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abo年下短篇

abo不平等背景|一发完|又长又狗血

——————————————

  你蹲在楼下的台阶上点了根烟,叹息声恰如微风吹拂淡淡消散的烟圈。


  在这样一个Alpha和Omega极度不平等的世界里,你似乎不适应当好一个Omega。


  你是一个Omega,只是前三十年人生都靠着不断更替的身份证明和违禁药品伪装成一个Alpha,你不停更换着城市,改变着职业,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可这场梦还是在三十岁的时候惊醒了。


  你被联邦政府带走的那天,正在家里准备即将写完的长篇小说,家门被粗暴踹开时,你心平气和地删掉了那本花费你三个月心血的作品。


  你知道你再也用不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近些年平权运动的控诉,你并没有得到你想象中的那些惩罚——监禁、凌辱、甚至夺走你的一切尊严公开惩处,很是简单的,你在临时扣留室里收到了一份通知。


  白纸黑色记录着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匆匆扫过,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


  只要你同意遵循联邦局的分配去成为一个Alpha的伴侣,便可以撤销上述一切处罚。


  仿佛又一次陷入梦境,你在分配书上签字,你以为这会是一个漫长的流程,可你居然在当天晚上就被送到了Alpha的家里。


  更出乎你意料的是,你的Alpha是一个刚刚满二十二岁的年轻人。


  年轻的Alpha笑着送走联邦局的警员,青涩的脸庞学着那些故作成熟的强调,你呆滞地坐在沙发上,握着Alpha塞给你的鲜榨果汁。


  “你现在需要什么吗?”


  你的Alpha在问你,你微微抬起头,你想说你很饿,警局的食物难以下咽,你想说你很困,冰冷的关押室让你每天带着手铐入睡,可这些你都没有说,因为你知道你不再是那个虚假的拥有权力的Alpha,而是一个落魄的Omega。


  你摇了摇头,告诉Alpha都听他的,气氛短暂的尴尬了几秒,还没等你再次开口,健硕的Alpha已经抱起你走去了卧室。


  说起来很是可笑,你第一次的床上经历实在乏善可陈,过于疲倦的身体让你下意识顺从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最后的结束你都忘记了,再次睁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就这样,你开始了新的生活。


  年少时候的你有满腔热血,有天高海阔,你痛恨着Omega这个否定了你一切的符号,十几岁便离家出走,靠着初生牛犊的锐气和胆量伪装了这么多年。


  然后用后半辈子的卑微来偿还。


  你的Alpha是一名公职人员,朝九晚五,白天的时候你便一个人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斜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回想着过去的人生。


  Alpha下班后会急匆匆赶回家里,你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这么着急,你小声地解释自己没有做完饭,可他却好似听不见一般,凑过来捧着你的脸亲吻着。


  年轻人的精力确实旺盛,第二晚、第三晚、第四晚,连续几天之后,你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年轻的Alpha似乎只是想要一个泄欲的伴侣。


  虽然Alpha的技术确实不错吧,事后你靠在床头,下意识想去拿烟,才想起来,一个合格的Omega不应该抽烟。


  如果日子始终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可听着家中电子探头的不断催促,你不得不面对每周末的例行惩罚,浑身透出尴尬味道得把手中的皮带递给年轻的Alpha。


  你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八岁,你整整比你的Alpha年长八岁,现在却要趴在他的腿上,请求他惩罚你。


  “你想不想玩点不一样的?”


  年轻Alpha的语气炙热且诚恳,露出小小虎牙的笑容让你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大概猜到了他的意思,学着一个乖巧Omega的样子沉默着点头。


  因此那晚你被蒙上双眼,捆住双手,(发不出去)。


  之后的日子里,Alpha的下班时间似乎越来越早,他给你在阳台养了几盆花草,你每天看着它们,等待着Alpha回到家亲吻你的脸庞。


  然后等待你的就是一次次更过火的(发不出来)。


  之后你的爱人似乎开始不再满足于周末的例行惩处,他兴冲冲地给你看网购的各式工具,眨着那双大眼睛,问你,一次又一次问你。


  “不是惩罚,只是情趣,可以吗?”


  “我会下手重一些,可以吗?”


  “今晚试试(发不出来)可以吗?”


  “手心可以吗?耳光可以吗?”


  你在点头,你的一切回答掩盖在这个机械化的动作里,偶尔过分的藤条或稍稍用力的耳光惹出眼泪,你只是趁Alpha不注意轻轻抹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一个平静的周末午后,年轻的Alpha又一次心血来潮把你拽进了卧室的床上。


  “亲爱的,这次耳光试试用戒尺打可以吗?”


