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发完番外】520就要打老婆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预警🌟有一点耳光调情的情节

没有拍上,520不许打老婆!!!!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1k+,两人在车上酿酿酱酱碰到叶凌宇和齐逾明

——————————-———————

  “今天五月二十号,你有啥安排啊?要不要吃个饭?”


  “嗯?你多大岁数了还一天天想着这些,你工作就那么清闲?”曲修脸上的表情很不对劲,大言不惭地对着电话那头“恋爱脑”的贺晨发着牢骚,“我最近没心情,工作累得跟狗一样。”


  商场里陪着老婆做美甲的贺晨一副自己又要去拯救好兄弟的气势,转移到安静的地方给曲修怼回去,“怎么回事?你又整什么事了?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虽然正面对着办公桌上零零散散地文件,但丝毫不想工作的曲修还是感慨着不愧是他的朋友,自己的糟心事也终于找到了可以吐槽的地方。


  “有点吵架。”曲修站起身踱步到办公室的窗户前,拨开百叶窗百无聊赖地望着外面的风景,他叹了声气,不是很愿意承认这些让自己头疼的事情,“也不算吵架吧,就是他说话有点伤人。”


  曲修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百般斟酌的用词到底准不准确,但听到电话对面贺晨忍不住的笑声,毫不客气骂了几句回去。


  到底还是不能相信不着调的贺晨,曲修狠狠掐了一把紧锁的眉心,骂骂咧咧挂了电话,靠在窗边的沙发上心不在焉刷着手机。


  曲修也说不清楚两个人怎么突然就吵了这么凶的架,起因还是昨天夜里,两人收拾完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卧室,冲了澡躺回床上,曲修凑过去搂住若有所思的爱人。


  “想什么呢?”曲修虽然知道温如嵩现在不会再有什么胡思乱想的妄自菲薄,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把人抱进怀里揉搓着。


  刚才有几下没控制好手劲,曲修的手揉着爱人身后被自己打肿的两团软肉,不正经地靠过去,两人的距离几乎快要变成负数,“疼吗?过来看看狗狗后面肿了吗?”


  就是这一句话,自认为没有说错什么的曲修不明白为什么,换来了一句让他瞬间血往上涌的话。


  “没事,本来不就是为了让人疼吗。”


  曲修几乎立刻从擦枪走火的状态中抽身出来,他从床上坐起来,借着台灯昏暗的灯光望着背对着他的温如嵩,忍着怒意揪住温如嵩的耳朵,半开玩笑地反问:“温仔你什么意思?你觉得在床上这样我是成心想让你疼让你难受的?”


  没有得到的回答让卧室陷入沉默,曲修隐约想起之前有一次因为吴冠言的事情,温如嵩也回答过他类似的话,当时他没放在心上,只是口头说了两句,可他不明白温如嵩为什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曲修从来没想过要让爱人受一点不愿意接受的委屈,他清楚温如嵩接受度很低,又很怕疼,两人也一直都是在舒适圈内探索,因此他总是小心翼翼想要照顾到爱人的所有情绪,但听到温如嵩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刚上完床的亢奋状态,无异于一盆冷水把曲修浇透。


  “温仔。”大起大落的状态让曲修倍感疲惫,他居高临下俯视着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说错话的爱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算了,明天还要上班,睡觉吧。”



  


  曲修开车回去的路上有点堵车,街上簇拥着年轻的男孩女孩,曲修看得出神,直到后面的车喇叭声催促他快点转弯。


  路边出售的玫瑰花比平时要贵上很多,而且都是红玫瑰,也不是说红的就不好看,曲修下了车杵在路边的花摊前思索了许久,最重要的还是温如嵩不喜欢太鲜艳的颜色。


  虽然两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但曲修还是后悔没有提前去花店订一束花。


  曲修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进门看见温如嵩如往常一样安静地窝在沙发玩手机,厨房并没有开火做饭的意思,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他退后遮住身后的一捧花,打开门放回了楼道。


  关好门往客厅刚走了两步的曲修就开始后悔,尤其是看到温如嵩坐起身扑闪着睫毛下深邃的双眼望向他,一句话没说,却让曲修丢盔卸甲。


  甚至直接让曲修停下了回书房的脚步,转过身走向躲开目光的温如嵩,俯下身目光如炬地爱人泛红的耳尖,“你是想说点什么吗?”


