着自己倔强的方式在叶凌宇面前展示着迂回婉转的脆弱。


  往常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结果多半都是擦枪走火,但今天叶凌宇抱了他很久,那个姿势很不舒服,但齐逾明并没有抗拒。


  “我想今晚在这里睡。”这一次齐逾明没有像刚才那样肯定,他知道今天才是惩罚的第四天,今晚有了太多的温存和爱意,如果叶凌宇要他遵守约定好的规矩,他也不会拒绝。


  “可以吗?”


  “你以后永远都要在这睡。”叶凌宇的声音带着清晰可闻的悔意,他已经无法理解过去的他们为什么执拗的遵守在条条框框之中,“每天都在这睡,我陪着你。”


  叶凌宇就这样紧紧抱着怀里的人,明明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却像是拥抱着失而复得的稀世奇珍,不敢再有分毫的差错,让爱人从手中挣脱。


  这是齐逾明这些年来活得最矫情的一天,当他被搂进叶凌宇的怀里盖上被子时这样想着,可似乎,矫情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真的没注意今天是情人节。”


  叶凌宇的声音传入昏昏欲睡的齐逾明耳朵里,他摇了摇头,下意识握住叶凌宇的衣角,“没事,其实我也不知道,下午听员工说的。”


  “咱们明天再过节吧。”叶凌宇顿了顿,他握住齐逾明伸向他的手腕,让两人的掌心贴在一起,“明天是元宵节,要和家人一起过。”


————————————————————

回礼彩蛋是两人一起睡觉半夜叶凌宇醒过来 

说实话这次确实有点吓到叶总了



评论(186)
热度(2221)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