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八)

叶凌宇x齐逾明

梦想还是要有的

不就是让齐逾明调一次叶总吗

(提前说一下不会有反攻的)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颜庭安 @Crystal Boy @秦鹤昀  @🐈 @草莓酱护手霜 @一勺西瓜 @浪漫晚发酵 @就是喜欢帅哥 @嗝 @楼. @妖怪iiiiiiiiiiii  @西游不归 @🧸 @贼棒的女孩 @陌然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元宵节留在办公室加班的温仔和傻狗的办公室play

——————————————————

  这两天公司里的八卦几乎成了茶余饭后的必备内容,昨天齐逾明在公司大发脾气,今天又破天荒的没来公司,只有叶凌宇在办公室处理着繁杂的工作。


  快到中午休息时间的时候,叶凌宇敲开了温如嵩办公室的门,可能还是因为上周的事情,温如嵩看见他有些心虚的站了起来,叶凌宇摆摆手,坐到他旁边和他聊起正事。


  “下午我有点事就不过来了,有什么着急的工作你就处理一下,我刚才也交代过了。”叶凌宇看出来温如嵩好像还是有点怕他,扬手在他后脑勺拍了一掌,“怎么?那天说了你几句就怕我了?这方面你还真得看看齐逾明,他可是什么都不怕。”


  叶凌宇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身后沙发上的温如嵩轻声说着:“他其实一直都怕你,上学那时候他让我给他代写大创论文,威胁了我好久不让我告诉你。”


  其实对于上学时候的许多事情,叶凌宇都记不清了,可他很肯定的是那个时候他和齐逾明还只是普通的哥们关系,两个人在圈子里又一直是撞属性,他对齐逾明从来没有过逾矩的管教或是教训,“不会吧?我那时候不会因为学校里的小事教训人吧,好像就有一次你故意不考试出去瞎跑,我有那么点生气,但这种事放齐逾明身上,我肯定不会管的。”


  那次温如嵩被叶凌宇从校外公园的湖边拎回来,一把扔进叶凌宇的宿舍里,当时齐逾明正躺在叶凌宇床上看小说,见到这副场景后便识趣的离开宿舍,至于后来温如嵩只是站在墙边写了一下午检讨,他就不得而知了。


  “可能那个时候,他就是怕你知道了之后懒得在乎,压根不会管他吧。”温如嵩低着头,坦白来讲他可能永远不会在齐逾明面前原谅他做过的事情,但出于太多复杂的情绪,他还是会告诉叶凌宇这些事情,“他从大学其实就很喜欢你的,他从来都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都是会怕的,不同时候怕的东西也不一样。”温如嵩顿了顿,他知道这些话说起来很矫情甚至还有些幼稚,但似乎这个简单的道理叶凌宇和齐逾明都没有明白,“在乎的东西会害怕失去的。”


  叶凌宇开车回去的时候绕了一条稍远的路,那条新修好的路没有红绿灯也很少有其他车辆,他摇下车窗感受着脸颊侧呼啸而过的风,突然后悔走了这一条路。


  让他没办法快点回去见到齐逾明。


  齐逾明没想到中午叶凌宇会赶回来,他等了许久也没看到做饭的阿姨过来,以为是叶凌宇忘记了告诉阿姨,便一个人煮了碗泡面。


  关掉抽烟机的轰鸣,他听到了叶凌宇钥匙开门的声音。


  叶凌宇是从来不吃泡面的,家里的泡面都是齐逾明逛超市的时候顺手买回来的,他还调侃过怎么齐逾明吃了这么多年泡面还没有腻,齐逾明只是嘴硬说着放在家里应急。


  他想起在齐逾明的出租屋,他第一次打了齐逾明,齐逾明说以后挨了打再也不想吃泡面,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很小,小到他们都以为彼此没有放在心上,可这些天煮出来的泡面真的不好吃。


  “你怎么回来吃饭了?我就煮了一碗。”齐逾明嘟囔着把泡面放在餐桌上,又去厨房拿了个碗准备分出一半,回来时却看到叶凌宇已经坐在餐桌前吃了起来。


  “你有毛病啊?”齐逾明把手里的筷子扣在叶凌宇面前,“你去公司上了半天班搞破产了是吗?回来和我抢饭吃。”


  他们总是这样心照不宣地把生活拉回到正规,齐逾明甚至不会有多余的委屈和眼泪能让叶凌宇再好好安慰他,叶凌宇吃完碗里的泡面,抬起头望着抱着手臂瞪他的齐逾明,“我带你出去吃,吃完了咱们去医院看爷爷。”


  “啧,有话不能早点说吗?”齐逾明把眼神瞥向一旁,他当然能感觉出来叶凌宇的改变,很奇怪却也让人格外安心,“我去换身衣服。”


  两人去了齐逾明平时爱去的一家面馆,简单吃了些午饭后便开车去了医院,路上齐逾明一直侧躺着缩在副驾驶,望着车窗外向后移动的风景,等红绿灯时叶凌宇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他伸过手,让两人的指尖触碰在一起。


  在两人的手握住的瞬间,齐逾明闭上了双眼,昨晚上的事情好像真的有些吓到叶凌宇,让他居然陷入这样小心翼翼地试探之中。


  即使齐逾明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完,但下午面对叶凌宇的家人们,他还是打起精神来一一面对。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木已成舟,能否得到来自家人的祝福已经不再重要,但显然在今天这样的节日叶凌宇带他过来,还是很想让齐逾明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的。


  下午爷爷的病情有了些好转,叶凌宇在病房里陪着爷爷说了一会儿话,齐逾明坐在旁边休息室里处理着手机里的工作,等着叶凌宇和家人告别之后带他去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叶凌宇一直不停的给他夹菜,齐逾明感觉自己真的是受够了叶凌宇这个样子,起初他还感觉昨天那一耳光把叶凌宇打醒了,现在看来是物极必反。


  以至于晚上洗完澡上了床,看着叶凌宇给他端到床边的水杯,齐逾明心里还是憋着一肚子火,没心情喝水只想快点进入夜生活的正题。


  “齐逾明。”叶凌宇坐在床边,齐逾明自然地伸过腿搭在他身上,他身后的伤恢复的还算快,虽然还隐隐有些疼,但对于床上那些事情来说不成问题。


  齐逾明刚想随口调侃几句叶凌宇今天状态看上去不太好,下一秒在听到叶凌宇的声音后震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跨年的时候说的新年愿望,说想调我一次。”叶凌宇的手指轻轻摩挲在齐逾明脚心的暗痕上,整整一天他对齐逾明说话的嗓音都是低沉甚至有些颓靡的,“今晚我听你的,你想怎样都行。”


  “你今天这是抽什么疯啊?”齐逾明嘴上这么说着,但在看到叶凌宇严肃的表情后微微一怔,忍不住勾起嘴角的笑意。


  齐逾明的手贴在叶凌宇脸上,那是他昨天扇过的白皙侧脸,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他还是得把叶凌宇拉回过去的状态里。


  “你就这样穿着衣服和我讲话吗?”


——————————————————

回礼彩蛋是元宵节留在办公室加班的温仔和傻狗的办公室play

曲修:呜呜呜两个🐶玩意把我老婆扔在公司加班,那我用点产品玩不过分吧


还是说一下下一章不会反攻的

小齐:当攻太累了我还是躺平吧

  

评论(145)
热度(2020)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