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记一次载入史册的讨打(二)

叶凌宇x齐逾明

最近读书读傻了……感觉码字风格越来越奇怪了


感谢@琛琛 @陌つ @亚尔兰斯 @以手推松曰去 @浪漫晚发酵 @泪落无声 @糖豆 @嗝 @🧸 @韩咸鱼 @淡定 @1155宋 @陌然 送的奶茶和🍬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看见叶齐俩人狂亲之后在路上狂摁喇叭的修哥x

—————————————————

  二十岁的齐逾明插着兜直挺挺地戳在酒吧门的路灯上,脸上挂着三分醉意的叶凌宇和朋友一一告别,来到强打起精神的齐逾明面前,耸了耸肩。


  “回去吧,喝这么多,一会儿路上一个跟头摔地上我可不管你。”


  “滚一边去。”齐逾明不耐烦地摆着手,翻江倒海的胃让他勉强支撑的体面支离破碎,他淡淡掀开眼皮又瞅了一眼留下来送他回去的叶凌宇,恣意笑着,“你他妈就不能想着我点好。”


  “下次少喝点。”


  回忆和现实重叠,如今的齐逾明靠在松软的沙发靠背上,分不清这句话究竟是什么年月。


  叶凌宇自然是人群中的焦点,众人围着他久别重逢地寒暄,齐逾明识趣的腾出位置,做到斜对角的沙发上。


  其实这和他们年少时的岁月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各自走过人潮鼎沸,走过花团锦簇,齐逾明抬起头,穿透人群和叶凌宇对视。


  “这时候过来,有些唐突了。”叶凌宇慢条斯理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无名指上的婚戒意味深长,“只是我有点不放心我爱人。”


  沉寂四起,时勍扭过头一脸震惊地望着角落里端着酒吧仿佛置身事外的齐逾明,终于后知后觉了刚才自己提起过去往事时齐逾明不自然的表情,本想着故友相聚,让齐逾明在生意场上能提携一下,如今看来多半是弄巧成拙了。


  时勍说笑着打圆场,走过来拍着齐逾明肩膀,笑骂他这么值得庆祝的事情,怎么也没告诉这些老朋友。


  齐逾明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锐气而锋利的目光收回到手中的酒杯,他抬起头,冲叶凌宇高高举起手中的酒杯,一涌而进。


  虚晃的灯影下觥筹交错,有时勍这个大大咧咧的豪爽人在,气氛总归不会冷下去,时勍这些年在外面没混出名堂,一双眼倒是阅人无数,自然看得出叶凌宇才是该攀附的人,坐过去满是笑意地和叶凌宇寒暄。


  叶凌宇对这一切都漠不关心,出国后他没有再联系过当初俱乐部里的任何人,就像刚才众人口中对温如嵩毫不遮掩的奚落,他们仿佛都是齐逾明那件荒唐到难以原谅的错事中的一个个符号,排列成一曲刺耳喑哑的离歌。


  众人像随波的浪花漂浮围聚在叶凌宇身旁,镜片后的一双眼透过缝隙打量着独自在角落喝酒的齐逾明,刚才的吵闹声太杂,故意晚来的叶凌宇听见了其他人的说笑声,他大步走进来把手伸向齐逾明,打断了齐逾明未说出口的话。


  叶凌宇是知道齐逾明会说些什么的,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齐逾明一个人再一次次用这种方式去佐证什么,他们要一起去面对。


  齐逾明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嘴快要笑抽筋的时勍意识到了叶凌宇的心压根不在这场老友相聚上,站起身招呼着齐逾明坐近些。


  齐逾明太久没有这样又急又燥地喝酒,他站起身的时候有些踉跄,但很快就稳住身子,他抬起头,一时间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他快要忘了他迈出去的脚踩在漫长时间维度上的哪一格,走过去只需要短短的四五步,他看到的是十六岁、十八岁、二十岁、二十二岁的他们,坐在不尽相同的酒吧里,少年不识愁的意气风发。


