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养孩子(完)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秦鹤昀 @哈哈哈 @颜庭安 @U r not my dish @韩咸鱼  @淡定 @Youth @语清潇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因为“齐宝”在线暴躁跳脚x

————————————————

  两人在床上腻腻歪歪到十二点,曲修早就养成了习惯,床事结束之后要把温如嵩抱进怀里安抚,温如嵩靠在他怀里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他先去洗澡了。


  心情舒畅的曲修换好睡衣,伴随着浴室的水声在卧室里走了两圈,虽然累了一天但是毫无困意,他去客厅打算给温如嵩倒一杯热水。


  曲修在客厅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温如嵩平时喝水的玻璃杯,他又去餐厅厨房找了找,最后只能端着自己的杯子回到了卧室。


  “我刚去倒热水咋没找到你杯子?”曲修一边问着一边接过温如嵩手中的浴巾,把他拽到床边帮他擦着头发,“你放哪了?平时你不挺宝贝那个杯子的吗?”


  刚才在床上荤话一串接一串,现在却成了哑巴,曲修心底偷笑,擦头发的手不安分的搂住温如嵩的腰。


  温如嵩始终没有说些什么,曲修以为他又因为刚才的事情感到羞赧,擦着头发便把人抱进了怀里,“还疼吗?过来让老公看看。”


  两人闹着闹着就又回了床上,曲修把人压在身下不安分的撩拨着,他看出来温如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撑起身歪着头盯着温如嵩。


  “曲修……”温如嵩被他的目光看得愈发不自在,摁住曲修的肩膀稍稍用力翻过身,两人的位置就对调过来,成了温如嵩居高临下俯视着曲修。


  曲修来不及感叹温如嵩健身的成果过于显著,他笑着扬起眉,心里思索着这个姿势也不错。


  “曲修。”温如嵩的声音沉下来几分,脸上的神情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羞赧和失态,“我想跟你聊些事情。”


  他们对视沉默了几秒,曲修的一颗心从云端急转直下,今晚的种种事情编织在一起,他这才想起温如嵩尽量收敛着的微妙细节。


  两人的目光几乎快要贴合,头顶的灯光暗沉昏黄,照在他们身上,刚冲完热水澡的温如嵩身上还散发着热气,这一切都仿佛潜伏着的未知危险,曲修不知道将会如何引燃。


  “需要坐起来好好聊吗?”曲修轻声问道,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温如嵩深邃的眼窝。


  “曲修。”温如嵩露出一个很难看的表情,那是他心里的哭笑不得,“下午我家里人来过一趟,我们吵起来了,杯子是那时候砸的。”


  听到这话曲修一瞬间血往上涌,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剩下苦涩的笑意。


  “他们怎么知道咱们住在这的?”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温如嵩的回答也完全在意料之中,“之前我回去的时候,和我弟弟说过。”


  两人一如刚才那般对视,温如嵩从曲修的眼眸里看出了闪烁的火星,他垂下头,继续低声陈述着,“他们来是因为昨天温岳的事情,他们以为你真的打了温岳,来家里吵了一架要说法。”


  温如嵩的语气平淡而冷清,曲修却感觉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子,把他的心戳成了一捧炙热滚烫的血水,“他们还干什么了?”


  其实曲修从听到这件事情开始,就已经急着想知道今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温如嵩心里难受,甚至大费周章地讨打,深思熟虑地开口,他不能急。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要让温如嵩感受到所有的爱意,去取代这场噩梦般的争吵。


  温如嵩俯下身,把整个人贴在曲修身前,可能是早些年独来独往的经历,很多时候他并不会刻意想从曲修这里得到孩子才会索要的甜腻宠爱,但当他把脸枕在曲修胸膛,他真切的想要感受到爱人给予的爱意。


  “他们说让咱以后不要去了,然后扇了我一个耳光就走了。”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曲修的双眼随着这句话逐渐瞪大,然后低吼着骂人的话,用力翻过身把温如嵩搂在怀里,捧着他的脸仔细检查着。


  可能是卧室里的暖色灯光让肤色的变化更加不明显,再加上回来之后两人一直都在上床,现在静距离观察着,曲修才注意到温如嵩的左脸还微微泛肿,尖刺般扎进他的心脏。


  曲修亲吻着那张肿起的脸颊,一遍又一遍,恨不能将那些嘲讽的伤痕消除,他无法想象下午的温如嵩在他们的家里听着侮辱的话语,肿着脸在客厅收拾满地狼藉的样子。


  这是他们的家,他从不给温如嵩留下任何不美好回忆的地方,如今却添上了一道无法消除的疤痕。


  “我要是下午没去加班就好了。”曲修心里懊悔,指腹轻轻摩挲着爱人的脸颊,“温仔,别管他们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让曲修感到意外的是,被他亲红了脸的温如嵩居然轻轻笑了笑,“我没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跟你说,昨晚你说得对,我应该好好思考和家里的关系,他们这样下去,我没必要非得回去扮演那个父慈子孝。”


  温如嵩嘴上这样说着,曲修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态度了,他了解自己的爱人,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又怎么可能不难受,只是不肯说出来让自己担心。


  甚至是讨打或者自罚,都是温如嵩试图缓解心里的疙瘩,他在挨了疼之后才把一切说清楚,都是不想让曲修担心。


  曲修长舒了一口气,自家爱人确实有着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他并不想太多干涉,也充分尊重和相信,昨晚的追问现在尘埃落定,他现在应该用自己的方式给予安抚。


  “温仔。”曲修的声音很轻很轻,他有些后悔刚才情趣似的巴掌用了太大力气,“你以后想要怎样,是想玩情趣还是想挨个小小的教训,你直接说就好了,不用像今天这样。”


  好吧,其实抛开爱人藏着的心事,曲修今天的体验感确实极度良好,足够等到他七老八十的年纪来回忆昔日风采,但相比之下,眼前的温如嵩才更重要。


  温如嵩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伸手拨弄着曲修睡衣上的纽扣,“昨天你那么生气我还拱火,死犟着自己的想法不跟你松口,今天又出了这种事,确实该打。”


  “话不能乱讲,以后天大的事该吵架吵架,我也不会因为生气来打你的。”曲修被温如嵩的手指戳得心底发痒,干脆一把握住了手腕,握在手里搓了搓,“温仔,说实话之前回去看你弟我就烦那种小孩,但养你这样一个小孩刚刚好。”


  温如嵩眨了眨眼,心底疑惑曲修最近不叫老婆改叫小孩,说话也温声细语跟带幼儿园学生一样,改天得带他去预防老年痴呆的科室做个检查。


  “明天咱们去逛商场再买个杯子,买一对的那种。”曲修看温如嵩没说话,以为是深受自己感动,他伸手贴在温如嵩脸上,温如嵩歪着头冲他眨了眨眼,乖顺的靠到了他手臂上。


  “不管叫什么,你都是我的家人,对吧?”


  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曲修凑近温如嵩的耳边,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永远都是。”


——————————————————

回礼彩蛋是齐逾明因为“齐宝”在线暴躁跳脚x


明天可能会开一个关于叶齐的新番外x

主要是又想写虐了

拉小齐出来溜溜x


评论(101)
热度(128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