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一)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曲修x温如嵩


不算长的番外,这周应该能写完,温仔和小齐非常难得一起去作死x

两对都会拍🌟

————————————————

  “诶行,好,我马上就回去了,别担心,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


  齐逾明一连串官方套话挂了电话,他抬脚踢开路灯下的石子,走到路边车的副驾驶前,敲了敲窗户示意里面的人给自己开锁。


  逼仄的汽车空间随着齐逾明的加入荡开淡淡的酒气,温如嵩有些不适地把头扭到一旁,齐逾明捏了捏鼻梁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抬手摁下了车窗通风。


  两人谁也没说话,温如嵩刚在家吃完晚饭,收到齐逾明的消息,客客气气地问有没有时间来酒店接他一下,他喝了酒不能开车。


  要是被曲修看到肯定骂骂咧咧怼回去,但温如嵩靠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站起身打了个哈欠,告诉正在洗碗的曲修,公司有点事情,他回去拿个文件。


  “刚才是叶凌宇的电话?”等红灯的时候温如嵩轻飘飘开口,他的手指敲在方向盘上,空气中的酒味似乎淡了很多,“你怎么不叫个代驾回去?”


  齐逾明听懂了温如嵩的言外之意,他脸上的表情微妙起来,咳嗽了一声解释道:“叫代驾不放心,我这车挺贵的……”


  “你跟哪些人喝的酒?”温如嵩打断了齐逾明的借口,声调并没有什么起伏,只是参杂了些戳破谎言的得意,“你是不是跟叶凌宇说,是陪我出来喝酒?或者其他什么,总之你得想办法拉着我回去给你垫背。”


  路口的信号灯变绿,车内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齐逾明伸手扶住额头,忍不住摇了摇头,“温如嵩,大学那时候我就看出来,你这人,心里蔫坏得狠。”


  事情确实是这样的,齐逾明之前创业时认识的一群狐朋狗友遇到些喜事,叫他出来喝酒,下班后的齐逾明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摸着下巴扯了这个他自诩并不严重的谎。


  大家都已经是这个年龄,不再是要求着谁或者安排着谁,叶凌宇自然也想去修补齐逾明和温如嵩的关系,但很多事情最后归结为顺其自然。


  所以和温如嵩有关的事情,叶凌宇并不会过问太多,还是放心让齐逾明自己去解决。


  当然正在家里准备着解酒茶的叶凌宇并不会知道,齐逾明扯谎的胆子已经越来越大。


  “那什么,谢了。”齐逾明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哈欠,车里的酒气混杂着各种奇怪的味道让人不舒服,他瞥见温如嵩皱眉的表情,把车窗开到了最大。


  这一片街区是最近热闹起来的小吃街,夜晚正是人多的时候,他们的车被人行道前川流的人群拦了下来,温如嵩垂着眼眸像是在思索什么,并没有理会齐逾明的道谢。


  齐逾明确实喝了不少酒,但吹着晚风头脑还是很清醒,他嘟囔抱怨着外面挤不出一条缝隙的人潮,偶尔假装不经意地观察着温如嵩。


  一句经常被用作口头禅的话“来都来了”,很适合形容现在的齐逾明,等到汽车终于行驶过这个路口,转进下一条灯红酒绿的街区,齐逾明终于斟酌着用词准备开口。


  突然的一个急刹车,齐逾明整个人向前摇晃着,他扶住车门,咽下了刚才想好的话,“温如嵩你他妈怎么开车呢?”


  但温如嵩依旧是一副冷漠到生人勿近的样子,丝毫不理会齐逾明的叫骂,他把目光望向窗外的会所,拉紧的唇线露出淡淡的恼怒。


  温如嵩有时候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告诉自己做人应该明事理、分善恶,可大部分时候,那些不过脑子的意气只能停留在脑海里。


  就像他明明认出了会所外油腻搂着一个年轻男孩的吴冠言,可他只能把所有的厌恶独自消化,做不出什么实际行动。


  齐逾明后知后觉也望向窗外,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如果走在大街上,他肯定是认不出吴冠言的,但顺着温如嵩的目光仔细打量了一番,还是唤醒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哦这不是那个谁……看上去混得不错啊,这会所消费可不低,听说里面鸭的质量还不错。”


  车厢里安静下来,温如嵩微微眯眼瞥向喝醉的齐逾明,齐逾明伸手想玩闹着捶他一拳,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掩饰尴尬般垫在脖子后面。


  “别这么瞅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动脑子想想,你对我不放心还对叶凌宇不放心吗?我要是来这种地方腿还能走路?这是刚才吃饭的时候听其他人说了一嘴。”


  得到满意答案的温如嵩轻轻舒了一口气,他踩下油门,后视镜里面会所的招牌越来越远,才低沉着声音解释道,“之前吴冠言因为工作的事情,去我原来的公司找过我一次,我记得他那次是带着婚戒的。”


  窗外的风是夏夜的燥热,齐逾明把手肘撑在车门,虽然他始终秉持着不插手其他人事情的原则,但他知道温如嵩上学的时候就会因为这种违背道德的事情别扭,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出几句模棱两可的安慰,“嗨,想开点,没准刚离婚了出来找乐子呢。”


  把齐逾明送回去之后,温如嵩心里还是乱糟糟的,他开着车出去漫无目的的转了两圈,收到曲修发来的消息时,才刚刚驶入小区的停车场。


  原本曲修还洗着碗畅享着今晚美好的夜生活,结果莫名其妙成了瘫在沙发上看着足球比赛重播的冤种,他瞅着手机上没收到回复的消息,思索着为什么每家公司都要压迫员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起码在温如嵩进门之后坐到他身边就不重要了。


  曲修刚想端起架子佯装生气,坐过来的温如嵩就乖顺地靠过来抱住了他。


  算了,人回来就好。


  色令智昏的曲修暂时搁置了刚才叶凌宇发过来的消息,问他俩下个周末有没有兴趣一起去附近古镇玩两天。


  曲修原本是想答应的,思索了片刻感觉还是应该和温如嵩商量一下,但锁上门关了灯,这点小事也就抛到了脑后。


  所以另一边的叶凌宇直到凌晨一点,才收到曲修发来的同意消息。


  不过夜深人静的,谁还能有心情理会曲修发来的消息。


——————————————————

彩蛋是齐逾明说谎被戳穿的认怂现场


这应该是之前埋下的伏笔里面最后一个还没被回收的,关于吴冠言的婚戒

面对骗婚的渣男

温仔:(一顿大道理输出)(然后把自己给讲委屈了)

齐逾明:听说一盒图钉能扎四个汽车轮胎x



评论(235)
热度(1365)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