  紧张了一晚上的温如嵩抿了抿嘴,他抬起头对上曲修无波无澜的眼神,唇齿颤动却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因为紧张把坐直的身体绷得更紧了些。


  “温仔。”


  曲修微微挑起的眉带着些许的怒气,他抬手在温如嵩的大腿内侧掐了一把,等爱人因为疼而并拢双腿,曲修毫不客气的直接脸对脸坐在了温如嵩腿上。


  温如嵩显然完全没料到曲修会这样,先是身体一僵,随后才意识到两人这样几乎零距离的姿势有多暧昧。


  “你真是一天天气死我。”曲修当然也没有直接压在爱人腿上,他的脚同样踩在地上缓解着一部分重量,看到爱人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模样,曲修坏心思地往前又靠近了些。


  “没有……”温如嵩脱口而出着连他自己都没听懂含义的话,他下意识的向后倾斜身子,想躲开扑面而来的燥热气息,却被曲修一把搂住了腰身。


  难得曲修今天想正经一次,即使是快要达到临界值的暧昧气氛,也没有让他半途而废,反而让他一心要掰正温如嵩的想法。


  “你自己说,昨晚上的话是不是惹人生气?是不是欠揍?”曲修伸手贴在温如嵩的脸颊上,他这才发现爱人的脸已经开始发烫,他放轻力度拍了拍,有些不忍心看着温如嵩紧张而躲闪的样子,把拍打改成了捏。


  其实温如嵩更多的是羞赧,虽然是曲修坐在他腿上这样不正经的姿势,可言谈举止间却让他有种正在被教训的感觉,以及说不上来的压迫感。


  “说错话应该被打嘴知道吗?我要是真是想让你难受,当时在气头上就扇过去了。”说完这句话曲修装模作样地并拢手指伸过去,在温如嵩侧脸抽了一下。


  手指抽下去的声音很小也很清脆,温如嵩眨了眨眼后飞快地垂下了头,原本只是发烫的脸颊被这轻飘飘的一记抽打惹出了红晕。


  但结果可想而知,马上就被不依不饶的曲修捏着下巴抬起了头。


  从昨晚开始温如嵩一直在后悔自己说的话,他当然明白曲修从来都不是真的想让他疼、让他难堪,但那句无心之言说出了口,好像他多说些什么去分析解释的话也显得不伦不类。


  他当时只是在想着工作上的事情,被曲修冷不丁的打断有些发懵,坦白来说他当时确实没好好耐心回答,随口说出的话更是没过脑子,但并不是什么指责,更像是……有些嘴硬的欲迎还拒。


  具体的意味温如嵩自己也说不出口,他真的只是把这当做一句调侃,本以为曲修会顺势再来一次,但可能是他平时说话的态度过于清冷,反而被曲修误会了意思。


  不过曲修会多想也是在情理之中,温如嵩明白曲修在担心什么,但也许是曲修的叹气让他有些失落,也可能是原本两人因为最近工作变忙交流少了很多,再或者是温如嵩知道自己逃避问题的老毛病又开始作祟,一直到曲修关了台灯翻身入睡,他都没有说出些什么。


  可这样将错就错下去,总归也不是办法。


  所以温如嵩在卧室放好了送给曲修的节日礼物,也预定了旋转餐厅的位置,他提前回到家窝在沙发却迟迟等不到曲修回来,虽然没有对曲修的怀疑和不满,但两人的关系僵成这个样子还是让他心里不好受。


  “对不起。”


  很轻的道歉声叩在曲修心上,软塌塌地像一团棉花,没有重量却又能将他的心紧紧包裹。


  “但我的话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你别多想。”温如嵩的身体往前探去,额头轻轻靠在曲修胸口,虽然声音还是很轻很冷,没有什么波澜起伏,但曲修能听出来不善表达的爱人真的很努力在传达着他的情绪。


  事到如今,曲修感觉自己再一本正经装下去,都对不起他们俩现在的姿势。


  但该说的话曲修并不打算偷工减料,他一只手的虎口卡在温如嵩的侧脸,稍稍让爱人抬起头望向自己,另一只手依旧抽出两根手指,在因羞臊而泛红的侧脸填上更深的两道指痕。


  “嗯?那你当时怎么不解释?说完话让我生气你就扭头睡了?”曲修这时候的语气已经接近他们平时的打闹了,他边说边抬手落了两下,比刚才稍微加重了几分,但压根打不出疼的感觉,温如嵩抬起眼,喉结微微颤动,最后只是抿了抿嘴,便垂下了眼眸。


  曲修脑袋里的弦差一点就断了,他脑袋里飞快闪过两人关于耳光这个问题的讨论,曲修记得爱人说过的每句话,知道温如嵩以前被父母扇过,也知道连叶凌宇气急了都没有真的扇过温如嵩耳光。


  “没有真的要扇你的意思,你别害怕。”曲修一边说着一边打算站起身,却被温如嵩先一步握住了手腕。


  “曲修。”温如嵩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让曲修看清他的双眼,“我知道你很爱我,也知道我以前是个什么样子,我现在不会胡思乱想,咱们其实……可以不用那么谨慎。”


  被拉住坐回温如嵩腿上的曲修微微一怔,明明很普通的一段话却让他感觉微妙起来,他似乎也后知后觉意识到很多时候他已经下意识把照顾爱人的情绪放在了第一位,忽略了很多其他的意蕴。


