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国庆小段子

一个国庆小段子,四人搞笑日常 1.6k+

之前的番外以后有时间会慢慢写,最近实在太忙了很久没打开老福特了

————————————————

  国庆假期的前一天,齐逾明环着手臂靠在拐角处,听着叽叽喳喳讨论出游计划的员工,不合时宜地走过去咳嗽了一声。


  解决了外面的办公区,齐逾明又敲开温如嵩的办公室,看着他收拾得比脸还干净的办公桌,冷着脸在上面扣响手指关节。


  刚给曲修发了消息准备早退的温如嵩瞄了一眼齐老板的脸色,小声揶揄着,“我这是准备下楼去……做其他工作。”


  “行啊,我跟你一起去。”齐逾明心想着自己刚从楼下过来,技术部那几个兔崽子上午就跑了,他倒要看看温如嵩去找谁工作。


  温如嵩倒是也不在意,他缓缓站起身往外走,等电梯的时候感觉身后有股寒气,瞥见跟在自己身后的齐逾明,开始怀疑叶凌宇是不是又赶上国庆假期要出差。


  顶楼有几层最近在装修,两台电梯居然都僵持在顶楼迟迟不动,温如嵩又瞥了一眼狗皮膏药般揪着自己不放的齐逾明,转身往楼梯间走去,“我走楼梯。”


  国庆假期曲修打算带着温如嵩去爬山看日出,温如嵩心里一边盘算着晚上回家要收拾的行李,一边又腹诽着身后非要揪他错的齐逾明,种种思绪纠缠在一起,一个不注意,脚下的台阶踩空了一节,重心不稳地摔了下去。


  虽然几节台阶不算高,但来不及感应直愣愣摔在地上,尤其是膝盖磕得厉害,温如嵩脑袋里轰鸣声乱作一团,掩盖了刚才的所有情绪,只剩下叫嚣的刺疼。


  齐逾明表情狰狞地站在十几节台阶远的距离沉默了几秒,脑海里删过了无数降智电视剧里面的狗血画面。


  一个恶毒男配被误解、被暴打、被爱人在瓢泼大雨的夜晚赶出家门。


  着实有些不好意思,齐逾明没忍住笑出了声。


  温如嵩一边撑着身站起来,一边不掩嫌弃得瞪着齐逾明,他扶着墙想迈上台阶和他理论,打弯的膝盖发软差点跌倒。


  齐逾明这才回过神过去搀住他,脑海里又开始浮现温如嵩大学那会儿被人欺负了一脸别扭躲宿舍哭的搞笑画面。


  在齐逾明又一次笑出声之后,温如嵩终于忍无可忍推开他,自己一瘸一拐扶着墙上了楼,又在一众员工的八卦眼神里,拖着腿一步步挪回了办公室,一把把跟在后面赔礼道歉的齐逾明拍在了外面。


  有平时和温如嵩走得近的员工给曲修发了消息,委婉含蓄地描述了一下刚才的画面,四五个脑袋一齐挤在手机屏幕前面,看着曲修微信聊天框上的“正在输入”亮了十几秒,却没收到任何回复。


  不过没等多久,开车飞过来的曲修就直接气冲冲忽略掉所有人,穿过办公区的注视,推门进了温如嵩的办公室。


  


  正在外面处理事情的叶凌宇接到了齐逾明,接通前叶凌宇给自己留出时间沉思了几秒,思考着节假日没有陪齐逾明该如何弥补。


  “那啥……你今天啥时候回来啊?”


  齐逾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叶凌宇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猜想,以为齐逾明只是有些不易察觉的情绪,他轻轻笑了一声,准备温声说些什么安抚爱人。


  “齐……”


  开着免提的齐逾明也瞬间心领神会地堵上了他的嘴,“就是曲修那个疯逼非说我今天打温如嵩了,让你过来看看,我们在楼下上次聚餐那个饭店等你。”


  等到叶凌宇姗姗来迟,包间里的三人已经点好了一桌子菜,叶凌宇走过去和齐逾明无声对视了一眼,明白没什么大事,拉过椅子坐在他旁边。


  明天就是节假日,今天还能难得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温如嵩心里自然是开心,嗑肿的膝盖也没那么疼了,在桌子下面轻轻踢了曲修一脚,“人齐了快吃饭吧。”


  被打乱国庆计划外加担心爱人的曲修满肚子泻火没地方骂出来,揪着齐逾明这个他眼里十恶不赦的恶人出这口气,吵着吵着就莫名其妙成了一桌子团团圆圆的聚餐。


  不过似乎也不重要,曲修故意抢在齐逾明夹菜的时候转桌,一脸大仇得报的样子给温如嵩夹了一大块鱼肉。


  温如嵩开心才最重要。


  


  吃完饭时间还早,温如嵩在门口低着头给叶凌宇讲了讲今天发生的事情,齐逾明仰在包间的沙发里玩手机,等叶凌宇送走了二人回来接他。


  “回家吧。”叶凌宇走过去轻轻捏住齐逾明的手机,“少玩会儿手机,当心提前老花眼。”


  齐逾明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叶凌宇正好从旁边衣架帮他拿过外套,齐逾明走过去半开玩笑地伸开双臂,叶凌宇抿嘴淡淡笑了起来,生疏地帮他穿上外套。


  走出饭店的时候,黑漆漆的夜开始下雨,齐逾明心想就算今天温如嵩没有摔倒,曲修爬山看日出的计划也要泡汤了。


  而自己这个“恶毒男配”也要在即将到来的大雨前,和爱人回家了。


  


  


  

评论(29)
热度(70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