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十五)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呦,哥们你这么多快递啊,我帮你拿点吧。”热心肠的林芃正无聊踢着路边的石子,看见一人抬着几箱快递往里走,赶忙搭手接了过来。


  “谢谢啊,您帮我拿下上面这几个,下面这几个箱子压坏了我拿吧。”


  韩燃一眼看出眼前是个高大魁梧的血族,俩人一起抱着快递箱走进电梯,韩燃摁下了石砚北给自己的楼层。


  叫自己来吃饭,结果路上让他取了小山似的快递,韩燃忍不住腹诽。


  林芃表情抽搐了一下,“你也去十七楼?”


  两人大眼瞪小眼,心里想过了一万种对方究竟是谁的可能。


  “我是林蔚成的弟弟。”林芃先一步打破了僵局。


  韩燃怀里的快递太碍事,想先放在旁边和林芃寒暄,一个不留神怀里几个本就破损的快递箱直接掉在了地上。


  两人一起低头,见鬼似的盯着散了一地的rj、td、xq,韩燃往后退了半步,另一个箱子里又掉出一根藤囘条。


  韩燃在原地收到了死亡通知书。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林蔚成打开门,先看到的便是表情异常复杂的韩燃。


  “你的快递。”林芃把所有快递一股脑塞给林蔚成,他的表情更是没好到哪去。


  林蔚成一把就摸到了下面那个破损箱子里漏出一角的毛绒尾巴。


  仨人各自做着沉重的心理建设。


  直到石砚北从厨房里出来,招呼着门口仨人进屋,“你们仨愣着干啥呢?林蔚成你快递我忘了,我就让韩燃帮你取了。”


  林芃冲着哥哥做了个震惊的表情,韩燃现在只想回到昨天,拒绝石砚北叫他来吃饭的邀请。


  林蔚成能怎么办,拉着俩人嗷嗷解释这些是自己在家里备着的,石砚北完全不知情吗?


  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的。


  他把怀里这堆烫手山芋扔进卧室,不敢再看韩燃和林芃齐刷刷打量他的眼神,心不在焉挤进厨房,“我需要干点啥吗?”


  忙着挑虾线的石砚北幽幽瞪了他一眼,林蔚成认领了这份碍手碍脚的怨念,硬着头皮回到餐桌前。


  三个人谁也不敢看谁,低头刷着压根看不进去的手机视频。


  “那啥……乐允估计快来了,我下楼等会他。”林芃乱抓着出门前精心打理的前刺短发,站起身时还被桌子绊了一跤,踉跄着往外走。


  韩燃整个人恨不得缩进黑色连帽衫里面,他站起来追上林芃,“我跟你去吧……”


  “你认识方乐允是谁吗你就去。”林蔚成淡淡吐槽了一句。


  韩燃心里早已把石砚北名字的小人撕了稀巴烂,枉费他平时还担心石砚北和林蔚成相处不好。


  俩人是相处太好了点吧!


  只可惜收到林芃满屏吐槽的方乐允已经上了电梯,俩人没能逃避多久,便领着方乐允回来一起尴尬。


  四人沉默围坐在桌前,石砚北一盘一盘端菜,林蔚成几次抬头想说点啥,却被林芃和方乐允的眼神盯得发毛,一副习惯了的样子稳坐在桌前。


  石砚北盛菜时候手指被烫了一下,他没好气地把盘子往餐桌上的一砸,不知道桌上这四人个个在憋闷什么。


  “你还想吃饭吗?”石砚北卷着袖口,环抱手臂耀武扬威站到林蔚成面前,用被烫红的手指在林蔚成脸上用力戳了一下,“去厨房端饭端菜去,要不不给你吃饭。”


  林蔚成一脸笑意贴在石砚北身后进了厨房,韩燃脑海里浮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画面,让他看着满桌佳肴也提不起食欲。


  五个人终于整齐坐在了桌前,石砚北颠勺的手腕累得发酸,他漫不经心左右转动着,疑惑看着桌前的几人,最终把目光抛给林蔚成。


  “这是我弟弟林芃,现在在特警实习,旁边是他对象方乐允,在咱市艺术学校学服装设计。”


