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一个高位者被攻略的梗

又是一个很长很无脑的梗

想看一些高位者被攻略的故事。


  想看一些高位者被公开惩戒的故事。


  还是昨天高岭之花梗那个俱卝乐卝部的背景设定。


  俱卝乐卝部的老板已经是三十四五的年纪,虽然身边的人总打趣他看上去还很年轻,但事实是,老板在俱卝乐卝部十余年,这里几乎每个人,不管是控卝制不好情绪的do.m还是青涩哭闹的su.b,都曾经在慌乱无措时被老板温声细语安抚过。


  没人知道老板的真卝实背景,甚至没人知道老板的属性,近水楼台的俱卝乐卝部里有过形形色卝色的单身人卝士,可每晚的活动老板只是坐在角落,包着带来的花生神情温润的注视着其他人。


  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模样。


  有时候俱卝乐卝部里的年轻人会聚在楼下的酒吧喝酒,他们尊敬且爱戴着性卝情温良的老板,也好奇谈论着老板神秘皮囊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只能套路看上去和老板相识很久的调酒师,听他说老板年轻时的风卝流韵事。


  老板之所以能成为老板,家底肯定是有的,只是在老板年轻是为了圈子里一段不是很光彩的恋情,和家里断绝了关系。


  有多不光彩,二十二岁的老板被扒光了衣服锁在没有灯的楼道里一整晚,第二天早上那人只从门缝里丢出一把钥匙,当他跪在地上试图用嘴去拾起那把钥匙却差了几厘米而无卝能为力时,他感觉自己下卝贱得连条卝狗都不如。


  可即使是这样的轻贱依然没有挽留住对方的一个眼神,这场建立在暴卝虐游戏上的感情以对方的出国结束,老板回归了家族企业和正常的生活,脱卝胎卝换卝骨般的把过去的自己留在了那天漆黑的楼道里。


  后来老板开了这家俱卝乐卝部,可他再也不参与任何圈子里的游戏,他给自己找了冠卝冕卝堂卝皇的借口,他已经足够成熟了,成熟到他把自己放在包容一切的高位者的角度,去引导俱卝乐卝部里的其他年轻人。


  寒来暑往,就这样过了十二年,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老板始终是这里的老板,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剥着碟子里的花生,在静谧的夜晚等待着天明。


  众人听完老板的故事之后陷入沉默,有人拍着案台站起身,骂骂咧咧打算去屠了当初那个混卝蛋,其他人也都愤愤不平打算帮老板做点什么,只有吧台里新来的年轻服卝务生擦卝拭着酒杯低头不语。


  那天晚上俱卝乐卝部来了个新人,老板看着被调酒师介绍来的年轻人,说是他那边新来的服卝务生,而且是个do.m,心想着调酒师又要老牛吃嫩草。


  正赶上今卝晚有活动,老板本以为年轻人会感兴趣,准备亲自带人过去介绍情况,但年轻人却坐在了他对面,开始剥剩下的花生。


  年轻人问老板要不要小酌几杯,老板叹了口气,以为年轻人又是个刚入圈被人骗了伤了的小可怜,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眨巴着像只黏人的小狗,老板便耐心的留下来陪他喝酒。


  一切似乎发生的太快了,等第二天老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和昨晚那个年轻人躺在同一张床卝上。


  不过年轻人确实没做什么,他只是把被自己灌醉的老板抱到了俱卝乐卝部的房间里,自己窝在沙发睡了一晚上,早上看老板迟迟不醒,他才小心翼翼地挪到床卝上。


  有些昨晚留着俱卝乐卝部的人敲开了老板的门,看到独来独往了十多年的老板房间里居然有张陌生面孔,正打算去昭告天下,被老板捡起拖鞋扔过去,解释说这是自己刚回国的小侄卝子。


  “小叔”这个称呼叫得格外顺口,年轻人坐到老板身边,成年人间的那点事了然于心,可老板看着这个比自己当年还要小的年轻人,笑着摇了摇头。


  可这些并不妨碍年轻人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拗,少年的爱意炙热坦荡,老板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被这种幼稚的谈情说爱打动,可事实是,人非木石。


  两人的第一次上卝床,年轻人炙烫的鼻息蔓延在老板的耳根,一声声“小叔”的语气仿佛侵城略地,打趣着外面那些人知不知道每晚都会准时到场的老板,此时正在他身下挨操。


  有个发卝泄卝欲卝望的炮卝友也挺好的。这是老板又一次给自己找到的借口,他会在年轻人试图开灯做卝爱时探过身接卝吻去打断,会在年轻人站在房间工具柜前拿起皮卝带时浅浅摇头,会和俱卝乐卝部的每个人解释年轻人只是自己的小侄卝子。


  他还是没有放过自己。


  他曾经教给过其他人太多太多的情感说教,可他偏偏放不过自己,他不敢在水晶吊灯下和年轻人接卝吻,不敢再让圈子和生活重合,他宁肯让掌心在锋利的桌角上割出一道道血痕,也无法得知自己该如何面对自己又一次爱上一个do.m的事实。


  但年轻的忠犬狗狗也无法永远付出着得不到回应的爱意,终于年轻人在某一个晚上来到俱卝乐卝部,当着所有人的面问老板,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年轻人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这样幼稚,十二年卝前的老板和如今的年轻人都难免落入其中,老板不知道怎么给出回答,他看着年轻人离开的背影,手腕和掌心的每一条伤疤都在隐隐作痛。


  然后他就被俱卝乐卝部里的所有人层层围住了。


  俱卝乐卝部的其他人其实早就看穿了老板和年轻人的关系,老板看着身边一个个被他“带大”的年轻人围着他苦口婆心讲道理,又好笑又莫名有点久违的触动。


  俱卝乐卝部的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受过老板的帮助,是真心为了老板好,他们早就替老板把年轻人打探地清清楚楚,更是对这段时间年轻人的表现非常满意,全都一心撮合着老板早日终成眷属。


  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最希望老板能真正放下过去。


  第二天卝年轻人突然收到了晚上俱卝乐卝部公调活动的邀请,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年轻人并不打算再去,可很快就被几个熟悉的面孔拧着胳膊送到了俱卝乐卝部。


  不过很快来到他身边虔诚递过鞭卝子的老板就会解答年轻人的疑惑,和鞭卝子一起递过去的,还有弯下的膝盖和交付在指尖的信任。


  在这个把他困了十二年的地方,用一场公调,把淫卝靡放浪全部交给眼前的年轻人。


  似乎今卝晚最意外的一件事情,是年轻的忠犬居然是个下手极狠的狼狗。


  至于公调后被抱回房间的老板,并没有得到众人想象中的安抚,年轻人弯下腰把在外人面前隐忍住泪水的高位者放在地摊上,掐住他的手腕扫过快要愈合的伤疤。


  既然确立了关系,那之前的这些账就要好好算了。


——————————————

老板被公调那一段也很可

毕竟被一群自己带出来的小辈围观真的羞耻度max


  

评论(95)
热度(801)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