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梗|当一个主动开始内耗

  想写内耗主和高岭之花被。

  前提还是两人在相爱。


  两人一直把这些算作生活中的情卝趣,遇到对方撒谎,手黑脸黑的主动自然是把对方狠狠罚了一顿,又冷言冷语警告说再撒谎会比这还疼。高岭之花当然不会故意要撒谎要做错事,但确实不可避免在一些自己以为不值一提的事情——例如工作加班不去吃饭、趁对方出差通宵,顺口撒了慌,他心里其实又怕又喜欢这种感觉,会主动找出工具摆在人顺手的地方,面上还要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在沙发上跪好,把头埋在靠背小声嘟囔着你打吧。


  然后就听到爱人挪开了所有工具,坐在自己身边,轻声问:“你是不喜欢这样吗?才会一而再的撒谎?”


  是的他开始内耗了。


  他想到了之前每次高岭之花疼狠时不敢发出太大声音的啜泣,想起了结束后被搂在怀里揉伤时对方沉默的皱眉和不让他哄的躲闪,也想着这两次相同的错误实在是离得太近了些。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一贯清冷的爱人已经厌倦了这种游戏,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提起,才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回击。


  答案当然不是这样的。


  不大声哭喊只是高岭之花觉得伤面子,被像哄小孩似的安抚更让他面红耳赤,可每次把自己躲进被子里又忍不住怀念着这般滋味。


  至于犯错,高岭之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为对方宁愿以为是他不喜欢,也没想到自家爱人清冷模样下,真还回味着上次被吓唬时那句“会被打得更疼”。


  高岭之花主动的亲吻能抵消此刻的一切回答。


  “我喜欢这样被你教训……被揍pigu。”高岭之花第一次主动说些这种话,刚开口就红透了耳根,“你上次不是说……再撒谎会被打得更疼吗?”


  “我也喜欢。”


  在又一次谎话脱口而出时,他怎么可能没想到上次的警告,可却是红着脸的浮想联翩。


  高岭之花自然还有很多话想说给因为这事内耗的爱人,他想这次不再躲开爱人安抚的怀抱,抱住对方温声细语慢慢讲述。


  刚才还在内耗的主动自然也反应了过来,但他现在更先想好好教训一顿明明喜欢却又不直接告诉他的爱人,甚至不露卝出几分破绽害他误会。


  今晚不仅仅是听到几声低泣就能结束了,既然清清冷冷的爱人这么喜欢,那他自然要让爱人体验一次足以狼狈大哭的惩罚。


  这也不是打一顿pigu就能结束的了。


  不过结束了他还是会把爱人抱回床卝上,如过去一样,俯身亲吻爱人哭肿的双眼。

 

————————————————

  没什么大逻辑的小短梗,寒假太无聊现在还躺着床上就速码出来了。

  

评论(9)
热度(395)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