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序

  经过几年的动荡战争,血族和人类签下了契约,由政府每年抽取一批年龄范围内的人类成为血族的匹配伴侣,以此供养血族,而身体优势更为突出的血族则随着技术的进步融入社会,承担大部分危险或重体力的工作,协助人类社会发展,双方达成稳定局面并以此持续下去。


  因彻夜未眠而双眼通红的石砚北拎着行李箱站在林蔚成面前,他昂起头,双眼只剩下惹人皱眉的红血丝,看不出其他波澜。


  “石砚北,中心医院神经内科的医生。”


  石砚北仿佛在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身份,他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攥紧又松开,侧过脸不再与高他半头的血族对视。


  “我接受政府的处罚……”


  “这不是处罚。”林蔚成善意提醒着,话刚起头却后悔了,自己好像伤了石砚北的面子。


  毕竟医院电梯间的消息总是传得最快,他早就听闻过这位浑身上下透着傲气的同事。


  可一夜之间,早年父亲因同事帮助而让林蔚成躲避抽签的行为被举报,除了父亲被撤职入狱以外,早已超过抽签年龄范围的二十八岁的石砚北也被强制指定为一位血族的伴侣。


  甚至这位血族还是自己医院的同事。


  石砚北只是微微一顿,语气依旧不卑不亢。


  “我接受政府的安排,和你匹配,给你供血。”


  他终于抬起了头,以为他快哭了的林蔚成这才看清楚那双淡漠到褪色的双眼。


  林蔚成刚要吐槽石砚北说话别这么难听,这些话到了嘴边却怕又伤了人,最后只凝结为不冷不热的一个字。


  “行。”


  林蔚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简单的一个字却让石砚北的眼睛变得更红了。


  也许该带去眼科检查一下。


  

评论(3)
热度(441)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