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九)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毕竟没有给人上药,周一上班的时候林蔚成还是隐隐担心,去走廊接水的时候在休息区逛荡了好几圈,在等到石砚北出来时假装偶遇地招了招手。


  石砚北匆匆翻了个白眼挡住他的欲言又止。


  可回到办公室坐下时还是没忍住跳了起来。


  八成是因为沉迷游戏的原因,石砚北之后几天都没在医院食堂吃饭,紧赶慢赶回家,窝在沙发上打游戏。


  顺便在楼下超市买上几种食材,等着林蔚成姗姗归来,看着桌子上简单的两菜一汤啧啧称赞。


  一起吃饭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手柄玩过的游戏也会有第四个第五个。


  两人之间的话还是不多,偶尔游戏玩腻了,石砚北会百无聊赖把腿搭在沙发上愣神,林蔚成会无声坐过去,拿起另一个手柄,换成别的双人游戏。


  石砚北玩游戏真的很菜,林蔚成一直忍着没讲,不过饭做的确实不错。


  这周石砚北是单休,他忍不住和韩燃吐槽血族那边尽可能保障的双休政策,周六还坚守在工作岗位的两人在食堂身心俱疲吃着没什么味道的清水馄饨,除了辱骂全世界找不出其他的话题。


  “你最近和那个……林医生相处的咋样?”韩燃随意挑了个话头,寄希望于让无聊的工作生活添些色彩。


  石砚北惯例摆手,低头遮掩住表情,“就那样吧,活一天算一天呗。”


  周六石砚北出门时就发现林蔚成已经出门了,虽然好奇他不上班怎么还出去这么早,但终究是不想插手血族的私事,可晚上下班到家看到林蔚成还没回来,石砚北忍不住多想。


  一切都没有变,石砚北把买回来的菜放进冰箱,找出一周没吃的泡面,玩着已经通关的游戏,躺在宽敞整洁的床上。


  直到接近零点,他才接受林蔚成今天不会回来的事实。


  明明两人在家的状态也是照面无话,可好似就是哪里不太一样。


  可能是少个人斗嘴吧。石砚北靠在床头玩手机,身下的伤坐久了还是隐约难受,他坐了没一会儿便改成趴着玩手机。


  但林蔚成嘴贱斗嘴还是不错的,比医院里有些坏心眼的同事强多了。马上要入睡的石砚北猛然清醒过来,他拍了拍脑袋,确认着这个下意识把林蔚成归结为“好心眼”的想法。


  周日又是重复枯燥的一天,林蔚成依然没有回来。


  石砚北推开窗,让外面的冷气填满死气沉沉的房间,夜风拂面,霓虹闪烁,他枕着手臂靠在窗沿上看风景。


  他忍不住思索是不是有什么被自己忽视的细节,可无疾而终,远处的江水送来迢迢寒意,他不再多想,关窗入睡。


  第二天石砚北醒得很早,他看了一眼时间,鬼使神差的没再多睡,直接去了医院。


  还没到上班的时间,空荡荡的走廊隐隐响着脚步回声,林蔚成低头聚精会神看着视频,直到被阴影挡住。


  他抬头,石砚北瞪过来的眼神复杂难辨,林蔚成把手机里的做菜视频藏进大褂口袋,报以温和的笑意,“怎么了?这种眼神?”


  “没什么。”石砚北的疑惑卡在嗓子却又吐不出口,只能继续撑起一副无关痛痒的淡漠,摆摆手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晚上下班时石砚北故意没有磨蹭,装满杂物的书包被他随意挂在一侧肩膀,假装漫不经心在休息区溜达着。


  如果能下班的路上碰到林蔚成,正好顺便问一句他周末去干什么了。


  石砚北自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转身却遇到了相看两相厌的同事万殊。


  “嚯,石医生等男朋友下班呢?”


