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如何让渣攻心动三次(一)

纯渣攻x傲骨受

颜宇x岳侨岩


攻前期是真的渣,没有任何隐情的渣

注意避雷,不避雷骂渣攻也没事

———————————————— 

    “陆先生,如果您今天临时有事情,可以下周末再约,这次的酒店钱算我名下。”


  岳侨岩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他从口袋里拿出另一个手机查看着工作群的消息,随后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叹了口气。


  他浪费了一上午的时候来到城市郊区的偏僻酒店约实践,刚开好房间就收到了被鸽的消息。


  领口的布料有点紧,岳侨岩伸手轻轻拉扯着上衣,手指有意触碰在脖颈的项圈上,皮革的顺滑感容易让人上瘾,岳侨岩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脖颈,他闭上眼,又倏地睁开,耳边传来了突兀的敲门声。


  专门用来消遣的手机上收到了新消息,岳侨岩对着屏幕皱了皱眉,小声骂了一句怎么什么事情都能碰到,站起身走过去开门。


  那个叫陆洵的男主居然提出会让自己一个朋友过来,岳侨岩感觉荒唐,虽然他在国外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玩法,或者说相对于他这种纯实践的玩法,换成谁来都一样,但出于岳侨岩自己偏拘束的观念,他并不接受。


  很多时候岳侨岩会骂自己矫情,但如今隔着一扇门站在酒店里,岳侨岩还是不可能答应门外那个完全不了解的男人。


  颜宇在听到房门打开声音的下一秒,直接跨过去一脚堵在房门敞开的缝隙中,侧着身子便准备从缝隙中钻进房间,然后便被一个叫防盗链的东西挡在了外面。


  这一幕过于滑稽,颜宇没收住力撞在了门板上,他抬起头,脸上堆满了玩世不恭的笑意,可那双写满凉薄和淡漠的眼睛透过狭窄的门缝,仿佛一双无形的手,掐住岳侨岩的脖子,逼着人与他对视。


  “好久不见啊。”颜宇的声音轻佻,带着凌晨聚会未散的淡淡酒气,“你说巧不巧,你约的那个陆洵,是我最近认识的朋友。”


  颜宇的脚还卡在门缝中,岳侨岩低下头看向地面,他收敛着表情,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作出如何的反应。


  四年没见,岳侨岩从不隐藏,自己还是爱眼前这个男人。


  那条几厘米的防盗链隔出了两个世界,又拉长了无数的年月,门里的岳侨岩已经不是那个拎着行李箱离开时的青涩少年,可当他的手下意识去遮挡脖颈的项圈,还是被门外的颜宇轻声嗤笑着。


  “岳侨岩,怎么回国这么久了,也不说来找我?”颜宇将手臂伸进防盗链的缝隙,他暗骂了一句这么高档的酒店防范设备却这么差劲,岳侨岩几乎就贴在门框前,他的手指轻松勾住了岳侨岩的项圈。


  勒这么紧不会窒息吗?颜宇再次腹诽着,如此滑稽的场景里让他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人佯装出深情款款来复合,着实是一种煎熬,颜宇刚想收回手臂,下一秒,岳侨岩狠狠握住了他的手腕。


  岳侨岩这个人,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有,生下来没爹娘,生活里没朋友,读书没天赋,出国留学没钱,估计回国后的工作也没什么实力,他走到现在全是一个人靠着一身傲骨摸爬滚打出来的。


  颜宇就喜欢他这一身傲骨。


  更喜欢亲手抚摸过每一块傲骨嶙峋的骨骼,把玩在手里,轻而易举捏碎成粉末。


  所以自诩从不吃回头草的颜宇,说服了陆洵让自己大老远跑过来,瞧一瞧四年前被自己无情抛弃的小男友现在成了什么模样。


  果不其然,岳侨岩这个口味无论何时还是会让人感兴趣,颜宇抬起头,他露出那一副叵测的笑意,阅读着藏在岳侨岩眼底愤怒里面的悲恸,说出了最后的底牌,“你出国前那个项圈,现在还放在我床头柜里面。”


  这句话虽然不至于让岳侨岩直接跪回他脚边,但足够两个人心平气和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相顾无言。


  颜宇不知道是不啊自己昨晚上喝了太多酒,还是真的二十七八岁数大了,看着一脸禁欲模样的岳侨岩坐在身边,他总会无端想起之前两个人上床时的那些画面,下半身实在忍得辛苦,只能站起身在房间里走了两圈,顺便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两度。


  木质茶几上摆着一盒消毒湿巾,旁边是咖啡色的手提包,颜宇轻轻挑了挑眉,岳侨岩出国见了几年世面,怎么还是喜欢这么丑的配色。


  “你和陆傻……呃陆洵约的是什么?纯实践吗?”


