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在恋综和前任破镜重圆(一)

主CP:深情老男人攻x嘴硬傲娇受

s|p合理世界观、破镜重圆


——————————————————

  在盛夏难得一见的清爽天,宋鹤眠摇下车窗,微风拂面,他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旁边一圈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叮嘱,时不时点头应付着。


  放在两三年前,心高气傲的宋鹤眠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惨淡的新书销量,报名参加当下火热的s|p恋爱综艺,靠这张脸来换些维持自己写书理想的流量。


  宋鹤眠眯了眯眼,远远望着长街尽头的那栋别墅,这是他之后半个月参加节目,和其他九个人同住在一起的场地。


  房子看起来很普通,宋鹤眠转过头,淡淡瞥了一眼还在和他照本宣科交代流程的工作人员,就像他平庸的履历和人生。


  要说他哪里没那么普通,想必就是他能符合这档恋综的要求,把自己那还算有点名气的前任叫来一起参加节目。


  “好了,注意事项就是这些,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今晚之前一定不要让其他人看出来你和前任的关系。”大眼睛的工作人员扶了扶鼻梁上的装饰眼镜,“今晚会有投票环节,这个之前和您交代过了,被猜出来的前任要进行公开惩戒,昨天节目组商量了一下,如果有人自曝的话,那还要额外加一周的惩罚期。”


  宋鹤眠的心忍不住紧紧揪了一下,但面上依旧云淡风轻,轻声谢过了提醒,拉开车门拎着行李箱独自下了车。


  窗外的摄影师正式开始工作,跟在宋鹤眠身后拍摄第一天入住的先导镜头,只留下车上几个实习生和工作人员,刷着手机闲聊。


  “这位看起来挺内向的,我昨晚找他核对喜欢什么工具之类的话题,脸通红沉默了半天,不知道为啥要来参加这个节目。”


  “打个赌吗,我赌他绝对是节目里第一个被揍哭的,你你你都别刷手机了,快点来赌。”


  “我可不赌宋鹤眠,你们是没看见我前些天对接的另一个小娃娃,感觉跟他大声说两句话都眼泪汪汪的。”


  “哪个啊?我调一下档案。”


  “好像叫……文茂?是个大学生。”



  “你好啊,我叫文茂,H大准大四学生。”


  低头拎着箱子进门的宋鹤眠被声音吓了一跳,他抬眼看了一眼向自己伸出手的少年,有些惊讶节目组居然还能同意大学生来参加,但还是也把手伸了过去。


  文茂浮夸地向后仰去,摆了摆手,“你要和我握手吗?不用这么严肃吧,我是想说帮你搬行李的,卧室都在二三楼,现在刚来了咱们俩人。”


  还没等宋鹤眠反应过来,文茂已经拎着他的箱子往楼梯间走去,宋鹤眠只是短短愣了几秒,便快步跟在了后面。


  “哦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宋鹤眠……”


  “这不是巧了吗?咱俩是室友诶,你是主还是被啊?喝咖啡还是奶茶……”


  进门前宋鹤眠给自己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社恐,然后在遇到社牛人的瞬间功亏一篑。


  “嗯……喝咖啡更多。”宋鹤眠跟在人身后进了二楼的双人间,他简单打量着屋里的陈设,愣了一会才小声回答着问题,“我属性是……被。”


  一个字声音小到不能再小,不敢再发出什么多余的音调,宋鹤眠知道房间里的摄像头一定敏锐捕捉到了自己脸颊烧红的温度,会在之后的节目里用一个特写镜头来表现自己的局促。


  不该想,一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关注,在无数人注视下讨论他曾认为是私密的话题,宋鹤眠的脸更红了。


  “抽屉里有黑白两种手环,代表每个人属性的,给你个白的带好。”文茂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智能手环递过来,宋鹤眠这才注意到文茂手臂上也同样带着白色的。


  宋鹤眠带上手环,装出很匆忙的样子低头收拾着行李,他把箱子里几本还没看完的书拿出来放在床头,转头时看见文茂正饶有兴趣盯着自己箱子里的笔记本和书。


  “我是个十八线作家,职业病,多带了几本书。”宋鹤眠解释了一句,他隐约听到楼下传来说笑生,想必是其他嘉宾陆续到了。


  “文化人。”文茂若有所思说了一句,宋鹤眠明显感觉到他有些想调侃自己脸皮薄,但文茂只是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听声音楼下来了不少人了,下楼认识认识呗,说不定今天就能遇到新恋爱。”


  新恋爱。


  低头下楼的宋鹤眠品味着这句话,他似乎后知后觉自己来参加的是一档叫《换乘恋爱》恋爱综艺,节目里不仅有自己的前任,也有四对前任,节目的看点自然是大家和前任的拉扯或释怀,选择去复合或者开始新的恋爱和人生。


  宋鹤眠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来参加节目只是为了引流宣传自己的新书,为此还不得不给自己那老不死的前任发消息让他来一起参加。


  至于复合,宋鹤眠才不感兴趣。


  他巴不得自己的前任离自己越远越好。


  三两步跳下楼梯的文茂又开始热情和一楼客厅的其他人打招呼,宋鹤眠再度恢复到了社恐的状态,他突然看到吧台前有几人正在磨咖啡,其中有个熟悉的身影


  “你是不是……H大街区那家餐厅的蒋老板?”宋鹤眠招了招手,拉出吧台的椅子坐在了人对面,“我叫宋鹤眠,之前经常去你家餐厅,饭菜很好吃。”


  对咖啡本就不太感兴趣的蒋山奈回头瞄了一眼和自己搭话的年轻人,来不及回想,旁边正在做咖啡的两人便递给他一杯咖啡。


  “你也来尝尝咖啡吧,好巧在这里还能遇到老顾客。”蒋山奈把手中的咖啡顺水推舟递给了宋鹤眠,离开咖啡机坐到了他旁边,帮宋鹤眠介绍起面前的人。


  “做咖啡这个叫陈序然,是个旅行博主,兼职咖啡师,但我喝不惯这苦东西。”蒋山奈把手中的咖啡又推近了些,宋鹤眠注意到他手腕上的黑色手环,有些不自在地往旁边挪了几分。


  虽然大家看起来都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可想起节目规则里带黑色手环的主动对带白色手环的被动有无条件惩戒权,宋鹤眠的心情还是忍不住羞臊。


  蒋山奈并没有留意到宋鹤眠的小动作,继续介绍着,“陈序然旁边那个带黑手环的男人你应该认识吧,云泉,那个演员,虽然最近几年不太火了但在圈内也是有实力有人气的,真不知道多大的能耐能把他请来参加这种节目。”


  宋鹤眠的目光望向咖啡机,咖啡机旁带着白色手环的陈序然正和另一个带着黑色手环,看起来年龄稍大的男人谈笑风生,他低头抿了一口咖啡,微微皱了皱眉。


  “我也喝不惯咖啡,太苦。”

——————————————————

可以在评论区猜猜宋鹤眠前任是谁,伏笔感觉已经很明显了

回礼彩蛋是宋鹤眠在参加节目前约前任见面,嘴硬到底


后面会安排公开惩戒+惩罚期,一直到俩人破镜重圆

其他几对CP如果感兴趣也会慢慢写


评论(44)
热度(80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