  万殊的大声戏谑自然引起下班路上其他看热闹同事的讪笑,石砚北懒得跟这种智障浪费时间,头也不回离开了医院。


  作为科室里资历稍长两年的前辈,万殊始终看着石砚北这个心比天高的高材生不顺眼,两人在科室里没少互相阴阳,又遇到最近石砚北的事情,万殊更是变本加厉。


  想起这些琐事石砚北就烦,他在灯影摇晃的公交车窗前心乱如麻,好不容易熬到了家门口,又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心底的疑惑。


  好在在他推开门之后就得到了答案。


  厨房里传来陌生的味道,石砚北顺着香气过去,正巧看到林蔚成用围裙擦着一片狼藉的台面。


  “嘿!你快别擦了,人都回来了。”


  林蔚成下意识回头张望,可马上意识到不对,赶忙摁断手机的视频通话。


  林蔚成安慰着一切还不算糟,把厨房里的油焖虾端上了餐桌,“过来吃饭吧。”


  “那是……”


  “我弟弟,林芃,闹着要给我打视频。”林蔚成先一步解答了石砚北的疑惑,心里吐槽着做饭时林芃的指手画脚,“简单炒了几个菜,也不能天天都吃快餐泡面。”


  “血族还有弟弟?”


  石砚北微微震惊,在坐到餐桌前看到整整齐齐的三菜一汤时忍不住后仰,“血族还会做饭?”


  他还以为林蔚成会吃一辈子泡面。


  “我周末回我家,跟我妈还有我弟学了俩菜。”林蔚成淡淡解释着,低头思索着桌子上餐盘的摆放,心里得意着自己即将收到的一万句赞扬。


  可石砚北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抽:“血族还有家庭?”


  从打游戏到做饭,石砚北每次开口都极其冒犯,林蔚成忍不可忍怼道:“在你眼里血族到底是猫还是狗啊?这个不会那也没有?”


  石砚北是真的惊讶,不管是新闻教材里,还是之前他所接触过的血族,似乎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情感和生活需求的怪胎。


  怎么林蔚成过得比他还像个人。


  小心眼的林蔚成把刚做好的油焖虾摆在了自己碗前,俩人如往常吃泡面时一样沉默着扒拉碗里的米饭,好似进行着谁先开口便认输的较量。


  石砚北一直低头只吃自己碗前的素菜,林蔚成犹豫再三说服自己没必要和炸毛猫置气,把油焖虾的盘子推到石砚北面前,示意他趁热吃。


  饭菜中规中矩,石砚北却莫名想起了家人都还在的日子,心情一阵低落,他夹起虾放在碗里,看向林蔚成的表情五味杂陈。


  他不想怼林蔚成了,他没那么恨眼前这个与他所受惩罚无关的血族。


  他也不想无功受禄,好似背负着太多来自林蔚成这个不熟悉血族的善意和关心。


  他想要什么自己压根说不清,能给出什么更是无从说起,也许只是林蔚成未归的那晚江水波光粼粼,送来的秋风吹过寥寥思忖。


  “你不用觉得,你上周打了我,或者说我这周给你做饭,更甚至是我分配到这,要补偿我、照顾我什么。”


  石砚北手上包着虾,他断句很快,深思熟虑着每个停顿,“真没什么的,你也过好你的生活就好了。”


  林蔚成脸上的表情从惊讶、疑惑,慢慢淡化成了释然。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起身把自己的碗筷泡进了水池。


  他就当石砚北真的是软硬不吃,捂不热蒸不熟的一块石头。


  回了卧室的林蔚成没忍住给林芃发了条信息:“我做的饭真的那么难吃吗?”


————————————————

石医生:(有一丝丝不一样的感觉)(关门)(逃跑)

今天有个回礼彩蛋:关于林医生回家怎么向弟弟学的做饭

林医生弟弟和方乐允这对也蛮有意思的,就是上一章林蔚成遥想起自己抓弟弟早恋的那一对x


评论(16)
热度(53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