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个公开惩戒的梗

很无脑很狗血

激情产物没啥逻辑


  一个狠主把高岭之花公开惩戒的梗。


  不是那种吓唬小孩的假“公开”,而是真·公开惩戒。


  背景类似很狗血很古早那种大圈俱卝乐卝部的设定,两个人是在俱卝乐卝部认识的,严格意义来说,算是狠主追的高岭之花,所以追到手之后一直百般哄着,之前那些规矩和手段从来不用在高岭之花身上。


  两人在一起之前都在俱卝乐卝部玩得很开,但过瘾不交心,和对方在一起之后,俱卝乐卝部那种地方基本就不再去了。


  俱卝乐卝部的会员包间里什么都有,老板甚至为了庆祝他们成为俱卝乐卝部撮合成功的第一对,免卝费给他们续了会员,可惜里面的工具狠主并不舍得用在高岭之花身上。


  但高岭之花真的很不让人省心,生了一副好皮囊却偏偏不会惜命,平日里警卝察的工作专挑最危险最紧急的,年纪轻轻熬出来了一身慢性卝病,还有好几次因为追车等极端行为负了伤。


  狠主知道这是高岭之花的工作性质,他欣赏也心疼自己英勇出色的爱人,他只有一点要求,自己的爱人如果去执行危险任务,一定不能瞒着他。


  “如果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一定毫不犹豫把你拽到俱卝乐卝部公开惩戒。”


  这是狠主的原话,他说话的语气很轻卝松,一方面是他确实狠得下心,另一方面,他并不感觉高岭之花真的会对自己撒谎。


  但借用喝酒时俱卝乐卝部老板劝告他的话,立下这种flag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在狠主去国外出差的一个月,高岭之花和歹卝徒搏斗抢刀时被捅卝了几刀,没伤到要害,但手臂上几刀砍的极深,队友帮他紧急包扎用的白衬衫完全染成了血色。


  这次伤得着实太重了,高岭之花思量了很久,还是打算先不告诉狠主。


  高岭之花在医院修养了一周多的时间,好在狠主在国外出差的工作很忙,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每晚打电卝话时那边格外的安静,高岭之花便解释说最近不忙,每天很早就回家了。


  这件事情顺利瞒了很久,久到高岭之花自己都快忘了,等狠主下个月回来,两人在客厅深卝吻到忘情时,脱卝下的衬衫让手臂上的伤疤暴卝露无遗。


  狠主从不食言,更何况他这次真的生气到了极点,直接把低声解释完的爱人拽去了俱卝乐卝部,正赶上今卝晚有公调的活动,狠主阴着脸找老板打了个招呼,把他俩安排到了第一个。


  两人第一次遇见,就是高岭之花被之前的调卝教卝师带上台公调的时候,鞭痕很重也没什么美卝感,狠主当时对克制安静得像只猫的高岭之花动了心,才有了两人之后的故事。


  但狠主也确实没想过,有一天他会高岭之花拽到公调的场地,亲手脱卝下他的衣服,掐着他的脖颈让他跪在刑架上,摩挲着手里的鞭卝子。


  往常这种公调不管是偏向于调卝教还是惩戒,都少不了台下围观者的哄闹,但这次却异常的安静,高岭之花不知道更不想知道原因,只想闭上眼睛让一切尽快过去。


  甩下的鞭卝子仿佛一条横行的蛇,光是声音就足够让人打颤,五十下的数目并不少,更何况是狠主带着怒气下的手,又准又快,抽卝出一条条渗血的肿痕。


  高岭之花一直强忍着摆出跪撑的姿卝势,哪怕偶尔真的濒临崩溃到颤卝抖躲闪,也很快就稳住身卝体,不哭不闹地低伏下卝身卝子。


  身后的鞭卝子终于结束,高岭之花以为爱人肯定会把他抱下卝台回到房间,可显然狠主并不打算让这件事情如此轻卝松过去。


  “刚才躲了几下?”


  这个问题把高岭之花问懵了,他模糊想起之前见识过的规矩,挨罚的时候躲闪是要加罚的,可他又疼又羞,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刚才躲了几次。


  “想不出来?”狠主把手里的鞭卝子搭在高岭之花塌下的腰窝上,冷笑的声音没有缓和的余地,“那只能问问台下的人,看看有没有人帮忙数你躲了几次。”


  其实高岭之花一直在自我安慰,他让自己回避此时是在被公开惩戒的羞耻感,可狠主的话彻底让他回到了被围观的现实中。


  高岭之花感觉这和他之前在俱卝乐卝部里参与过的活动都不同,不是双方各取所需的精神宣卝泄,是他在为自己的错误付出高昂的代价,羞耻和疼痛一齐逼近着他的心理防线,甚至这场没有止境的惩罚,都无法让他得知对方是否会原谅他。


  “求您,重来可以吗?”


  “翻倍也可以。”


  “求您,不要问……不要问可以吗……”


  从来没人见过高岭之花哭,更别说是这样即使哭到颤卝抖还要保持住姿卝势的可怜模样,狠主想冷着声音呵斥他不许哭,可张了几次嘴就是狠不下心。


  台下兼任场控的老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无声摆摆手让本就没有几个的围观者悄悄推出去,最后抛给台上的狠主一个眼神:老卝子的公调活动已经让你给搞砸了,你家那档子事可别再搞砸了。


  至于其他人离开之后,狠主有没有真的重新翻倍,还是把哭到已经算不上高岭之花的爱人抱进怀里,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


  

——————————————————

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写

写的话可能会是一个俱乐部成员宇宙

一个喜欢看着公调剥花生的老板难道不值得写吗




评论(141)
热度(1694)
  1.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