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八十八

救命啊居然已经八十八章了

不是虐的、不是虐的


感谢送礼物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两个人第二年回这里故地重游的小甜饼

——————————————————

  季湘迦跟着谢云安回到民宿的路上,不停打着喷嚏,谢云安回头除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两人淌着雪走在路上,季湘迦隐隐感觉狼狈的样子似乎破坏着久别重逢的氛围,便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民宿的一楼是个正在电视机前织围巾的奶奶,老花镜后面藏在皱纹中的眼睛望着给房间里带来冷气的谢云安,苍老的声音入耳格外和蔼,“诶这是你朋友来接你了吗?怎么早上出门的时候没说一声,桌上的姜茶就剩一碗了。”


  屋里的暖气很足,谢云安脱了被雪水打湿的羽绒服,随手挂在入口的衣架上,他坐回桌边瞥了一眼姜茶,在他抬眼望向季湘迦之前,每个动作行云流水,像是他这些天一次又一次经历过的。


  他看着季湘迦犹豫着是否该将湿漉漉的羽绒服挂在衣架上,有一个动作的局促让他与这里似乎格格不入,谢云安把手撑在桌子上,淡淡的说了一句,“一会儿就好了。”


  季湘迦不知道他这句话指的是什么,但他还是把外套挂在了衣架上,和谢云安一起坐到了桌前。


  碗里的姜茶水浑浊不见底,谢云安笑了一下,把碗推到季湘迦面前,撇了撇头示意让季湘迦喝。


  一种奇怪味道入口的瞬间,季湘迦听到耳边那个熟悉的声音说了一句熟悉的调侃。


  “说实话,要是你再晚来两天,我感觉我能被这玩意毒死。”


  季湘迦没笑,或者说他感觉自己这时候笑出来过于怪异,他的手摩挲着碗口,他想了好一会儿,如果是过去的他会如何回应这句家常便饭般的玩笑话,“不会的,就是红糖放得有些少,多放几勺就好喝了 ”


  谢云安抬眼望着说出这句话的季湘迦,季湘迦的目光投向他眉宇,他轻轻挑了挑眉,“放红糖本身就让我感觉很难喝了。”


  “那下次做不放红糖的试试。”


  谢云安心里忍不住又骂了几句,他耐着性子继续望向季湘迦,眼神锐气地仿佛一场无声的略地侵城,“谁做?”


  不算宽敞却温暖的房间里,电视机里传来吱吱呀呀的戏曲声,织围巾的奶奶似乎并不在意不远处的两个年轻人在聊些什么,认真思考着毛线的颜色。


  一切聒噪却又静谧,两人在桌前对视,季湘迦依然望向那双眼睛,那双他无数次在梦里见过的眼眸,如今平淡的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等待着他这个千里而来的不速之客。


  “我做。”


  季湘迦从来没觉得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会承载这么多,像是载满了校园路灯下的月亮,教室后排的亲吻,车窗外呼啸而过的风雪,以及他们还会有的回去的路。


  “累死了。”谢云安像是把悬了许久的心堪堪落地,他笑着坐直身子打了个哈欠,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着震个不停的消息,“我当时就说我不喜欢找小的吧,遇上事真难搞。”


  季湘迦没再说什么,只是低头喝着碗里的姜茶,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的去面对一件事情,过去的他习惯用一副古板深沉来解决所有事情,没有什么不是逼自己一把不能解决的,但谢云安似乎是他所有的意外。


  也是他的另一种人生。


  “谢云安。”


  季湘迦伸出去的手悬在桌子上,谢云安没有躲开,他只是把目光从手机上的消息重新投向季湘迦,这几天的失眠让他现在被困意包围着,“你还想说对不起?”


  “你想哪天回去?”少年的话干脆而坦荡,伸出去的手像是多年后的未来伸出的邀请,“回去的路上你想去哪玩吗?”


