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三)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日更ing

————————————————

  林蔚成是一个生活简单但情感需求却有些热烈的血族。


  这仰仗于他和谐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没有和分配的人类成为正视伴侣,而是选择组建家庭,成为血族届的模范夫妻,年少时的他又常年与弟弟相伴,家里人在一起总是热闹的。


  这种家庭在速来习惯独处的血族届是很罕见的。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十八岁毕业离家半工半学,他当然也能应付过来医院紧张的工作和独居的生活,却总是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


  二十岁的时候,他回家看到了弟弟刚被分配的伴侣——适龄的血族同样是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分配伴侣的先后,被分配过来的是个和他弟弟一样刚满十六的少年,两人都还是上学的年级,每天不管去哪都是形影不离,以至于林芃一点都不想念他这个哥哥。


  后来林蔚成独自和医院办公室的白墙抛着弹力球,决定等以后分配的伴侣到了,也要带出去和自己玩。


  但石砚北这个样子,看来暂时玩不到一起去。


  因为把这两天的手术往后推了,所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林蔚成比较闲,甚至让他难得有了去后勤部门聊天的时间。


  后勤部门总会有个吵闹的人类过来和血族们聊天,林蔚成路过时看见了几次,今天终于有机会以拿东西的借口凑过来。


  正在和血族交换科室八卦的韩燃一眼就认出了林蔚成,他的高谈阔论突兀卡壳,自然也引来了林蔚成一脸疑惑和他对视。


  后勤部门的牧归冷漠抬了抬手,这已经算是血族之间较为热情的表达善意的方式了,然后便转过头继续等待韩燃的八卦。


  “不欢迎我?那我走?”


  林蔚成尬笑了一声,心底疑惑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过这个同事。


  “没有没有,不过会开玩笑的血族还挺少见的。”韩燃摆了摆手,“看起来应该能和石砚北好好相处。”


  牧归恰到好处地补充了一句:“他和石医生是同学。”


  “哦哦。”林蔚成意识到没有其他误会,便拉过椅子坐在了旁边,“那你同学性子挺倔啊。”


  三人不知为何陷入一阵沉默,韩燃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给情感体系存在差异的血族去形容石砚北,思来想去还是打算缄口不言。


  “我说错话了?”林蔚成的心思偏重又爱多想,对气氛和情绪的感知也不像大部分血族那样迟钝,“你是误会我在说背后他坏话吗?我说他倔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个形容。”


  牧归又在旁边插了一句:“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林蔚成的脑子跟个人似的。”


  放在其他血族身上,肯定会就这样沉默地僵持到散场,更别提什么解释了。


  韩燃被牧归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逗笑,他忍不住多打量起林蔚成,也出于好心委婉提醒着,“石砚北这人,从小到大都是出类拔萃,家庭富足又和睦,一辈子可谓是顺风顺水,最近的事情对他打击不小,总要给他些时间自己消化。”


  “什么事情?”林蔚成皱了皱眉,他知道这是明知故问,却又着实不解,“你说被分配的事情?可是这个协议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我明明也没有任何控制他、约束他的权利,他担心的那些不平等之类的压根不会发生,我们甚至可以除了采血这件事没有任何交集。”


  见面第一天石砚北就拎着行李箱过来,林蔚成还以为他是主动想过来和他一起住。


  “不一样的。”


  韩燃不知道该如何去给林蔚成形容石砚北现在的感受,明明什么都不做,石砚北站在林蔚成面前就会生出一种屈辱感。


  “他住到你那儿去,是因为他爸被判了三年,他妈妈也受牵连被降职到其他城市了,他家现在就她一个人,大概是怕你听说之后要求他住过去。”


  石砚北这个人就是这样,心里有傲气害怕被折辱,却更恐惧被真正低头时的滔天屈辱淹没,所以甘愿自己先行一步。


  搬家也好,抽血也好,好似只要不是顺着对方的指令去做,便可以自欺欺人这些都是自己的意愿。


  便能自我安慰没什么好怕的。


  韩燃不知道眼前的血族究竟能领悟多少,他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也没心情把这些小事掰开揉碎逼旁观者接受,有这功夫他不如下了班带石砚北去夜市吃点烧烤。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临近入冬气温转凉,石砚北和韩燃被冷风吹得都不咋想说话,在路灯下把烤串配着寒风一起咽下。


