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养孩子(三)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emmmm应该算温仔DIY(?)


感谢送礼物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温仔打到一半接到叶凌宇电话

—————————————————

  周六早上醒过来的温如嵩还没完全脱离睡意,他在空旷的双人床上翻了个身,看到卧室的门还是关着的,估计曲修还没有醒。


  他拿起床头的手机,昨晚给叶凌宇发的消息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他看着聊天框里叶凌宇问他遇到了什么事情,思索了许久还是没有说什么,放下手机准备去厨房做些早饭。


  第二个煎鸡蛋变成金黄色的时候,曲修刚好从书房出来,温如嵩手上的动作慢了起来,他转过身看向曲修,虽然还没想好应该说些什么,但他昨晚上真的想了许久。


  他知道曲修是想要一个释怀的结果,是他不会再面对羞辱无动于衷的态度,是不想再让他心存侥幸地重蹈覆辙,可这些年来自父母的亲情俨然成了一种执念,剥离之后是结痂的模糊血肉。


  “想什么呢?”


  曲修快步走进厨房,拿过铲子把已经烧糊的鸡蛋铲到盘子里的面包旁边,温如嵩这才反应过来,端着那个烧糊的鸡蛋往餐厅走,却被曲修一把抢过去,把另一个金黄的煎蛋递了过来。


  吃饭的时候温如嵩怯怯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曲修,曲修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心底百味杂陈,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这样逼温如嵩一把的方式到底对不对,但看到自家爱人这幅样子,实在是过于煎熬。


  “我感觉我也没有很凶吧。”曲修的筷子正把煎蛋烧焦的部分夹掉,他挪过身子靠近低头不语的温如嵩,不打自招,“昨天晚上你睡着之后我就回卧室睡了,你还往我怀里钻,早上的鸡蛋我也吃糊的,温仔,我真不是要让你怕我。”


  听完这些话的温如嵩愣了一下,他站起身要走,却被曲修一把拉住,“你去哪?”


  其实那一瞬间曲修以为温如嵩是要去拿工具让他教训一顿,毕竟温如嵩之前总是闷声不响地这样做,他本来还想调侃一下缓解一下气氛,幸好及时止损没有说出口


  “我再去给你煎个鸡蛋。”


  曲修轻轻挑了挑眉,为自己一闪而过的龌龊想法感到好笑,可能是睡了一觉之后怒气也烟消云散,回想起昨天的事情他更多还是想安抚自家爱人。


  本来在外面就已经受了委屈,回了家自己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所以在温如嵩走进厨房去拿鸡蛋的时候,曲修轻手轻脚地靠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温仔。”


  一个昵称叫得千回百转,温如嵩的呼吸短暂搁浅了几秒,他向后靠过去,曲修带着浅浅胡茬的脸轻轻贴在他的脖颈,他突然感觉可能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也许他不该再执拗于年少的家庭,放不下狠心抛弃过他的父母,他和曲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不该这样消磨曲修的爱意。


  “对不起。”


  说出这句道歉的时候温如嵩正从平底锅里夹出第二个煎糊的鸡蛋,曲修怕他又说出什么打回去的荒唐话,先一步捏了捏他的脸,然后哼着歌端着自己今天早上的第二个糊鸡蛋回到了餐厅。


  吃过早晚曲修原本还想继续和温如嵩聊一聊昨天的事情,但手机里的公司通知不合时宜的打破了周末的惬意,曲修咬着剩了一半的面包片在厨房刷完盘子,便火急火燎去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情。


  “行,一会儿公司见。”曲修神色凝重地挂了电话,他低头继续处理着公司的消息,抬腿往外走去。


  温如嵩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里,他的眼神随着曲修移动到玄关的衣架,看着曲修头也不抬地披上外套,才放心的继续摆弄手机。


  过于安静的氛围让曲修好一会儿才缓过神,他把穿了一半的皮鞋换回拖鞋,回到客厅俯身凑到温如嵩面前。


  “公司项目临时有点事,我们几个负责人都得过去。”曲修望着不声不响却伸手帮他系好领口扣子的温如嵩,一颗心刹那间化成了一池汪洋,而落下的吻宛如荡漾开的涟漪,“中午可能回不来了,你自己做点,晚上咱们出去吃。”


  但曲修显然低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到了公司之后就开始了连轴转的工作,连从牙缝里抱怨几句荒废了周末的时间都没有。


  曲修在公司忙到下午才去附近的快餐店买了份午饭,吃饭的时候看到叶凌宇朋友圈新发的跑车照片,一口饭差点噎在嗓子里,干脆把手机扣在桌子上专心吃饭。


  虽然早有预感,但曲修知道自己确实赶不回去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有些遗憾,他给温如嵩发了消息,本来想多说几句,在工作群消息的催促下只好长话短说。


  处理完事情已经快晚上九点,他出公司的时候给温如嵩发了消息问他要不要吃些宵夜,一直到他的车在路口拐弯,温如嵩才回了一句不吃。


  可能是在洗澡准备睡了,曲修看了一眼茫茫的夜色,思索这么晚了还能不能做几次。


  说来奇怪,曲修推开门回到家就感觉气氛有些微妙,客厅开着灯,卧室的门却是关着的,曲修轻手轻脚走过去想推开门,伸出去的手刚碰到把手,卧室里的人就从里面拉开了门。


  开门时的一阵风让曲修眨了眨眼,他打量着裹着睡衣的温如嵩,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温如嵩被他的目光惹低了头,但很短暂的沉默之后,伸手抱住了满是疑惑的曲修。


  被软香温玉撞了满怀的曲修呼吸一滞,顾不上理会其他的事情,抱着怀里的人坐到床边,呼吸声缠绵交融,温如嵩跨坐在他腿上,面对面的距离让心跳声清晰可闻。


  曲修的手指故意慢悠悠地攀在温如嵩胸前的纽扣上,他很清楚这样的姿势已经让温如嵩羞赧难忍,忍不住捧起爱人的脸笑了笑。


  可温如嵩却握住了他温热的指尖,两人的手在迟疑和拘谨中向身后滑去,曲修微微撑开眼,心底对自己爱人今天过分的主动充满了疑惑。


  但两个人的手并没有伸进曲修心里想的地方,他稍稍松了一口气,掌心贴在睡裤包裹下的两丘,坏心思的揪起一块拧了半圈。


  “今天怎么了?想被老公打屁鼓了?”曲修的声音因这磨人的氛围而格外沙哑,他的手在爱人身后又揉又搓,温如嵩羞得压根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低着头往曲修怀里钻。


  但曲修还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可能是到家之后各种微妙的小事,也可能是掌心传来的温度明显不同,等他后知后觉把温如嵩摁在腿上褪去睡衣面料,他才看到被打红打肿的两丘。


  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曲修心头的火苗,他又气又茫然,摁着温如嵩的腰,教训小孩般狠狠甩了两下,“怎么弄的?”


  结果温如嵩的回答直接让曲修心里野火燎原,“刚才自己打的。”


  “戒尺在枕头下面。”温如嵩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却被已经心花怒放的曲修故意搂得更紧,“想被老公教训了。”


————————————————

回礼彩蛋是温仔打到一半接到叶凌宇电话

浅浅卡个拍

温仔之所以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后面会讲,先让他俩美美滚个床单


明天应该还会更,尽可能两篇文双更

尽可能……可能……能……~

评论(80)
热度(139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