  谢云安心底嘟囔着这还差不多,站起身打了个哈欠,他摆了摆手一副随意洒脱的模样,路过电视前和奶奶问了好,被雪打湿的鞋子踩上狭窄陡峭的台阶时,他终于忍不住回头叫着愣在桌前的季湘迦,“诶,你不上楼换双鞋吗?你不冷我冷。”


  这是一家很小的民宿,看上去二楼只有谢云安一个人住,季湘迦跟在他后面上了楼,他沉默的看着谢云安用钥匙拧开上锁的门,一圈两圈,他开口说出了那句话,“谢云安,如果你拒绝我的话,我就重新追你,如果你不接受的话,我就用其他方式去弥补你。”


  二楼没有一楼那般宽敞明亮,谢云安手里的钥匙转了又转,开了又锁,他转过头,昏暗光线中的一双眼眸明亮澄澈,胜过窗外的皑皑白雪,“季湘迦。”


  风声过耳,谢云安手里握着那把陈旧的钥匙,“你为什么一个人开着车过来找我?”


  是出于愧疚,还是心有不甘,谢云安必须要一个准确的答案,他们已经兜兜转转耗了这么久,久到他都快忘了如果自己的人生里还有季湘迦的位置又会是怎样,可如今他们在一片白茫茫中静默对视,峰回路转,拨云见月,这条路要他们各自淌水走过。


  “因为我喜欢你。”季湘迦的声音很小,他不确定自己时隔久远再说出这句话是否合适,但这确实是他不再犹豫后,说给自己,也说给谢云安的话,“过去犯的错,你面对了,我也同样应该面对。”


  那个房间的门锁年久失修,谢云安反反复复转了几次,终于打开了门。


  他走进房间,这次没等他邀请,季湘迦也跟在了后面,两人在房间里对视,他们还有太多的话没来得及聊,这半年的时间以及他们要面对的过去和未来,太多太多,足够铺满季湘迦来到这里走过的路,这间狭小的房间承载不了。


  “说完了?”谢云安嘟囔着反问了一句,心底骂着楚阔给他出主意的时候怎么没说会这么麻烦,“其他的呢?”


  其实谢云安的意思是让季湘迦再详细说说,毕竟要解开的是季湘迦的心结,而这个心结同样滋长在他的心底,从现在开始,以后的他们还要慢慢去消磨。


  但季湘迦似乎误会了他的意思,微微一怔,然后迈过半步靠近谢云安的身前。


  季湘迦并没有任何出格的动作,直到谢云安快要被这诡异的氛围逗笑,他抬起头,望见季湘迦眼底的紧张和局促,伸出手握住季湘迦的手腕。


  那是一圈粗糙的疤痕,两人的呼吸声交错,谢云安故意似地用力摁着那些疤痕,摁到最后自己先不争气的红了眼眶。


  哪有什么云淡风轻,谢云安仰着头笑了笑,他听到季湘迦的声音,微微颤抖着问他他们算不算和好了。


  “看你表现。”谢云安发狠地在季湘迦手臂上拧了一把,却偏偏避开了所有的疤痕,他当然不要直接原谅季湘迦,他们都还需要时间去一点点面对,或长或短,从现在开始,到释怀结束。


  好在时间还有很多,谢云安突然又不后悔找个年龄小的了。


  季湘迦的每个动作都慢了又慢,他冰凉的鼻尖先触碰到谢云安的额头,在没有收到躲闪之后,他的吻落在谢云安的眉骨。


  他如此真切的感受着这一切,一如他手腕上的疤痕,和这半年来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在眉间的轻吻中尘埃落定。


————————————————————

回礼彩蛋是两个人第二年回这里故地重游的小甜饼


其实我感觉两个人下一章一起回家就可以完结了x

后续的一些故事,包括其他人物的故事都可以放到番外里面了(虽然这个番外遥遥无期)




评论(96)
热度(1176)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