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个傻狗直男把爱人打跑的梗

我越来越走搞笑风格了bushi


  一个大直男(大傻狗)和爱人的故事。


  自家爱人一直有些小癖好,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大直男肯定早就明白,他真的很努力地尝试过,但每次用巴掌在爱人身后打出薄薄的一层红,他就心疼得下不去手了。


  其实爱人真的很优秀,不仅仅是平时工作生活里,在这种感情问题是也一向磊落,哪里有不高兴的地方或者想尝试什么都会直接说出来,可即使他不止一次暗示过自家脑子不太灵光的直男可以严肃一点,强制一点,对方始终没办法真的对他凶起来。


  现在这样也不错,爱人从没想过因为这一点点不协调扰乱他们的生活,但大直男反而对这件事情有点耿耿于怀,总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尤其是前几天某次床上时爱人摁着他的手,半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不尽兴。


  大直男是真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可这种话题他也不知道去找谁探讨,他身边的朋友比他更钢铁直男,甚至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大直男是怎么弯了,和现在的爱人在一起的。


  思来想去,只剩下之前通过爱人认识的一个朋友,当时听爱人聊起过,这个朋友是什么什么圈子里面认识的,具体是什么圈子大直男也忘了叫什么了,总归就是他们床上玩的那种情趣。


  朋友和自家爱人的性格大相径庭,在大直男眼里爱人就像只温顺的绵羊,而这位朋友叽叽喳喳口无遮拦,每次说的话都能让大直男秒变社恐原地去世。


  说起这个朋友只能默默翻个白眼,吐槽也就只有在大直男眼里爱人才是人畜无害的绵羊,他是没见过爱人以前上学的时候和社会上混混们打架的样子。


  但好歹还是搞明白了爱人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大直男坐在自家客厅思索着从朋友那里听来的经验,决定找个周末休息日尝试一下。


  于是连轴转了五天工作日的爱人一大早又被叫了起来,被一脸严肃的大直男问他这一周都做了什么错事。


  爱人差一点以为自己梦还没醒,结结巴巴看着莫名其妙的大直男,寻思他说他公司里出的那些问题这傻狗也听不懂啊。


  最后爱人被迫说了一堆无关痛痒的小事,类似于起晚了忘吃早饭(但其实他习惯brunch),还有什么一起打游戏的时候顺手ban了大直男的常用英雄,甚至是没按大直男的叮嘱出门穿外套,等等这种如果不是今天这一出,他压根不会在意的小事。


  然后大直男就唰地把皮带往床上一扔,爱人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但还是憋着笑陪大直男演戏,听着大直男说那种他高中混圈之后就已经不屑的古早发言。


  再然后,爱人就被勒令露出光辟谷去墙角罚站了。


  朋友跟大直男说的是,这个事情得一步步来,量可以少但次数要多,于是大直男有样学样,捏着爱人身后的软肉告诉他今天一整天都要保持着红辟谷。


  等大直男去厨房做午饭的时候,爱人才终于肆无忌惮地笑出了声。


  爱人只当自己今天加了个班,一边罚站一边考虑着公司的事情,顺便一会儿怎么配合大直男突然上道的情趣,但很快床上的那条皮带就让他认清了现实。


  大直男之前连塑料尺都不舍得用,今天难得狠下心来找了皮带,又是第一次,光靠着听来的那点理论,下手根本不知道轻重。


  爱人其实算不上脆皮,但也实在熬不住这种毫无章法的皮带,原本还是抱着玩闹的心态,到最后直接缩在床上疼哭了出来。


  但好在这时候大直男还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爱人趁他不注意抹去眼眶的泪水,虽然有点疼,但确实也满足了他一些欲望。


  不愧是自己家的大直男,学什么都快。


  肿辟谷被摁在在餐桌前吃了午饭,爱人本想着顺水推船把人拽到床上,却被冷着声音命令继续去床上趴好。


  爱人挑了挑眉,有些不解大直男今天怎么如此坐怀不乱,但还是心存侥幸地又趴回了床上。


  下午的这顿皮带比上午更狠,又是回锅,好几次爱人扑腾起身体试图躲开,却被大直男死死摁住,多补上了几下。


  到最后爱人甚至已经开始叫骂让大直男停下来,但对方却不为所动,只是沉默地甩下手中的皮带。


  大直男谨记着朋友的教导,这叫欲擒故纵。


  爱人早就已经过了能接受的极限,噎着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清醒,他搞不懂大直男今天这是抽了什么疯,任凭他软硬兼施,就是躲不开身后的皮带。


  他一向把这些和生活分得很清,大直男不接受或者不理解他也从来没强求或抱怨过,凭什么大直男就用这种方式去挑生活中的刺,还是这样完全超出情趣范围的责打。


  爱人越想越生气,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但其实大直男是真的心疼,他看着爱人哭出声的样子很难受,借口说去换条皮带,让爱人在床上跪好等着自己。


  实际上他只是去浴室换了把发刷,但还是装模作样又拿了条更更厚的皮带想吓唬爱人。


  可等他回到卧室,爱人已经穿好外出衣服,哭红的一双眼恶狠狠的瞪着他,也瞪着他手里的皮带。


  “还想打?”爱人忍着疼不紧不慢地带好床头柜上的手表,大步跨过去把大直男推倒在床上,一巴掌甩在他脑袋上,“你今天是不是有点蹬鼻子上脸?”


  这一巴掌没打在脸上,爱人还是有分寸的,他从床上下来,没忘了又补两脚,然后抓起衣架上的外套扬长而去。


  等爱人到了朋友家里,趴在沙发上喋喋不休地骂着大直男,朋友只当俩人闹了什么矛盾挨了打,嬉皮笑脸地问他要不要上药。


  “上个屁,那狗东西打我跟打儿子一样。”


  朋友沉默地回想着他那天告诉大直男,打爱人就和爹打儿子差不多。


  “我真的不理解,他把我当什么了?是不是他一直就这样想的,我就应该被他圈养着,事无巨细全都听他的,有一点不顺心他就跟爹打儿子一样把我往死里打?”


  朋友继续沉默地回想着他还告诉大直男,平时可以挑刺找点小理由打几下。


  “大家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谁稀罕跟他一天天演这种幼稚剧情?床上咱们可以怎么乐意怎么来,平时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这么大人了分不清楚这点道理吗?”


  朋友继续沉默,他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不过好在大直男并没有那么傻,等他缓过劲,立马就追到了朋友家,敲门问爱人是不是来他这里。


  最后自然把事情都说开了,大直男把爱人哄了回去,当然是在爱人劈头盖脸把朋友和大直男一起骂了一顿之后。


  大直男下手是真的狠了,爱人又折腾了一下午,走路都扯着身后的伤,恨不能拖着腿往前一点点挪,大直男心疼得看不下去,把人扛起来背在身上,一片和谐地往外走。


  只有朋友受伤的世界顺利达成了。


———————————————

回礼彩蛋是关于朋友的一个小小小后续

其实文里也有伏笔

按照我的套路,出现的人一般都有用x


不确定会不会写出来

脑子里想梗真的太过瘾了


评论(56)
热度(105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