  “诶你们科室最近好像不是很忙?”韩燃随便扯了一个话题开始尬聊。


  “挺忙的,这两天还转院过来几个有点严重的病人。”石砚北开了两罐啤酒,递给韩燃一罐,“但应该没有神外的忙。”


  韩燃有些诧异石砚北居然愿意提起这个话题,试探着又往下应了一句:“那林蔚成应该挺忙的?你们回去了还聊工作?”


  石砚北当然不至于矫情到连林蔚成的名字都听不得,他能看出韩燃有意回避,但他其实更想把话题引到林蔚成身上。


  让自己顺理成章骂他一顿。


  “谁跟那傻逼聊天啊。”


  还以为是自己说错话的韩燃还想打岔,石砚北却拉开了话匣:“人类和血族就是不一样,他那种再人模狗样终归和咱们不一样。”


  “不会说话。”


  昨天采血的事情不知道主动说。


  “不动脑子。”


  净说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话。


  “遇到事只会暴力解决。”


  “等等等等……你等一下。”一脸震惊的韩燃摆手打断了石砚北极度糟糕的回忆,“什么暴力解决,你俩在家还打架了?”


  这话反而把石砚北问愣了,可他面不改色,低头挑着盘子里的烤年糕:“没有,就是他长得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逼。”


  “哦哦,你俩没啥冲突就行。”韩燃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我有个在法院上班的朋友,之前听他说虽然现在媒体上禁止报道相关新闻,但其实还是会有个别血族殴打、虐待人类的案件,而且只要证据充足,血族要受到的处罚是很重的。”


  这话倒是给了石砚北一些启示,直到告别了韩燃溜达回家,他还在手机上搜索着相关信息,尽管正规的新闻网站上都是血族和人类和谐相处的画面,但只要有心,还是能找到一些反血族的人类组织偷偷建设的网站。


  石砚北没费多少力气便在一个页面找到了被汇总的案件报道,甚至在新闻附带的链接里还有如何收集证据和举报血族的教程。


  石砚北随手把网页收藏,哼着小曲从口袋掏出钥匙开了门。


  “心情挺好?”


  刚做完宵夜的林蔚成从厨房探出头,他看到石砚北一脸轻松的样子露出了笑意,“我做了个番茄蛋汤,你们这大冷天吃完烧烤还是喝点热汤舒服些。”


  石砚北不解,他没着急回房间,来到厨房检查着林蔚成的厨艺:“你怎么知道我们去吃烧烤了?”


  “你跟踪我们?”石砚北的语气可不算友善,更应该说是质问。


  “我晚上在食堂碰见个同事,他看见韩燃发朋友圈了。”林蔚成当然也不想承认自己是思考了一下午韩燃的话,想着晚上在食堂找机会和石砚北假装偶遇后聊一聊,等了许久没见到后才问了牧归。


  血族之间的社交实属罕见,石砚北半信半疑点了点头,对锅里香气扑鼻的热汤没有丝毫兴趣,他现在只想洗个热水澡早点睡觉,之后几天科室都有会诊,会很劳神。


  林蔚成还在一心等个水到渠成的契机再和石砚北聊聊他们的关系,又加上明天是他需要“进食”的日子现在愈发感到疲倦,便也不急于一定要现在和石砚北沟通。


  只是有些可惜了两大碗蛋花汤都只能他自己消化了。


  可林蔚成想不到的是,他没等来这个两人坐下来好好谈的契机。


  石砚北就在医院把他打了一顿。


—————————————————

很喜欢明天打架这一段x

石医生只是太拧巴了🥺其实第一章就写了他心底里是认同林蔚成是最优秀的神外医生的,但他这么拧巴才要咬着林蔚成哪哪都不好🥺


评论(16)
热度(65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