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惩罚期(完)

叶凌宇x齐逾明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sweet @璟誠之旅 @怿晨 @挽丰 @妖怪iiiiiiiiiiii @一下 @陌然 @Overdose @芝士年糕 @秦鹤昀 @橘子与一白.✨ @西游不归 @做一只锦鲤 @K.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的小黑屋后来怎么处理了

————————————————————

  第二天是工作日,齐逾明会起得很早,然后一个人去书房思考一心今天的业务,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叶凌宇还在睡,他下床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弯腰亲了一下叶凌宇的脸颊。


  叶凌宇倏地睁开眼,从来是稳重内敛的眉宇写满了笑意,看向偷亲他的爱人。


  “看什么看?没刷牙,蹭你一脸细菌。”齐逾明搪塞的话信手拈来,两人从不拘泥于床笫之间的事情,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他故意调侃着眼神被温柔填满的叶凌宇,“你今天怎么醒这么早?不会昨晚上做虚了吧?不行啊,晚上爸爸去商场给你买点红枣燕窝补补身子。”


  叶凌宇坐起身,伸手捏了捏齐逾明的肩膀和脖颈,心里想着给齐逾明买点好吃的才是重要的,但嘴上竟然轻飘飘怼了回去,“这有什么可虚的,不都是你骑在爸爸身上自己动的吗?”


  “叶凌宇!”齐逾明又气又感觉好笑,两人年轻做朋友的时候没少互相揶揄调侃,后来他们重逢、同居、在一起,叶凌宇倒像是端起了来自成熟稳重爱人的架子,几乎从来没有,尤其是在床笫之间,再和他说过什么互怼的话。


  “幸好住的是别墅。”叶凌宇的手又揉搓着齐逾明的耳根,他把声音放得很轻很柔,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荤话,和那些圈子、规矩都毫无关系,“不然你叫得那么勾人,整栋楼都以为家里养了只发青的小猫。”


  其实叶凌宇也不是没想过,他和齐逾明总是自以为是他们把生活和圈子规划的泾渭分明,但很多潜移默化的,他那习惯于一副强悍稳重的样子,是很难让他们分清楚的。


  他应该早一点明白这些,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以最舒服的方式相爱,但好在现在也不晚。


  齐逾明倒是不怒反笑,修长的食指戳在叶凌宇胸前的睡衣面料上,“既然醒了,那就再来两次?”


  “再让我自己动,下次就给你咬断。”齐逾明的话凶巴巴的,但更多还是野火燎原,两人拥吻在床笫之间。


  其实叶凌宇是想这样纵欲一天的,但奈何做到第三次的时候齐逾明拿过手机瞥了一眼时间,握住他的手腕嘟囔了一句该去上班了。


  两人每次做完之后都会在床上休息一会儿,但今天着实匆忙,齐逾明踉跄着起身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叶凌宇靠在床头眯眼缓了一会,站起身把人抱在怀里轻轻揉了揉。


  齐逾明还是和往常一样,嘴上说着让他快点换衣服去上班,但因刚才的激烈情事而析出薄薄汗水的额头,还是乖顺的靠在了叶凌宇怀里。


  两人开车去公司的路上,齐逾明窝在副驾驶看着平板电脑里的文件,一路上皱着眉的样子让叶凌宇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


  他们的生活也会平淡而幸福,叶凌宇有自信,他们会一直相爱。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除了齐逾明到公司之后看到的被砸碎的监控摄像头。


  “没王法了吗?哪个煞笔玩意来打砸抢掠?昨晚上谁值班的?给我滚办公室去。”


  来得稍早一些的员工有幸见识了本就脾气暴躁的齐总在公司大声叫骂,旁边的叶总想把他拉回办公室,却被一把甩开了手。


  “还偷东西?草这都是新品!草这都还没试用过偷走了不怕烂pigu?叶凌宇我昨天就一天没来上班!你把公司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勉强被叶凌宇拉回办公室的齐逾明越想越生气,叶凌宇安抚好他去查大门进出的监控,齐逾明本来因为昨晚和今早的几次有些精疲力尽,又莫名其妙生了这么大气,半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深吸了冷气。


