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个关于笨蛋美人的梗

  大概就是一个向来只在爱人面前乖巧懂事,挨罚的时候不哭不闹,规规矩矩地忍着哭声的笨蛋美人。


  但美人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乖,更谈不上傻,从小的环境耳熏目染,年纪轻轻落得一副狠辣无情的名声,在外更是用一副好皮囊在名利场中游刃有余,自家爱人给了他充分的信任,两人在外是剑拔弩张的竞争对手,夜深人静,床笫之间的厮磨是独属于他们的欢愉。


  美人也有犯错的时候,平日里小打小闹的错误大抵只换来一顿暧昧氤氲的巴掌,但这次美人高估了自己的撒谎水平,在爱人出差的时候以身犯险只身赴宴,差点被别有用心的对手陷害,好在最后有惊无险,明明一路上早就计划好了天衣无缝的谎话,可看到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爱人,巧舌如簧的一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虽然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没事就好,但爱人看着缩在副驾驶不吭声的美人,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冷着声音把人拽过来扒了裤子甩上几巴掌,打得不疼,只是想让美人长个教训,冷着声音让光着pg的美人在一旁罚跪,并告诉他回去会有一顿狠罚,然后踩着油门想赶紧把人带回家。


  其实到了家爱人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看着和往常一样乖巧的美人更是没了脾气,把车停在别墅门口,假装还很生气想逗一逗美人,冷着声音让美人不许穿上裤子,直接下车回家。


  这一片居住的人并不多,但肯定还是有监控的,爱人当然不会真的让美人冒着被拍下来的风险做这样的事情,只是想听美人说两句软话或者撒个娇。


  他往前走了两步挡住车门,却突然看到在外向来稳重内敛的美人,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望着他,没等他问出原因,大滴大滴的眼泪就落了下来,然后美人克制住抽咽颤抖的肩膀,撑起身子真的准备下车。


  爱人明显愣了一下,他立刻明白美人误会了他的意思,抓起后排的毯子裹住美人,抱在怀里直接回了家。


  被抱在怀里的美人终于没有哭声了,可很快就被放在松软的床上,摁住腰挨上皮带。


  美人挨罚的时候从来不哭出声,更不会说什么撒娇讨人的话,所以当爱人停下抽打,问他今晚为什么挨罚的时候,他一时间只是咬着唇瓣茫然的眨了眨眼。


  这之后换来的是从未有过的狠厉抽打,美人疼得不断吸气,声音沙哑地回答着因为今晚的事情。


  这似乎只是一部分原因,身后的皮带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最后美人在疼痛中濒临溃败,哭着问是不是因为刚才让他下车的时候他犹豫了。


  爱人快要被气笑了,坐回床上把第一次被打到失声大哭的美人搂进怀里,美人真的很乖很好哄,才抱了一下就不哭了,和白天外面那个雷厉风行的毒美人判若两人。


  爱人看着怀里又开始默不作声的美人,轻轻吻在他哭肿的眼睛,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我刚才没有制止你,你真的要那样走回来吗?”


  这似乎是一个伪命题,爱人无比后悔自己最开始要说出那样的玩笑话,可怀里的美人却停止了抽咽,歪过头思索着。


  “你说完那句话我想了很多可能,我想如果我真的下了车,你就那样让我走过去,进门之后我就用玄关拆快递的小刀在你肩膀捅一刀,穿好衣服扬长而去,但其实我相信你不会真的这样做。”


  “那你为什么当时在哭?”


  “我有点害怕。”美人停顿了一下,重复了一遍,“我有一点点害怕,就一点点,我怕你真的那么做。”


  “真是个笨蛋。”爱人意识到自己怀里的笨蛋美人一点都不傻,他清楚着他们的爱情不是靠卑微讨好来挽留,可同时美人也只在他面前露出傻得可爱的一面,会有孩子气,会犹豫敏感,会需要那么一点被抱住的安全感。


  就像现在一样。


  爱人对美人的回答没有意外,他赞同如果自己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美人应该果断决绝的离开,但在一起这么久了,美人今晚做出的危险事情和刚才的眼泪会让他受到一些教训。


  不过不会再被摁在床上挨着没有温度的皮带了,这一点点来自笨蛋美人的泪水,搂在怀里的巴掌就足够了。


  

————————————————

估计五一会写个一发完

人设其实还要更复杂一些,一千多字的梗还是没有表达很清楚

等我一定得把它写出来!!!!!



  

评论(143)
热度(3536)
  1. 共8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