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老男人最会骗人了(三)

楚卓x商怀

胆大心细小狼狗x铁石心肠老男人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还是下一章预告,楚卓惊人的理解力

—————————————————

  楚卓拎着把眼睛哭红得像只小兔子的商怀,他喜欢那个在公司伪装出生人勿近,实际会每天在地下车库和流浪猫说话的神秘上司,也喜欢如今坦露着与年龄不符的脆弱的商怀。


  亚克力的透明板子被打磨出一层温度,楚卓既像个玩心不减的少年,也像是个经验老道的主导者,他故意用板子板起不愿和他对视的商怀的脸,轻轻笑了笑。


  没有半分轻蔑的意思,他只是感觉这个样子的商怀比他想象中的更是可爱。


  “商先生之前真的玩过?”少年的笑意让商怀深吸了一口气,却有种莫名的心安,“刚肿就哭成这样了,一会儿挨鞭子怕商先生会吓晕过去。”


  商怀低着头像是忘记了刚刚的抽噎,身后浮在表面的一层薄薄的疼其实还是可以忍受的,他懊悔于自己的失态,试探性想要坐起来结束这场闹剧。


  楚卓没有阻拦,他看着商怀假装镇定的从他腿上下来,从头到脚整理好乱糟糟的衣服,有恢复成了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冰冷上司的模样。


  “闹够了吗?闹够了我该走了。”商怀只能用淬着冰碴的声音掩饰着自己的心虚,他再一次深深的懊悔最开始就该直截了当地拒绝楚卓,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两人都很尴尬。


  想到这里商怀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在心底笑着自己的自作多情,明明今天难堪的只有他自己。


  楚卓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最多也只是拿他取乐而已。


  商怀的手指整理好身前的领带,他不想再把多余的眼神看向楚卓,自顾自地往外大步走去。


  “商怀。”这好像是楚卓第一次对他直呼其名,他走过去在门前伸出手臂拦住撇过头躲开他的商怀,“我知道有些不礼貌,但我和公司很多老员工打听过你,他们都说你这些年一直单身,深居简出,平时连个朋友都没有,你在骗我对不对?”


  坦白来说楚卓自己也在怀疑,他不明白商怀到底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为什么要找这种自轻自贱的理由来拒绝别人,明明……商怀想要的根本不这些。


  “小崽子。”商怀低声笑了笑,他再次提醒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让同事知道……”


  “那你为什么会告诉我?”


  被打断的商怀意识到自己回答的自相矛盾,他抬起手扶住额头,想露出平日里那个生人勿近的冷漠表情,却再次被楚卓像刚才一样,毫不费力地压在了身后的墙上。


  商怀的手腕像是被钳子牢牢钉在墙上,仿佛一个举手投降的姿势,耳边传来楚卓的警报声,“商先生最好说实话,不然板子就不一定会落在哪里了。”


  “楚卓。”商怀深吸了一口气,这样任人宰割的姿势让他忍不住紧张,却又因为面前的楚卓让这一切没有那么糟糕,“闹够了吗?”


  “没闹够。”楚卓的回答干净利落,他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用过蛮力,只有商怀不想,或者有任何拒绝,便可以轻松摆脱桎梏,可商怀并没有这样行动过。


  楚卓的手依然钳制住商怀的手臂,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商怀神色不太自然的侧脸,试图最后再逼一次商怀的真心话,“商先生再不说点实话,我可不保证您这张脸下周一还能不能去上班。”


  房间里传来商怀略带不屑的笑声,他只是感觉两人的状态过于玩闹,可还没等他开口,楚卓的手已经扬起一阵风,脆声扇在了他右脸上。


  两人耳边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沉默,楚卓清晰地看着商怀的眼神里明暗变化,那双刚才就已经通红的深邃眼眶变得更加潮湿,是从震惊愤怒中一点点剥离出雾气。


  这一巴掌不疼,甚至更多的像是一种亲昵的玩闹,楚卓当然不舍得,也明白在没有真正明白商怀的心思之前,不能真的越界,只是一点小小的恐吓。


  “我猜的没错的话,商先生根本就没被人打过吧?”楚卓自以为是地讲着自己的推测,“商先生是不是只是内心很渴望被人这样对待,又怕别人知道你的心思之后以为你不正常,所以这些年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没错,从头到尾楚卓都是这样以为的,不然他无法解释商怀一次又一次欲拒还迎地留给他机会,他更无法相信一个人真的可以把另一面隐藏的如此之深,商怀真的如他自己口中那样有着不为人知的轻贱。


  两人的目光重叠对视,一种苦涩从心脏中迸发,流淌在商怀的每一根血管之中,他看着露出洋洋得意表情的楚卓,嘲讽般笑了。


  不是笑楚卓,是在笑他自己。


  “让你失望了。”商怀听出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能是他已经太多没有和其他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但是我所说的一切,确实都没有骗你。”


  楚卓微微一怔,他自然再也不舍得用巴掌吓唬商怀,但他当然也听出了商怀话中的失落,他伸手捏了捏商怀的脸颊,像是捧着自己心爱的珍藏那般小心翼翼。


  “那先生是真的在外面约5m?还和别人n.p?”


  楚卓的语气听不出任何起伏,他像是再一次确认,再一次给商怀机会,再一次等待着商怀张开干涩的嘴唇,然后伸手挡在了他唇前。


  “商先生真的想好,要怎么回答了吗?”


  商怀感觉自己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他高居山川之上,楚卓一人一马让他这些年的迷踪乱阵溃败,最后站在他面前,却只是为了问他一句愿不愿意和他走。


  “嗯。”商怀的声音是从心脏最深处发出,他直视着楚卓的眼睛,他突然想起这个谎言他已经说了太多年,说到他自己都已经快要相信了。


  “没有。”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一如他早已忘却的遥远岁月,“没有,这些我都不喜欢,我只感觉恶心。”


  果然老男人是最会骗人的,楚卓悬着的一颗心平稳落地,虽然出乎意料,但这终归是商怀走向他的第一步。


  可商怀下面的话让他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很遥远。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但他其实压根不喜欢我,那些事情……都是那时候他教我的。”


——————————————————

回礼还是下一章预告,楚卓惊人的理解力


真要命啊这篇拖了好久……

而且感觉越写越长了……


  

评论(45)
热度(1018)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