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六)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周末两天石砚北难得连休,睡到日上三竿睁眼时看了一眼时间,一脸痛苦又躺了回去。


  这个时间林蔚成已经快做完手术回来了。


  石砚北忍不住躺着捶了几拳床垫,慢吞吞起来洗漱,去厨房转了一圈没什么胃口,坐在沙发上嚼了两片面包。


  他收拾好心情,心底盘算着一会儿面对林蔚成的说辞,可很快又倒在沙发上对着空气挥拳。


  石砚北是个生活很单调的人,十年医学经历、古板传统却又疼爱他的父母、淡漠又毒舌的性格、对血族的偏见把他困在一方天地,不喜欢去尝试新的关系或生活。


  也甘愿一个人在这个圈子里踽踽独行。


  可海市蜃楼碎成镜花水月,他来不及适应变故,只能被推着向前走。


  石砚北一只手盖在脸上,他想叹气,指尖落下时却又仿佛回到了昨天,那来自血族特有的寒气蜻蜓点水略过他的脸颊。


  像是倾盆的冰水倒泻,浇灌在烈火焚烧的焦土,他心中仍有百般不甘和骄矜,千言万语陷入脚下泥淖,他还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片沼泽。


——————————————————

还没完🥺明天继续


评论(28)
热度(65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