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个关于测评新产品的梗

  曲修真的从没有感觉过自己搞笑,他每次说的话虽然不过脑子,但都很认真。


  况且退一步来讲,和温如嵩关了灯说的那些话,温如嵩也不会放在心上。


  但曲修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关灯,坐在床边抱着电脑工作的温如嵩反手就打开了台灯,盯着屏幕敲打个不停。


  这种良辰美景曲修说什么也忍不下去,把温如嵩的电脑抢走,压在温如嵩身上问他什么工作这么着急。


  “新产品要找人测试,要分好几批,有之前的会员用户,也有专门拍宣传图的……”


  “这种好事?你直接带回来咱俩用不就行了吗?”曲修转头确认好没有乱动电脑上打开的文件,就把碍手的笔记本扔到床头柜,迫不及待的开始今天晚上的正事。


  “不是白用啊,找的都是专业的得写测评……”温如嵩表情复杂的顿了顿,“有的还会拍图片反馈什么的。”


  低着头认真解爱人睡衣扣子的曲修毫不思索地回应着,“拍照片那肯定不行,不过测评谁不会写,就齐逾明那智障老板,他也看不懂。”


  然后春宵了一整夜的温如嵩直接把联系业务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第二天到了公司本想着抓紧补回来,齐逾明那边差人过来催最终名单,他只能硬着头皮捏了几个ID,混在名单里一起报了过去。


  要是发公司统一的快递当然就露馅了,温如嵩只好又找了个模棱两可的理由,装着一书包的工具扔在汽车后座,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才发现有根过长尾巴的绒毛一直漏在外面,好在这一路都没人看见。


  剩下的事情当然就交给曲修了,曲修人在家里坐着,望着被自己炒菜搞得乌烟瘴气的厨房,转身就看到了背着一书包工具的爱人下班回家,把包扔在沙发就过来收拾厨房做饭。


  曲修感觉这辈子不会再有这么幸福的时候了。


  如果有,那就是今天晚上温如嵩被全套的毛绒道具羞得红了眼把脸埋在他胸口的时候了。


  如果还有,那就是关了灯之后被揉着的温如嵩眼神往卧室的飘窗瞥,他半开玩笑地问是不是想去窗边,然后出乎意外得到无声的肯定眼神之后。


  以至于哪怕最后曲修知道自己要写数十篇形象生动而且不能重样的产品测评,他一边在电脑前面敲键盘,还是能笑出声。


  进行着这一批新产品反馈分析会议的齐逾明一点都不想笑,他只想把那一沓真情实感,完全在描述自己爱人使用产品时有多可爱的测评文件打开门扔出去。


  然后拍着会议桌子问这次的测评流程是谁负责的。


  温如嵩站起来的时候,坐在角落旁听会议的叶凌宇实在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然后顶着齐逾明瞪过来的眼神主动离席退出了会议。


  不过这次似乎也提醒了叶凌宇,守着自己家的公司,不应该每次都是老板身先士卒,主动来测评一下新产品吗。


——————————————

麻了

梗怎么越来越多写不完了 


  

评论(70)
热度(985)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