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养孩子(二)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颜庭安 @一勺西瓜 @做一只锦鲤 @寒寒 @青禾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被温仔发消息打断涩涩的叶总和小齐

——————————————————

  曲修的车就停在温如嵩的车旁边,以往遇到这种事情,两个人还能坐着同一辆车回去,但这次两人只是在车前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一前一后开车往家的方向走。


  平心而论,曲修是不喜欢孩子的,虽然说他们俩也确实没地方去造出来小孩,但更重要的是养起来麻烦得让人头疼,他只想养着温如嵩就够了。


  今天的事情曲修说不上真的生气,他知道自己当时要打温岳确实是冲动了,他只想和温如嵩坐下来聊聊关于他家里的事情。


  但等到推开门回到家,两人在玄关相对而立,他伸手想拉住温如嵩的手腕,却只听到低着头的温如嵩犹豫而忐忑的声音,“对不起,你打回来吧。”


  曲修一怔,无名的恼火和些许被逗笑的感觉不知道哪个占了上风,他扬起嘴角轻声叫着温如嵩的名字,再次伸过手想告诉他自己生气的并不是刚才被打的那一下。


  可温如嵩下意识般往后退了半步,垂着头的样子沮丧而颓废,这是曲修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的模样,还有那句火上浇油的道歉,“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该在外面和你动手,你打回来……”


  “温如嵩。”曲修忍无可忍打断了他的话,他再而三地伸过手,却停在两人身前没有靠近,声音也变得冷冽低沉,“我今天生气的压根就不是你跟我动手,更不可能因为这个打你,但我想和你聊聊你家里的事情,懂了吗?”


  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温如嵩局促地面对着他造成的沉默,他当然知道曲修想听他说些什么,可就像他反复提到的让曲修打回来,这是他唯一能想到转移话题的笨拙办法。


  有时候温如嵩也模糊于自己究竟在执着于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十八岁之前那个幸福的家庭、温柔的父母、顺风顺水的生活已经遥远到支离破碎,他不敢停留地向前走去,却也希望于可以得到过去失去的一切。


  那是他出生、长大的十八年,一如现在的温岳,有着少年时最幸福的一段人生,他明白曲修给他的爱胜过千千万万个辗转反侧的日夜,可那指缝间眼睁睁流走的细沙,他很难做到真的释怀。


  “那个兔崽子在外面那么说你,说直接点,不也是你爸妈教他的吗?”曲修长舒了一口气,他当然也是希望温如嵩可以和家里缓和些,但事已至此,有些事情就真的不能强求了。


  他不是没有费尽心思帮温如嵩和家里人联系,可这些努力轻如鸿毛,到最后只给了温如嵩一个回去接受羞辱的机会。


  想到刚才小区里的那些话和温如嵩忍让着不在乎的样子,曲修许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他噙着火的笑声格外刺耳,“我知道我今天要是真打了温岳,那个家你就彻底回不去了,我不生气你拦我,但如果真打了,也是他活该,我一点都不后悔。”


  温如嵩冷清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阴霾,他抿了抿嘴,把头偏到一旁,开口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些,却更加含糊和犹豫,“那……要不你先打回来?”


  虽然众所周知曲修生气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但其实他很少会有真正暴怒的时候,他想不通自己掰开揉碎给温如嵩讲了这么多,到最后温如嵩还执念于刚才打他的一巴掌。


  而且更让他生气的是,他不确定是不是因为之前的几次事情,让温如嵩产生了任何事情都可以挨顿打就能掀过的认知。


  他始终认为这只是一种情趣,之前几次不管缘由是何,最后基本都是以情事结尾,这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真正方法,只是安抚爱人的小小伎俩而已。


  可温如嵩现在的态度,真的让他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其实话刚出口温如嵩就有些后悔了,他意识到自己的逃避过于拙劣,又瞥见曲修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半步,试图去拉住曲修的手。


  而那双宽厚的手掌避开了他的试探,伸过来用力的揉捏着他的脸颊,“真想狠狠骂你几句,你和刚才那个乱说话的小孩一样,都是惹人生气的兔崽子。”


  曲修的手揉面团似地对着温如嵩的脸颊又捏又搓,看似粗鲁其实并没有真的用力,更像是亲昵的安抚,温如嵩因为害怕曲修生气的紧张心情荡然无存,只剩下不知道说些什么的羞赧。


  “你还生气吗?”温如嵩的脸颊蒙上了一层薄粉,他微微仰着头望向曲修,希望能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曲修知道温如嵩还是在逃避,甚至惶恐于面对这些问题,但人总不能永远困在原地,过去七年温如嵩把自己禁锢在层层枷锁里,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他不想再这样下去。


  “生气,我今天真的特别生气。”曲修稍稍用力地捏住温如嵩的脸,声音里还带着未消的恼火,“而且今天的事情咱俩必须要好好聊一聊,什么时候聊都可以,在你想开始聊之前,咱俩都算吵架。”


  两人沉默的吃了些晚饭,温如嵩盘算着晚上熄了灯之后尝试稍微主动一些,可能曲修就不会生气了,但等到曲修真的去卧室把自己的枕头和被子搬到书房小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曲修这次是真的要说到做到。


  曲修把床头的夜灯拿进书房的时候,手臂被人用力握住后又犹豫着松开,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眼神惊慌的温如嵩,狠了狠心没有多说什么,去书房处理手机上刚收到的工作信息。


  晚上的时候温如嵩洗完澡一个人躺在床上,他蒙着被子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复杂的酸涩感填满了胸膛,他脑袋里仿佛塞进了一团乱麻,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更不知道怎样才算是结束。


  曲修在床头吹头发的时候,温如嵩轻轻翻过身,从床上坐起来,如深潭般清冽的双眼紧张地看向冷着脸的曲修。


  不需要他做出任何表情,甚至他的眼神也和平时并没有太多差别,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曲修就知道了自己试图逼爱人一把的方法究竟有多么错误。


  “温仔。”这是今天晚上曲修第一次这样叫出这个亲密的称呼,他坐到床边握住温如嵩因为不安而揉搓被单的手,“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你家里的事情,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并没有想冷着你,想跟你吵架。”


  温如嵩知道自己早晚要面对,一味的逃避是在消磨曲修的热情和温度,可窗外寂静的深夜让他困倦与迷茫,他只想握住面前的手,“那你今晚还去书房睡吗?”


  “去。”曲修并没有犹豫,他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现在他更真切的希望温如嵩可以一个人冷静的想清楚,但他同样要探过身亲吻温如嵩的脸颊。


  他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温如嵩的父母会狠心抛弃这么乖的孩子,这个问题在曲修难以入睡的夜晚依旧反复思索,他在狭窄的床上翻了个身,下意识去触摸旁边的温如嵩,伸出的手却悬在半空,哑然失笑。


  凌晨的时候曲修还是放心不下,轻手轻脚的抱着被子又回了卧室,温如嵩入睡很沉,又缩在床边,曲修躺在他身边,可能是感受到触手可及的温暖,温如嵩翻身靠近了他怀里。


  曲修愈发感觉自己在养孩子了。


——————————————————

回礼彩蛋是被温仔发消息打断涩涩的叶总和小齐


大家多多点赞啊ヾ(❀╹◡╹)ノ~

评论(63)
热度(150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