  然后在看到叶凌宇把温如嵩拎进办公室的瞬间,齐逾明满腔的火气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三个人相顾无言,冷静下来的齐逾明也明白了大概发生了什么,冷哼了一句没有说话。


  “我这半个月工资不要了。”温如嵩昨晚是被曲修抱出公司的,又困又累地窝在曲修怀里,压根没成想曲修真没在公司客气。


  但总归是虚惊一场,齐逾明瞅了一眼偏着头的温如嵩,“曲修也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他当然不会知道,曲修纯粹就是看他和叶凌宇都不顺眼,大过节出去腻歪扔温如嵩一个人在公司加班,给他俩添点堵。


  早上做的有些猛,齐逾明感觉腰酸的厉害,他靠在沙发上尽量避开腰身两侧,他注意到温如嵩抬头意味深长地瞄了他一眼,在他瞪回去之后又飞快低下了头。


  旁边的叶凌宇刚收到昨天的大楼记录,和门口监控里温如嵩和曲修十点多离开的时间都吻合,不禁挑了挑眉,暗想着温如嵩和曲修的日子倒是愈发腻歪起来。


  “下次注意,尤其是曲修撬锁拿的那些新产品,好多都还在试用阶段,真出点事可怎么办。”叶凌宇扶了扶眼镜,虽然他们之间都认识了这么多年,许多事情都是心知肚明,但也知道温如嵩脸皮薄,有意避开一些会让他难堪的话,“昨天加班也确实累了,要不放一天假回去休息休息?”


  齐逾明瞥了一眼唱红脸的叶凌宇,刚想开口再教训几句,就听到温如嵩用很小的声音嘟囔着。


  “不累,我腰不疼。”


  办公室里一共就他们三个人,这句话是在说谁不言而喻,齐逾明瞪大了眼睛想骂人,一开口却先被气笑了。


  他可不是扭捏地碍于面子支支吾吾的人,但毕竟是温如嵩的调侃,他接过话也要再三斟酌,他把手臂搭在叶凌宇肩膀,迂回婉转地回了一句:“那是我买的打桩机高效耐用。”


  大学时期的温如嵩虽然敏感胆怯,但其实也经常有着噎人的调侃和暗戳戳的小心思,叶凌宇总像个只看到自家弟弟乖巧一面的兄长,只是齐逾明在旁边不屑一顾的和温如嵩互怼。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齐逾明的手下意识捏住叶凌宇肩膀的衬衫面料,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现在的人生如此美好而真实。


  也许他活该穷困潦倒一辈子,活该被人忽略掉那些幼稚可笑的情绪,活该在挨罚之后睡在没有灯的房间里。


  岁月接过他自己种下的恶果,他也曾无数次追问过自己还能否得到爱意,独自行走过漫长而寒冷的冬夜,最后回到原点,他本可以选择另一条路的。


  好在叶凌宇也回到了这里,他们一起去走另一条路。


  “想什么呢?”送走了温如嵩的叶凌宇坐回沙发上,他没心思再去理会温如嵩闯的祸,把齐逾明揽进怀里帮他揉着发酸的侧腰。


  齐逾明顺势躺在了叶凌宇腿上,他仰望着正在俯视他的叶凌宇,露出他自认为是人生里最灿烂的笑容。


  “咱们在办公室做一回吧。”


————————————————————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的小黑屋后来怎么处理了


下一个彩蛋是温仔和修哥的

可能会有一点点虐bushi

大概就是关于温仔那个倒霉弟弟的教育问题,温仔和修哥起了冲突,还在外面打了修哥(没错是温仔打了修哥)

评论(112)
热度(1821)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