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在恋综和前任破镜重圆(三)

主CP:深情老男人攻x嘴硬傲娇受

s|p合理世界观


——————————————————

  因为节目是沉浸式录制,要尽可能减少工作人员露面,所以文茂毛遂自荐承担了现场组织的工作。


  最晚到场的叶南一显然有些懵,“我连人还没人全呢,就直接开始投票了吗?”


  文茂给餐桌前的每个人发了一张便签纸和一根笔,凑到叶南一身边耳语了两句,“没事,你跟着我投,我绝对一猜一个准,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这些话被坐在一旁的宋鹤眠听得清清楚楚,他心底暗笑着大学生的天真,手起笔落,在便签条上写下了文茂和时蔚的名字。


  宋鹤眠倒是来了兴致,想看看这场公开惩戒的好戏最后落在谁头上。


  云泉的位置离着宋鹤眠很远,好在同一张餐桌远远好过两人过去相隔的千百里,一个眼神足够窥探一切,宋鹤眠假意打量着每个人,实则始终注视着云泉落笔的笔画。


  但连笔太快,宋鹤眠的心也乱,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身旁的文茂还在和叶南一窃窃私语着,宋鹤眠隐约听到两人是要投午饭前一直坐在一起玩手机的方琛和李振溪,他忍不住望向看起来温柔恬淡的李振溪,为对方捏了一把汗。


  低下头时宋鹤眠总感觉有目光在注视着自己,倏地转过头寻找,对上蒋山奈有些意味不明的眼神,有些不解和尴尬,但还是对视着互相笑了笑。


  投票的环节终究还是拖了一会,文茂等着终于说服叶南一在纸上写下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大大咧咧站起来准备收集结果。


  宋鹤眠离他最近,自然也是第一个把手里对折好的便利贴递了过去。


  可文茂的手还差一点点就能拿到那种便利贴时,被一个声音突兀的打断了。


  “我有个事情想先跟大家说一下。”


  云泉的声音轻松又不失坚定,在其他人面前讲出自己深思熟虑的选择,尽管他的声音此时在宋鹤眠听来如此刺耳。


  “我和宋鹤眠,是前任关系。”


  餐厅里仿佛瞬间被灌满了冷空气。


  被其他人投票猜出来前任关系的需要公开惩戒受罚,而被自曝出来的,不仅仅要公开惩戒,还要额外加一周惩罚期。


  这是节目开始前写进手册里的规则。


  “你有病是吧?”宋鹤眠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破了接近窒息的氛围,可翻腾的怒火又很快被冷却成冰,只剩下难以形容的恐惧和担忧。


  云泉只是耸了耸肩,报以宋鹤眠眼中做作的假笑,好让他永远是镜头前的完美人设。


  还是文茂最先站出来打圆场,他拍了拍宋鹤眠的肩膀,防止他真的冲过去和云泉发生冲突,“坐下说,别生气,就是个节目而已。”


  只是个节目。宋鹤眠轻笑了一声,他突然懊恼刚才的失态,他不知道这份火气到底想发些什么。


  毕竟他自己说的,他来参加节目是想炒作,而云泉刚刚的做法,无疑是最有效的方法。


  可其中的恩怨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


  餐厅的依旧是低气压的氛围,方琛不动声色拿起笔更改着自己便签上的名字,写完后又顺势递给身边的李振溪。


  尽管纸条上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李振溪还是默默接过笔更改了自己纸上的猜测,然后转过头递给蒋山奈。


  但蒋山奈只是冲他摊开了自己的便签条,上面明晃晃写着“云泉、宋鹤眠”,一同显露出来的还有自己脸上按耐不住的沾沾自喜。


  如果不是气氛不允许,李振溪着实想好好称赞蒋山奈的观察能力,但奈何宋鹤眠和云泉还在一旁剑拔弩张,只好默默给蒋山奈投去一个惊奇的眼神。


  之后很久,蒋山奈还是会和身边人提起李振溪当时那个既惊讶又仰慕的眼神,重点是什么也许不重要,配上李振溪的脸都透出一股傻气和可爱,足够让蒋山奈把身边的争吵和狗屁节目统统抛到脑后。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之后还有节目组的一些沟通确认的环节,无非就是确认双方是否可以进行明晚的公开惩戒,以及之后惩罚期的附加条件,宋鹤眠感觉阵阵耳鸣,什么话都听不真切,只是照本宣科的点头,然后一次次瞪向餐桌对面云淡风轻的云泉。


  一心想调节气氛的文茂在宋鹤眠身边安慰着,“没什么啊,不就是在节目上被揍几下屁股,你该不会没被揍过吧?我光是在学校就因为翘课被拉到礼堂揍过好几次了。”


  宋鹤眠哑口无言,这份调侃反而让他的心揪得更紧,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在s|p这种训诫和惩罚方式合理化的如今,他是真的没有被什么人罚过,更别说是这种公开状态,被数以万计的人观看着。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自觉地回想起和云泉在一起的日子,鼻尖发酸,却翻涌成眼底的恨意。


  “怎么这幅表情?”沉默了许久的云泉终于开了口,依旧是平静到让人捉摸不透,他站起身,毫不理会宋鹤眠因愤怒而泛红的双眼,“被猜出来的人不是还得洗盘子吗?别愣着了,来厨房洗盘子。”


  说回来云泉也算是个公众人物,又在第一天就自曝,他的这段前任关系自然更让人好奇,好在之后的日子还长着,也不急于这一时的八卦,便各自回了房间或是休息区。


  厨房里只剩下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和在沉默中交换眼神的二人。


  直到水已经漫过了碗碟,云泉才不紧不慢关上水龙头,他背靠在壁橱前,双手环在身前,那长有着阅历的脸上透出与之不符的幼稚胜利者表情。


  宋鹤眠却只是径直绕过他,走到水池边开始刷碗,嘴上揶揄着,“这不是拍电影,摆姿势耍帅没人夸你。”


  “那别聊废话了。”没有外人在场的云泉也不再虚情假意的客气,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要不要聊聊明晚公开惩戒要用什么工具?你想在哪进行?趴在餐桌上?跪在沙发上?还是跪在落地窗前面,能从倒影看见自己的脸……”


  “云泉!”


  过于细节的描述让宋鹤眠面红耳赤,他抓起水池里的盘子狠狠砸向云泉脚步,四分五裂的玻璃花纹好似嘲笑着这段“和平分手”的恩怨。


  “你这么恨我,不就是恨我甩了你吗?”宋鹤眠坦荡地昂起头,直直望向云泉的眼底,他向站在满地碎玻璃的云泉走去,字字诛心,“再来一次,多少次都一样,我还是那句话,我的未来从来没想过会有你。”


  分手时候的话,宋鹤眠不介意再说一次,还要比之前更加决绝。


  宋鹤眠还没来得及踩上脚下的碎玻璃,便被云泉摁住肩膀向后推去,直愣愣嗑在了身后的橱柜上,他下意识想站直身还手,却被云泉钳住手腕压制着动弹不得,像只被拎起耳朵扑腾着腿的兔子。


  “宋鹤眠。”


  红着眼的兔子安静了几分,这是两人分手之后,云泉第一次这么认真叫出这个名字。


  “你是想现在在厨房就挨揍吗?”


——————————————————

明天就能挨揍了!

彩蛋是云泉最后叫出宋鹤眠名字实际想说的话

彩蛋有点短明天补个长的,想先看哪一对副CP也可以评论说一下,会挨个写每对前任的过去

  

评论(55)
热度(71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