  你并不是很喜欢白日宣淫,但不知道为何,如今每次(发不出来),你的身体总是不自觉地想往Alpha的身上靠。


  你一次次告诉自己冷静,但本能的欲望让你同样沉醉在酣畅淋漓之中,直到Alpha亲吻着你被戒尺抽肿的脸颊,玩笑般告诉你晚上回来还要回锅,才勉强回神。


  你安慰着自己,就当这一切也是一场梦。


  “晚上我有个同事聚餐,两三个我要好的同事和家属,他们都想见见你,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你一如既往懵懂地点头,可下一秒你睁开了双眼,Alpha的亲吻让你被抽肿的脸颊泛起一阵刺痛。


  可你最终还是没有拒绝,你知道一个乖巧的Omega不应该拒绝Alpha的任何要求,你只是在出门时从玄关拿了一个黑色的口罩,挡住你为数不多的尊严。


  聚餐选在一家高档的酒店,热闹的包间里你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偶尔站起身配合着年轻Alpha的热情介绍,大家好像都对你很熟悉,就连其他Alpha带来的Omega都围在你身边问你最近生活怎么样。


  你有些困惑,但很快又把一切归结为年轻Alpha的外向性格,来不及细想,你的Alpha打断了你的思绪。


  “你要吃什么味道的慕斯蛋糕,巧克力还是柠檬的?”


  这似乎是你第一次拒绝你的Alpha,你摇了摇头,说自己不饿——你并不打算在这里摘下口罩,这样的理由应该足够搪塞过去。


  但甚至没有等到菜上桌,坐在你旁边的年轻Omega玩闹着想塞给你甜品,趁你不注意拽下了那层薄薄的口罩。


  餐桌的热闹氛围停息了几秒,你低着头大脑一片空白,你听到Alpha的朋友们有的在转移话题,有的骂了几句Alpha不会心疼人,也有的在教训自家没规矩的Omega。


  你知道这很正常,在一个Alpha对Omega有绝对掌控权的社会,每个人都见怪不怪,Alpha也许会毫不在意,甚至引以为豪。


  不接受的人只有你自己罢了。


  “羞辱人很有意思是吗?”


  你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Alpha说话,你深呼吸着,你不知道为什么做一个听话的Omega这么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糟糕,不知道自己除了破碎的尊严还剩下什么,你站起身,在众人的目光里沉默地离开了包间。


  你一个人走回了家,戴着口罩。


  你在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包烟,在楼下蹲着抽了一根,索然无味,便把整包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你靠在沙发上,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在关押室等待结果的日子,如今你又开始等待,等待你的Alpha回来,带给你未知的惩罚。


  年轻的Alpha又是急匆匆地走进家门,你忐忑的抬起头,看见Alpha手里的包裹,下意识往后瑟缩着。


  Alpha真的很急,他手忙脚乱地把包裹放在桌子上,从一层层保温袋里拿出餐盒,递到你的面前。


  “对不起。”你的Alpha在向你道歉,“我本来就想带你过去介绍一下,然后咱们回家吃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你有些迟疑,先是像往常一样点头,随后开始摇头,你突然感觉有些恍惚,似乎年轻的Alpha并没有做错什么。


  错的不是你过去的伪装和如今的卑微,也不是他的恶趣味和粗心,错的是条条框框的束缚,是你们身处的时代漩涡。


  “不知道你喜欢哪个味道,巧克力和柠檬我都买了。”


  你低头看着Alpha递过来的甜品,二十二岁的少年在竭尽所能袒露着自己的真心,捧到你的面前。


  你哑口无言,心里想得很多话再也说不出来,你握着餐盒一口一口咽下食物,然后站起身,小声询问你的Alpha可以去休息吗。


  那天晚上你们沉默且疏离地躺在床上,你睁着眼睛,却好似什么都看不清楚,直到你听见了Alpha的声音。


  “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年轻Alpha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更多还是青涩和紧张,“老师。”


  卧室突然亮了起来,床头的台灯播撒出暖黄色的温度,你看清楚了你的Alpha,那张和过去记忆重叠的脸。


  你八年前在一所高中当了半年的助理教师,一个清闲到你每天在办公室养些花草的工作,邻班一个高一的男孩总在课间被老师拎到办公室训斥,你闲来无事,总会在旁边说些求情的话,而男孩总在罚站的时候扭着头冲你微笑。


  “我以为,你每次都点头,是同意的,是会喜欢的,但我好像又错了,对不起,我太着急了,可我从没想过要羞辱你。”


  “我从没想要把你关在我身边,我有在托朋友帮你找工作,但我今天真的想了很多,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可以把你送走的。”


  “我喜欢你,我找了你八年,但我好像不会爱人。”


  年轻Alpha的语无伦次扎进你的心里,你似乎明白了所有事情,莫名被撤销的处罚和急匆匆的分配,Alpha的热情莽撞和周围人的欢迎,一切似乎都有迹可循,只是在你不假思索点头的瞬间消散无踪。


  你突然想拿出二十二岁时候的盛气凌人,像教训一个晚辈一样告诉年轻Alpha别这幅垂头丧气的样子。


  你突然又想起了每次温存时Alpha热浪扑面的亲吻,想起了他无数次开口的询问和交给你的选择,想起了冰箱里没有吃完的柠檬慕斯。


  你不想走了。


  也许以后会走吧,去工作、去战场、去流浪,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就像二十二岁的你坐在办公室里,不会知道眼前少年的怦然心动。


  但最起码此时此刻,你想关掉台灯——你也确实这样做了,轻浅又主动地靠近年轻的Alpha,亲吻他的脸颊。


  告诉他,你也不会爱人,但你想试一试。


  告诉他,下午约定的惩罚还没有打完。


  你们来日方长。


————————————————

回礼是另一篇abo的文三千字,写得不太成熟就不单独发出来了

评论(46)
热度(1250)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