  他很久没有这样身心俱疲地后悔过,上一次似乎是他摸着地上被叶凌宇打碎的玻璃碎片,明白叶凌宇再也不会原谅他对温如嵩所做的事情了,所有他生命中仅存的美好被他亲手打碎。


  而这一次,齐逾明想不明白,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制止时勍他们的说笑,没有在多年以后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写下一个句号,而是在那个承载着他难以启齿的懊悔与亏欠的一瞬间,先看到了叶凌宇。


  “要回去了吗?”叶凌宇的声音不愠不怒,他看出爱人似乎因为刚才的事情情绪有些不对,想早些带人回去,而外人听来更多是在询问齐逾明的想法,暗自感叹这两个人格格不入的人居然真的纠缠到了一起。


  齐逾明点了点头,他自顾自地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往门口走去,他的思绪被酒精撕扯出裂缝,填满了七年前在俱乐部那晚的夜风。


  留下目光冷厉的叶凌宇和其他人一一告别,站起身的时候时勍伸了伸手示意留个联系方式,叶凌宇抬眼晲着门口迎着冷风而立的齐逾明,还是保持着礼貌和时勍互留了微信。


  两人一前一后往回走着,其实叶凌宇是开车过来的,但还是隔着半米的距离跟在齐逾明身后。


  这里离他们郊区的别墅很远,徒步走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叶凌宇知道齐逾明有很多想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话,莫名有些好笑。


  似乎大家总是在逃避自己害怕的事情,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他和齐逾明才是世界上最矫情的人。


  大学的时候他们也经常在校外疯玩到深夜,喝醉了披上外套摇摇晃晃地回学校,那条路就像是一直走不到头,直到他们各自拐弯。


  入夏的夜风还有些凉,因为开始开车过来的,叶凌宇的外套被他随手扔在了车上,单薄的衬衫不足够抵挡凉风,换来了几声喷嚏。


  齐逾明停下脚步,他转过身,隔着几步路的距离望向叶凌宇,他们的眼神里都藏着对方没有戳破的心事,齐逾明脱下外套,伸长手臂扔给叶凌宇。


  “穿这么少不怕被冻死吗?”


  接过外套的叶凌宇没有说什么,他径直走到齐逾明身前,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中间只剩冷风穿堂而过。


  “喝这么多,不怕一会儿走路摔跟头?”叶凌宇英气的五官总带着些不怒自威的气场,但和齐逾明说话,尤其是顺着他的调侃,不会夹杂任何压迫感的威慑。


  还没等齐逾明说出他学会走路之后就没摔过跟头,叶凌宇已经把外套重新披回他肩膀,然后转过身,在他跟前缓缓弯腰,半蹲下身子。


  “走路都顺拐了,还要嘴硬没喝多?”叶凌宇的声音微微停顿,他把身子倾斜的幅度调整了些,再开口时忍住了三分笑意,“背你回去,你现在估计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两人在空旷的街道静默,身边传来不合时宜的汽车喇叭声,齐逾明低下头,他看着叶凌宇的动作,酸涩中掺杂着清冽的爱意,他伸出去的手搭在叶凌宇肩膀上,“我感觉你背不动我。”


  这话无疑对叶凌宇是种质疑,他挺直身子想抛过无声的警告眼神,却被齐逾明的带着酒气的吻填满了整颗心脏。


  两人在寂静无人的街道接吻,热烈而滚烫,一如他们曾有过却错过的年少岁月。


  “咱俩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齐逾明沙哑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叶凌宇没有回答这个肯定句,只是把所有的诚恳以及未来那不会停歇的爱意浇灌在这个缠绵的吻中。


  不过回去之后还是要好好聊一聊今晚的事情,叶凌宇被齐逾明摁在路边的墙上亲吻脖颈时这样想着,他顺便伸手把齐逾明整个人抱起来,怕再这样下去两人的理智撑不到回家,赶紧带着怀里亲起来没完没了的醉酒爱人往停车场走去。


————————————————

回礼彩蛋是看见叶齐俩人狂亲之后在路上狂摁喇叭的修哥x



评论(88)
热度(127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