  林蔚成低着头指完这个指那个,他的手掌虚搭在石砚北手腕,没有收到拒绝,便稍稍用力帮他揉着。


  “这个是我俩同事,韩燃医生。”石砚北瞟了一眼韩燃,“你们以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韩燃用手臂挡在面前,摆了摆手,咬着牙想摆脱尴尬的氛围,“都不是外人,没那么多客套话,咱直接开饭吧。”


  吃饭时候他还要硬着头皮聊起一些身边的八卦话题,调节餐桌上的氛围。


  方乐允一双大眼睛眨了又眨,听得津津有味,一旁的林芃娴熟地帮他包虾,很是融洽。


  石砚北扭头看到旁边开心等待投食的方乐允,想起上次林蔚成给自己做这道菜被暗戳戳疏远的往事,心头被揪了一下。


  他把包好的一小碗虾推到林蔚成面前,挤了挤眼,得意洋洋着自己帮林蔚成挣面子的行为。


  林蔚成不好拒绝,只是看着自己也刚包好的虾,两碗倒在一起,冒尖的虾肉都摆在自己面前。


  搞的他好像一个饭桶。


  韩燃夹起一筷子菜塞进嘴里,味道比医院食堂好过百倍,他心里学着石砚北平日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真是便宜林蔚成这小子了。


  林蔚成开了一瓶红酒,石砚北招呼着“不醉不归”,倒满了每个杯子。


  方乐允用手挡住杯子,“我不喝了,要不一会儿没法开车送林芃回去了。”


  “没事啊家里那个沙发能放平了,你们在这睡一晚都行。”石砚北顺口客套着。


  他俩玩这么野?方乐允和林芃面面相觑,千言万语藏在复杂眼神里,林芃战术性不停喝酒,逗得方乐允直接笑喷了出来。


  酒足饭饱后大家在沙发侃大山,石砚北忙前忙后收拾餐桌,一晚上啥也没干的林蔚成如坐针毡,最后还是顶着石砚北的吐槽挤进厨房洗盘子。


  一晚上热热闹闹,送走了三人,家里欢快的气息迟迟还未散。


  石砚北平日总是冷淡毒舌的状态,但恰当的社交还是让人神清气爽,再加上喝了一点酒,飘飘然哼着歌往卧室走。


  林蔚成椅在沙发回着林芃消息,抬头又低头,慢半拍反应过来,石砚北去的是他卧室。


  那一堆快递还瘫在地上。


  林蔚成冲进卧室,石砚北正坐在床上。


  他指了指床头摆着的小熊,和上次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个一模一样,“我买了个新的送你。”


  “嗯,行。”林蔚成挠了挠头,他走过去想扒拉小熊的耳朵,石砚北突然抬起手臂挡在他身前。


  “这都是你买的?”石砚北指了指床上被他摆放整齐的工具,假装不在乎的模样问道:“你买来要去干什么?”


  头皮发麻的林蔚成深吸了一口气,他匆匆扫了一眼,戒尺、亚克力板子还有其他一堆,石砚北拆开的这一箱应该只是工具。


  他又用余光扫了一眼墙角的另几个箱子,装满情囘趣用品的那个石砚北似乎没动。


  “我就……随便买买。”


  林蔚成似笑非笑,顺势反问:“你以为我要去干啥?出去和别人约实践?”


  “那我可不知道,毕竟你那么变态,有了一抽屉,还要买这么多。”


  石砚北想着自己一定是有些醉了,语调都变得迂回百转,他的胸膛好似飞过一群小鸟啄食,一下一下戳进最柔软的心脏,觅食着萌生的带着酒精的酸意。


  林蔚成轻轻笑了,他看穿了石砚北这点小心思,故意坐到他旁边,准备收拾床上的工具,“怎么?我留着以后有机会出去和别人玩不行吗?收起来吧,今天该睡了。”


  他的手还没碰到离着最近的那个藤条,便先一步被石砚北握住了。


  被酒精填充过的喉咙格外燥热,石砚北的脸颊到脖颈都蒙着一层薄粉,他没多想,解开了睡衣领口的第一枚扣子。


  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抬眸望向林蔚成,一字一字说得清晰,“我不困,今晚就可以玩。”


————————————————

林蔚成:被我捞着了吧😈

评论(39)
热度(44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