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记一次载入史册的讨打(一)

叶凌宇x齐逾明



感谢@琛琛 @秦鹤昀 @U r not my dish @陌つ @是阿妤呐 @浪漫晚发酵 @🧸 @韩咸鱼 @1155宋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总和小齐在办公室一本正经讨论互攻

————————————————

  齐逾明是很偶然的在叶凌宇的手机备忘录里发现他写的日记的。


  严格来说不算是日记,叶凌宇年轻的时候声色犬马,在国外的七年纸醉金迷和颓废寂寞此消彼长,到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在手机备忘录里随手写下一两句当时的心情。


  久而久之这件事成了一件他不为人知的习惯,备忘录里是琐碎的人情世故和杂七杂八的随笔,齐逾明经常翻看他的手机,倒是也没有注意过这些。


  直到那天躺在车后排的齐逾明无聊翻看着叶凌宇的手机,退出游戏界面时不小心点开了备忘录,醒目的标题直接让他血压飙升。


  至于他为什么要趴在车后座玩手机,自然就是因为叶凌宇手机备忘录里的那件事情,“记一次载入史册的讨打”。


  齐逾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闭着眼打算一键删除,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心点开了那条备忘录。


  现在他想问叶凌宇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夸张,屁大点事就载入史册,而且颠倒黑白,他明明不是讨打。


  齐逾明把左手小臂枕在脖颈后面,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潦草翻看着叶凌宇的随笔日记。


  第一句话是最开始回国了几个老朋友,事情的起因就错了,齐逾明啧了一声,思绪回到了两天前的早上。


  那天早上叶凌宇去办事情没有送齐逾明去公司,等他赶到公司的时候,齐逾明正仰头靠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合眼思考着什么。


  叶凌宇以为他在斟酌公司的事情,走过去揉了揉齐逾明紧蹙的眉心,却等来了一句声音略带沙哑的问话,“你还记得时勍吗?”


  叶凌宇微微一怔,飞快的眨了眨眼像是思考着这个陌生有熟悉的名字,“当时俱乐部那个时勍?他不是也出国了吗?”


  “最近和上海那边一家公司合作,老板是时勍的朋友,反正就……”齐逾明顿了顿,抓起办公桌上的两块薄荷糖塞进嘴里,“莫名其妙联系上了,他最近回来,问我想不想去聚一聚。”


  办公室里霎时安静下来,齐逾明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明明时隔多年只是一次普通的老友相聚,却因为他曾经做过的荒唐事而令人唾弃,他把手肘杵在皮革包裹的扶手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最近忙死了,谁有时间跟他聚,让他哪凉快哪歇着去吧。”


  “如果是生意的事情,该去就去。”叶凌宇绕到办公桌后面,伸手捏住齐逾明的脸颊,看到红肿的牙龈后戳了戳齐逾明的额头,“上火还吃糖?”


  “薄荷糖,去火的。”齐逾明手里的塑料糖纸咿呀作响,他在手心里揉成团,抬臂抛进了桌边的垃圾桶,“他好像还不知道咱们……”


  两人的对话一来一回,谁都不想把话题变得过分严肃,笨拙生疏地插科打诨,齐逾明的话戛然而止,他仰着头望向叶凌宇,等着叶凌宇的回答这个没有说出口的问题。


  “你决定就好。”叶凌宇伸手拍了拍齐逾明的脸颊,虽然知道齐逾明早就收敛了性子,但还是话锋一转提醒道:“别胡闹,也别说些有的没的。”


  齐逾明低下头还没想好应该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来电显示没来得及备注,但齐逾明认出来这是早上刚和他通过电话的时勍。


  他和叶凌宇无声对视了一眼,在看到叶凌宇的眼神里写满了“不用这么紧张”的安抚之后,齐逾明起身去露台接了电话。


  于是第二天晚上齐逾明就走进了他许久没有来过的酒吧,耳边的轻音乐舒缓典雅,齐逾明姗姗来迟,这才看到时勍的身边还坐着其他几张熟悉的面孔。


  “难得啊,这么多年了还能在一起聚一聚。”


  时勍比齐逾明要小两岁,当时却算是俱乐部里和齐逾明比较要好的朋友,两人没少一起胡作非为,后来俱乐部解散之后,也就慢慢断了联系。


  他们的走散没有过程,就是在很突然的一天,齐逾明一个人躺在老旧的出租屋里,他再也不想见到他羞辱温如嵩那天在场的所有人。


  他厌恶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厌恶他们幸灾乐祸的嘴脸,就像厌恶自己一样。


  齐逾明缓缓入座,他似乎早就过了在这种场所谈天说地的年龄,看着面前这些多年未见的故人,恍如隔世。


  另外几个朋友也是时勍联系到的,齐逾明毕业之后都没再见过面,如今各自成家立业,彼此难免有些疏离。


  时勍倒是还和年轻时候一样不见外,几杯酒入喉,便拍着沙发跟其他的人讲齐逾明的公司如何如何。


  “诶,你说也就我有这本事能凑出来当时俱乐部的这么多人,让你们一个个把有联系的人叫过来,结果除了我叫的一个都没有。”时勍眯了眯眼,不再调侃其他人,转身靠到齐逾明身边,“齐哥呢?看你微信怎么还单身呢?”


  耳边众人的嬉笑声吵闹,齐逾明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没有理会,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抿了一口酒,轻声笑着,“没单着,我有对象,就是之前俱乐部那个……”


  “温如嵩?你他妈不会真和温如嵩在一起了吧?”时勍的声调一下子升了几个度,不怪他会这样想,毕竟当时俱乐部里和齐逾明来往多一些的s.u.b只有温如嵩一个人。


  齐逾明心头一颤,苦涩且怪异的感觉随着血液蔓延到全身,他摆了摆手讪讪笑着,“不是他不是他,可别瞎说。”


  旁边一个始终玩手机的朋友抬起头耸了耸肩,“温如嵩那样的放你手里,还不得被折腾死?他可是出了名的不好伺候,要不是当时有那个叶凌宇罩着……不过齐哥你后来给他那点教训也够他受的了。”


  众人似乎对当时的恩怨都历历在目,毫不遮掩地肆意调侃着,齐逾明一口把杯中的烈酒喝完,他的头很晕,颠倒的错位感让他想要干呕,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该如何面对,可能从一开始他选择参加这个聚会就是错误的,只能在这场由他主角的热闹中一点点苍白无力。


  一双轻轻搭在他肩膀的手打断了一切,齐逾明的胡思乱想和众人的吵闹,那个玩手机的朋友先大笑着起身和时勍炫耀着,“你还说我们叫不来人?你叫了这么多都没联系上叶哥,还得我叫来吧。


  齐逾明没敢回头,空洞的附和着周围的笑声,他不是不想见到叶凌宇,相反,他现在最想看见的就是叶凌宇。


  只是被捏的肩膀似乎并不这样期待。


———————————————————

回礼彩蛋是叶总和小齐在办公室一本正经讨论互攻


浅浅虐下小齐祝祝兴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4)
热度(152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