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二)

曲修x温如嵩

叶凌宇x齐逾明


两对都会有拍,想先看哪一对可以评论说一下


——————————————————

  附近的水乡是这两年兴起的旅游小镇,虽然充斥着不可避免的商业套路,但依山傍水,盛夏过来消暑也算做一件乐事。


  民宿外面露台的一排椅子并不多,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会在这里休息,带着墨镜的齐逾明把腿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又伸过胳膊把行李扔到旁边两个椅子上。


  齐逾明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他做过的事情决定着他成为不了温如嵩那样有着极高道德约束的人,可偏偏这么多年,他面对温如嵩还是有些不自在。


  不是那种得不到原谅的愧疚,而是大家都知道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顺水推舟不再去追求一个肯定的结果,顺其自然,可正因为如此,齐逾明看见温如嵩才会别扭。


  停好车的叶凌宇走到露台,齐逾明把腿放下来,扬了扬头示意叶凌宇坐过去。


  “想什么呢?”叶凌宇扔过去一把路边小店买的扇子,上面印着水乡的名字,在各种景区都很常见的样式。


  “没想什么,公司的事情。”


  没人计较齐逾明的心口不一,墨镜下的一双眼望着远处走过来的曲修和温如嵩,齐逾明站起身,搬着椅子挪了个方向望着另一边,“这边晒死了。”


  这边离着市区并不算远,四个人两辆车,早上出发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在附近转了转找了个小店吃饭,便过来民宿这边稍加休息。


  吃饭的时候温如嵩提了一句有点渴,刚到民宿曲修看到附近有卖鲜榨果汁的店铺,乐颠颠拉着温如嵩过去买西瓜汁,叶凌宇转头还没开口,齐逾明就把他噎了回去。


  “打住,我发现你最近怎么越来越喜欢跟曲修玩了?他不会把他那傻狗属性传染给你了吧?”


  于是齐逾明就拎着包独自到民宿外面的露台等人了。


  温如嵩在水果店前犹豫了几秒,曲修以为他没想好喝哪种果汁,对着菜单一顿乱点,结账的时候贵到离谱的价格让他傻了眼,不过看见温如嵩在店外拎着袋子乖巧打包的样子,这个钱还是花得舒心。


  走回去的路上温如嵩原本还在纠结买了五六杯果汁,要不要一会儿分给齐逾明,或者说该如何自然地递过去,再一回头,曲修已经把每杯果汁都插上吸管嘬了一口。


  好了,现在彻底不用纠结了。


  四个人在露台坐着歇了一会儿,平时工作的时候总是抱怨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可真到了山清水秀的地方,大家还是喜欢围坐在一起玩手机。


  曲修把果汁喝了一杯又一杯,拿过来最后一杯西瓜汁的时候稍不留神,一个手抖半杯果汁洒在了衣服上,黏腻的感觉加上湿热的天气,着实让人不舒服。


  “我上去冲个澡换身衣服,你们等我会儿。”曲修一边用纸巾擦着果汁一边往房间走去,刚走了两步想起些什么,绕回来凑到温如嵩旁边揉了揉他的脑袋,问他要不要一起回房间休息。


  旁边的齐逾明心不在焉刷着手机,心想光天化日,曲修这人脸皮居然这么厚。


  温如嵩摇了摇头,顺便催促曲修快点下来,下午计划还要去河边逛一圈。


  曲修刚走了一会儿,叶凌宇也站起身去旁边接电话,齐逾明听了两句,似乎是叶凌宇家里公司那边的事情,便没再听下去。


  原本刚才还人来人往的露台,不知怎么的,就只剩下了齐逾明和温如嵩两人,不自在地回避着对方。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齐逾明懒散地靠在椅背,翘起腿踩在叶凌宇的椅子上,咳嗽了一声准备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


  “吴冠言。”


  温如嵩冷冷的声音打破了二人之间微妙的沉默,齐逾明微微一怔,顺着温如嵩的目光望过去,又一次看到了那张在会所外见过的脸。


  确实可以说是无巧不成书,齐逾明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思索了几秒,转过身瞅了瞅温如嵩复杂且厌恶的表情,“算了,这种事情,你就别管了,也不好管。”


  温如嵩并没有理会齐逾明的话,他的眼神死死盯着小路对面的吴冠言和另一个女人,在那很短的时间里,他分不清同情和厌恶哪种情绪更加强烈。


  其实在温如嵩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见到吴冠言时,抱着一丝侥幸想也许是双性恋,那天在会所外面看到吴冠言,他想也许已经离婚了,可如今,吴冠言手指上的婚戒依旧扎眼,旁边的女人和他说笑着,吴冠言每一个动作和神情都让温如嵩感到恶心。


  “算了算了,那什么你们刚才果汁去哪买的,我也有点渴了……”齐逾明摆了摆手,心里想着这俩人怎么都不懂事,买了六杯果汁居然全都自己喝了,“诶温如嵩你干什么去?”


  齐逾明眼睁睁看着温如嵩站起身大步向街对面走过去,吴冠言脸上的表情微妙起来,两人说了几句话,旁边的女人似乎以为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转身去旁边的商店里挑选遮阳帽。


  看到女人走远,吴冠言脸上的表情逐渐戏谑起来,他低头玩着手机并不理会说话的温如嵩,直到温如嵩忍无可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吴冠言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嘲弄的笑意,伸手攥住温如嵩的手臂。


  “吴冠言你他妈把手松开。”


  齐逾明手里的墨镜在指尖旋转了一圈,然后冲着吴冠言那张脸砸了过去,“你是想在外面把事情闹得下不了台吗?”


  旁边的商店里已经开始有人探出头看热闹,齐逾明斜眼瞥见吴冠言身边那个长相温婉的女人也在望向他们,再任由温如嵩在这里动动嘴皮子试图“感化”吴冠言,就真的很难收场了。


  吴冠言显然已经不记得大学时候有过几面之缘的齐逾明,他和温如嵩不约而同松开手,退后几步拉开距离,吴冠言神情阴冷地瞪了温如嵩一眼,转身招呼店里的女人离开。


  “上次在公司好像不是这个啊。”临走时吴冠言没忘记指了指齐逾明,斜晲着温如嵩,“你换得也挺快昂。”


  等齐逾明后知后觉反应出来这句话的意思,吴冠言已经拉着女人离开了几米距离,他听见女人问发生了什么,吴冠言的声音在一众看热闹的人群中格外刺耳,“没什么,就刚才拽我那个,上大学时候一个骚扰我的基佬,这么多年对我还是念念不忘的傻逼玩意。”


  “这他妈傻逼,温如嵩你他妈……”齐逾明的牙尖狠狠撵着唇角的嫩肉,努力克制着自己没在这冲上去把吴冠言摁在地上开瓢,他随口骂了几句缓解着怒气,转过头看见温如嵩失落的表情,一些难听的话又咽了回去。


  其实在温如嵩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时,就已经后悔了,他转头看着骂了一半的齐逾明,抿了抿唇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的笑意,“算了,刚才确实应该听你的,可这种事情,我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你俩,在这站着干什么呢?”


——————————————————

隐藏结局是四个人的后续,各自心里都在想什么

  

两对都会有拍,想先看哪一对可以评论说一下


评论(164)
热度(121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