  然后还没等到曲修进行深刻的自我反思,下一秒温如嵩就再次贴近过来,声音比刚才还要小,却听得真切,“扇耳光也可以。”


  有无数个融化在细枝末节的点滴足够让温如嵩相信,除了关上门无声的缠绵辗转,曲修不会带着任何个人情绪和他动手,只会像现在这样,抚摸在他脸颊的手掌。


  “我有时候的确想得太多了。”


  曲修听懂了温如嵩的话,不管是对于刚才抽在脸上的手指还是昨晚的话,来不及感慨自己的领悟能力,他已经把昨晚上听到的那句无心之言抛到了脑后。


  其实回过头去思索温如嵩当时的那句话,在没有平静如水的语调中很难去衡量到底掺杂着什么情绪,曲修总会理所当然地害怕让温如嵩受了委屈,每句话恨不能咬文嚼字理解出个前因后果。


  可就像现在的温如嵩虽然还是会逃避、会躲闪,但他会坐在曲修身边,讲出自己的想法。


  “我昨晚没有说完话扭头就睡,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怎么和你说这件事,我怕我表达不清楚,让你以为我对你的付出不领情,我当时的话确实没过脑子随口说的……”温如嵩迟疑了一下,他为自己过于幼稚的心思感到羞赧,脸上的表情已经暴露无遗,“我凌晨三四点才睡着的。”


  “嗯?”


  曲修意味深长地延长着尾音,抱着一年就一天,一天就一次,试试就试试的想法,亲昵抚摸着爱人的指腹仔细占领着脸颊上的每一寸肌肤。


  “以后要是我误会了什么,咱们当时就得解决,懂了吗?”曲修心里又急又痒,跨坐在温如嵩腿上的姿势也不舒服,绷着劲儿的小腿已经发麻,但他又实在不舍得离开。


  毕竟还有正事没解决,曲修挺直身子往前倾去,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温如嵩感觉又搞笑又有些说不出的紧张,大着胆子没有移开两人对视的目光。


  “亲爱的,咱们算算熬夜的账。”两人都清楚,无非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好给快要自燃的气氛再添把火,“就一下,然后这些事全都翻篇,好好过节。”

  

  有一说一,曲修从来没打过人耳光,不过真落在温如嵩脸上的,也绝不可能是夹杂着怒意的责罚。


  很多时候温如嵩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到底不接受的是什么,很多从前他避而远之的项目,和曲修在一起,却甘之如饴。


  就像裹挟着风落下的掌掴,一丝转瞬即逝的刺痛在熟透般的绯红脸颊炸开,逐渐褪成一层酥麻,直钻人心,接踵而至的是曲修毫不克制的深吻。


  温如嵩羞得浑身发软,轻而易举就被曲修推倒摁在了沙发上,曲修也顾不上腿麻,用膝盖抵在了爱人胯间。


  曲修已经忘了被他扔在楼道的玫瑰花,也忘了还没吃的晚饭,他俯下身子望着温如嵩脸上的掌印,恨不能一点点融化进每一个绵长的吻中。


  说了再多到头来曲修还是舍不得,“以后周末可以试试,平时还要出门见人。”


  诸事顺利,安心过节,曲修忍了这么久的欲望正准备释放,温如嵩的手指挡住了他扯开衬衫纽扣的手。


  “那个……我订了今晚旋转餐厅的情侣包间。”连温如嵩自己都后悔,为什么一张床或者一个沙发就能解决的问题,他非要订个偏远的旋转餐厅。


  曲修哪里还有心思想餐厅的事情,握住温如嵩的手准备撩他的上衣,有这么一个身材紧实有型,清冷容易羞臊的爱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直到温如嵩又一次小声提醒,“花好几千订的……”


  曲修的手肉眼可见停顿了一下,他感觉非常不理解,“抢钱呢?不就是个五月二十号就薅着有对象的宰吗?那包间有监控吗?没监控咱们去里面……”


  后面不着调的话曲修自己没说完,就算没监控,曲修也不放心,说到底就是他衣服都脱了,还要穿好衣服跑去旋转餐厅吃晚饭。


  不过没关系,反正温如嵩是他的,现在是以后也是,吃一顿晚饭也跑不了。


  温如嵩看出曲修的失落,他没着急起身,等压在他身上的曲修穿好上衣,坐回沙发喝了半杯凉水,他才不声不响地靠到曲修身边。


  “包间不行的话,车上可以。”


  杯子里水还剩下半口,但曲修已经火急火燎拉着温如嵩出了门,顺便把藏在楼道的那一把捧香槟玫瑰抱起来塞给了爱人。


  当然等他们晚上回来,曲修还会在卧室看到温如嵩拼了半个月,为了送给他做礼物的乐高房子。


————————————————————

回礼彩蛋1k+,两人在车上酿酿酱酱碰到叶凌宇和齐逾明


  

评论(205)
热度(1808)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