  颜宇话刚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轻浮,他看出来沙发上的岳侨岩下意识交叉着手指,这是岳侨岩不满意时候的小动作,他稳住脚步踱回沙发旁,小心翼翼坐在岳侨岩身边。


  那是岳侨岩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沁入指尖的香烟和从不会消散的酒气,掺杂着颜宇那昂贵的男士香水,岳侨岩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微微测过头移开视线,望着空洞洞的酒店墙壁。


  “侨岩……你出国这几年,我也很想你。”


  久经风月场的颜宇不至于说不出什么公式般的情话,虽然盯着岳侨岩这张脸,他更喜欢说些惹人面红耳赤的话。


  其实哪有什么想不想,颜宇不过是在大学时和岳侨岩谈了一场恋爱,起因也只是颜宇瞧不上圈子里那些野花野草,从身边的好皮囊里面挑了一个干净的,拐到身边一点点调教成只跪在自己脚边的狗。


  后来时间久了,颜宇正发愁如何甩了身边这个成天幻想着两个人美好未来的男友,正巧赶上岳侨岩申请到了英国的研究生,他便找准了这个台阶,一番故作深沉的话送走了谈了两年多的男友。


  至于现在,颜宇浅笑着再次抚摸着岳侨岩脖颈那个粗糙制造的项圈,心里推敲着一会儿和前男友上床会不会更刺激。


  岳侨岩是个闷葫芦,他解释说是因为他嘴笨,害怕紧张时说错话,所以越是重要的场合他越是沉默,这些颜宇都清楚,所以不用岳侨岩说些什么,当他看到岳侨岩松开的手指,以及极其小心而缓慢向他这边靠近时,颜宇便知道今天没有白来一趟。


  但颜宇还是打算放慢些节奏,先来欲擒故纵一下,“哪怕你不接受我如此唐突的出现,既然都来了,和我实践一次也可以吧?”


  实践玩不还是得乖乖上床,憋着笑的颜宇差一点没有忍住,他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感慨自己不愧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渣男。


  始终沉默的岳侨岩突然站起身,他抿着唇仿佛在沉思什么重要的决定,可他并没有意识到,不管他在犹豫什么,他都没有打算拒绝眼前这个男人。


  “颜宇。”


  岳侨岩叫出了这个他封藏了四年的名字,很轻也很坚决,有个问题在他心里压了四年,在飞去英国的飞机上,在校园的长廊,在刚才那条防盗链的后面。


  “你当时和我分手,是不是怕我因为这段感情耽误了出国的前程,所以想逼我走?”


  其实岳侨岩自己有答案,这个答案支撑他独自走过了四年的孤独岁月,支撑他在见到颜宇的那一瞬间,千帆过尽,扁舟靠岸。


  岳侨岩始终相信颜宇是爱他的,始终相信他们是相爱的,就像他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颜宇一定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他,才会在今天姗姗来迟,虔诚地站在他的面前。


  可他还是想听颜宇亲口说出这个答案,“是的,我怕你因为我放弃出国的机会,所以……”


  后面的话颜宇编不下去了,不过也不重要,被他抛弃过一次的小狗再次毫无保留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拥抱时的岳侨岩看不见颜宇脸上计谋得逞的笑意,当他再次抬起头对视着颜宇的双眼,那双六年前给他带上项圈的手,再次抚摸着他的脖颈。


  “应该给你身上刻满印子,这样你就永远留在我身边了。”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颜宇得到了如他所期待的回答。


  “就在这里,就现在。”


————————————————

回礼彩蛋是颜宇究竟如何把陆洵骗走,自己来的酒店

  

  

评论(42)
热度(583)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